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讀書人 > 正文

還原女性本真 展現獨特 「女性觀」

2020-08-03

在中國文學的長河中,小說對女性有非常豐富的書寫,但關於女性的散文卻少之又少。上世紀四十年代,冰心老人在《關於女人》中對女性的書寫,開闢了女性題材散文的先河。1995年北京世界婦女大會之後,張中行先生編纂的《關於婦女》,則是第二次對女性題材進行的散文整編和梳理。而閻連科的《她們》堪稱以散文寫女性的第三部作品,而且是和此前兩部完全不同的寫作。

儘管中文小說對女性題材的關注與書寫歷史悠久,但在閻連科看來,其中表現出來的「女性觀」依然存在很大問題。「以四大名著為例,除了《紅樓夢》展現了對女性的尊重外,其他三部作品對女性的看法都有很大偏見和問題。甚至可以說,直到今天,中國文學對女性的認知都存在很大的缺陷。」閻連科還認為,事實上,以往作家們--尤其男作家筆下的女性,無非寫了「三個女人」:巾幗英雄,賢妻良母,下賤女人。「我希望這次自己是寫『作為人的女人』,而不是『生活流中的人』和『被別人左右的女人』,我希望自己從女性的視角去看待她們獨有的個體和人生,能寫出她們獨立的存在、選擇和困境。」

事實上,閻連科對女性主義的獨立性思考,在今年1月由香港城大出版社出版的「閻連科海外作品選集」中,有一卷長篇小說新作《心經》,其實已經隱現了一個男作家這種獨有的不同的描寫。

《心經》是中國文學中鮮見的宗教小說。在傳統的宗教故事中,主題或者是人與神的交戰,或者是權力、世俗對信仰的侵害,但《心經》完全避開了這兩個「套路」,人們從中可以讀到的是:人戰勝了信仰,以及信仰成就了人。在這部小說堙A閻連科最大限度地把神轉換成人,又把人轉換成神。而其中最精彩的人物塑造,莫過於對小尼姑雅慧這個人物的豐富挖掘。

「在書寫小尼姑雅慧的過程中,我尊重她對生活和命運的選擇,尊重她對世間萬物的看法,尊重她作為一個獨立的人,而盡力不要有作家為了故事而強加給她的成分。」閻連科說,從這個意義上說,小尼姑這個人物,超越了他以往文學作品中那三類傳統的女性形象,是一個新的、獨立的女性。

直面災苦 深思現實

從《心經》中的小尼姑,到《她們》中的鄉土女性,再回溯至《丁莊夢》、《日光流年》、《日熄》、《四書》等作品,儘管文章結撰手法多有創新,但一如既往的是閻連科對世間萬物的深切悲憫。也許,災難從來都是不朽的母題和寫作的富礦,閻連科對於這類素材也總是格外敏感。

「災難是幫助我們認識人性最重要的窗口。人類共同走過的歷史,是一部布滿災難的歷史。並不是說災難就是文學,但沒有災難就一定沒有文學。」閻連科說,試想一下,如果沒有特洛伊戰爭,哪媟|有《荷馬史詩》?如果沒有《荷馬史詩》,後來的歐洲文學會是什麼樣?不過,說到底,文學是關於創造和審美的事情,災難只是給作家提供了一些最深刻的素材和思想。災難是記憶,審美同樣是記憶,把災難轉化成文學審美是需要時間的,不可能立馬完成。

閻連科說,再過一段時間,自己想寫一本隨筆,內容就是這次疫情。「我想透過這次疫病,深入思考中國的現實。」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