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作業簿】學歷的高低

2020-06-26

林作

學歷真的是一個在這個年代害死人的東西。

這兩天由於本人的緋聞上了新聞,喚起了社會一部分人對於學歷的探討。現在眾所周知,本人曾和學歷最高的人、以及學歷最低的人一起過。那麼,我就是最有資格分享關於學歷的看法的人。

而我的看法,和鄧小平的名言一樣:不管是黑貓還是白貓,只要能抓到老鼠的就是好貓。

我自小被媽媽帶大,而她是我最尊敬的人。媽媽學歷不高,更不走什麼文化路線,靠的就是自己的生意頭腦,白手起家,做到自己今日的成就。不能算是什麼超級富豪,但比起和她同年紀的醫生,我相信是綽綽有餘。

那麼讀書無用嗎?

不是,我只是覺得香港人把學歷看得太重。

我當年讀牛津,但我敢講,大部分香港牛津畢業生,沒有說獲得什麼大成就。至少,你們可以問問自己,除了林作外,你聽說過多少位香港大概30歲年紀的牛津畢業生?

所以我很不屑新聞在比較我兩位「作女郎」的學歷。都30歲了,還看這些?不如老老實實,看看大家真正社會出來的成就吧。

現在我周圍的朋友,猛人很多,但學歷高的,不多。是我特別討厭學歷高的人嗎?我只討厭假惺惺的人,而這在學歷高的人堶扈S別多。這種人複雜,但通常行動力差、瞻前顧後,很多框框。做大事的人,反而更像是我媽媽那種--直覺型、行動型、衝動型。

所以如果你問現在的我,如何看待學歷,我的真實看法是:很低。至少在我聘用保險團隊下線的時候,我反而很顧忌學歷高的人。我覺得自己特別沒有辦法和他們溝通。

我自己是高學歷的,為什麼反而這麼「反精英」呢?原因就是我小時候是跟茬o樣的媽媽長大的。

任何複雜的想法、話語、部署,在媽媽的眼中,都是兩個字:多餘。

像誰?特朗普。

我相信這次我真的是找到了成功的方程式了。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