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藝博 > 正文

木與金屬的交響

2020-06-20
■d本龍一《為那些被隔離的人演奏鋼琴》(Playing the Piano for the Isolated)YouTube片段截圖。■d本龍一《為那些被隔離的人演奏鋼琴》(Playing the Piano for the Isolated)YouTube片段截圖。

宅藝術:疫情影響下,各種演出陸續取消。宅在家中如何享受藝術?小編請來各路藝術發燒友,和大家一起「宅藝術」。

疫情期間,音樂廳關門,眾多音樂家停工,日本作曲家d本龍一(Ryuichi Sakamoto)卻一點不曾閒下來:這位68歲的知名音樂家先是在中國知名短視頻平台「快手」與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UCCA)聯合舉辦的線上音樂會「良樂」上,以武漢製造的吊鈸奏樂,為疫區人們打氣;自五月起,他以「incomplete」為名,邀請Alva Noto、大友良英以及林強等不同國家與地區的音樂人一同創作,回應世事;而他的音樂電影《為那些被隔離的人演奏鋼琴》(Playing the Piano for the Isolated)自五月下旬上載YouTube以來,至今已有近30萬人次收看,視頻下方的第一條留言(那人談及母親在疫情期間去世,自己如何從d本龍一的音樂中得到慰藉),更是引人淚目。

有人將電影名中的「the isolated」翻譯為「孤獨者」,稱他為「孤獨者」奏樂,以「孤獨」自況,我卻不敢苟同。的確,這位被中國樂迷親切稱為「教授」的日本作曲家樂意探索電子音樂以及噪音音樂等先鋒音樂路向,卻從來都不是孤獨清高、孤芳自賞的那類人。「孤而不獨」,我更願意用這個詞來形容d本龍一的創作:「孤」是風格上的,因為他習慣於探看未知,也必然走入前人未曾涉足的情境;「不獨」是姿態上的,藉由與不同界別、不同風格秉性的藝術家合作,以音樂結合科技、結合視覺藝術、結合電影,不斷轉換視角,打開新窗。

這部新電影,確切說應是一場在錄音室內完成的音樂會錄影,與d本龍一合作的是日本三味線演奏名家本條秀慈郎。三味線是日本傳統弦樂器,以銀杏形狀的撥子演奏,通常認為源於中國傳統樂器「三弦」。三味線與三弦近似,因應俗文化的蓬勃發展而生;如今,像很多亟待創新的傳統民樂一樣,三味線演奏者也在不斷思考如何以創作和演繹回應時事。在本條秀慈郎今次與d本龍一的跨界互動中,兩人並非只是合作演奏,更是交流與傾訴,往來流轉間,宛若一首木與金屬的交響詩,空靈、靜謐又不乏力量,足以撫慰疫情期間的焦灼與不安。

上半場是兩位音樂家的合作,下半場是d本龍一的鋼琴獨奏,更趨向克制與寧靜。兩人均意在拓展各自樂器的表現力:d本龍一將三角鋼琴的蓋板卸下,令到琴槌或手指撥弄琴弦的聲響更突出且更富個性;三味線在本條秀慈郎手中幾乎無所不能,可歌,可吟,可低徊婉轉,也可暢快熱烈。兩人看似風格迥異,歸根究底,都在探索木與金屬合奏共鳴的可能性。這般探究物件本性的嘗試,與d本龍一近年的音樂探索(收集自然界的各式聲音,將環境音響納入創作中)可說是一脈相承,亦引得正經受疫情的人們反思:當個體身處闊大且神秘的自然之中,應如何相伴攜行,如何從容以對?

謙卑,是d本龍一對這問題的回應。近年,尤其是患癌之後,他的性情與創作都趨向簡淡,不再像之前那樣積極創造風潮,而轉以沉潛、醞釀,自我省察。從2017年紐約軍械庫的音樂會《異步》到最近這一場為「被隔離者」的演出,都是例證。這堛瑭儘鶢禱D妥協,而是邀約不同領域的藝術家合作,包容與悅納不同聲音、不同風格與取態,而這,又何嘗不是另一種面貌的強韌與執荂H

早年的d本龍一固然瑰奇多變、魅力十足,但我更喜歡如今穩坐在鋼琴前,一面演奏,一面時常露出溫暖微笑的他。所謂「孤而不獨」,不外如是。向外探看,再向內觀望,兜兜轉轉,不離其宗。

文:李夢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