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中文星級學堂 > 正文

【溫故知新】擺脫宮體主流 四傑革新詩風

2020-09-16
■王勃的《滕王閣序》是千古名篇。圖為滕王閣。 資料圖片■王勃的《滕王閣序》是千古名篇。圖為滕王閣。 資料圖片

詩學史上有不少傑出的詩人,後世或時人會根據他們的詩歌風格,為他們取一些特別的稱呼。如我們這次和大家分享的「初唐四傑」便是其中一例。「初唐四傑」是指初唐時期文學家王勃、楊炯、盧照鄰、駱賓王。初唐時期詩歌創作上仍無法擺脫南朝靡靡詩風,宮體詩仍然是詩歌的主流。王勃等人便突破這限制,把詩歌內容回歸傳統,主題變得更加廣泛,如山川風光、邊塞戰爭、愛情離愁等,令唐代詩風出現翻天覆地的變化。

王勃,字子安,絳州龍門(今中國山西河津)人。王勃出身世家,是隋朝經學大儒王通的孫子,詩人王績的侄孫。王勃從小就能寫詩作賦,有神童之稱。《舊唐書》載:「六歲解屬文,構思無滯,詞情英邁,與兄才藻相類,父友杜易簡常稱之曰:此王氏三珠樹也。」可見王勃的家學深厚。他的詩作多數圍繞個人生活、個人意趣,偶有抒發對政治的看法,明代胡應麟認為他的詩歌「興象婉然,氣骨蒼然,實首啟盛、中妙境。五言絕亦舒寫悲涼,洗削流調。究其才力,自是唐人開山祖。」可見後世對他詩作的肯定。

王勃才情洋溢,但卻英年早逝,離世時僅有二十八歲。

王勃流傳較廣的詩歌作品是《送杜少府之任蜀州》:「城闕輔三秦,風煙望五津。與君離別意,同是宦遊人。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無為在歧路,兒女共沾巾。」首聯起興借眼前遼闊的景象帶出離別的地點,頷聯則直接點事,頗有惺惺相惜之意,頸聯意境再延伸拓展,將海內和天涯的空間中生出相知感受,尾聯再次呼應詩題,帶出離別不捨之情,聯聯相扣,情真意切,可謂五律中的代表作。

王勃對於滕王閣情有獨鍾,有詩一首云:「滕王高閣臨江渚,佩玉鳴鸞罷歌舞。畫棟朝飛南浦雲,珠簾暮卷西山雨。閒雲潭影日悠悠,物換星移幾度秋。閣中帝子今安在?檻外長江空自流!」景情相生,詩意悠長。另外除了詩作外,王勃寫有《滕王閣序》也是千古名篇,如文中的「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等佳句,更廣為傳誦。有興趣的同學不妨自己找來讀讀,感受文字跨越時空之美。

可能唐朝是盛產神童的年代,另一位詩人楊炯同樣也有神童之稱,《舊唐書》:「炯幼聰敏博學,善屬文。神童舉。拜校書郎,為崇文館學士。」他擅長寫邊塞詩,風格豪放。胡應麟說他的詩「盈川近體,雖神俊輸王,而整肅渾雄。究其體裁,實為正始。」張說則認為:「楊盈川文思如懸河注水,酌之不竭,既優於盧,亦不減王也。」可見其詩作也有不錯的評價。

楊炯的邊塞詩完整地還原了軍旅生活,《從軍行》提到:「烽火照西京,心中自不平。牙璋辭鳳闕,鐵騎繞龍城。雪暗凋旗畫,風多雜鼓聲。寧為百夫長,勝作一書生。」首聯表現出對戰事的憂慮,頷聯則表現將領在戰場上威風八面,頸聯則以景襯情,側寫戰事激烈,尾聯則豪情作結,突顯對戰場上將士的敬佩之情。另外還有《戰城南》:「塞北途遼遠,城南戰苦辛。幡旗如鳥翼,甲冑似魚鱗。凍水寒傷馬,悲風愁殺人。寸心明白日,千里暗黃塵。」此詩和《從軍行》的主旨略有不同,既寫出戰爭的殘酷,也流露出對將士為國捐軀表示欽佩。從兩首不同的詩歌中,可見到楊炯的精神面貌。

初唐時期民風較為開放,朝廷對於文人的態度兼容並蓄,文人創作空間較大,為當時的文學發展提供了很好的養分,因而有王勃、楊炯等風格各異的詩人於同一時代互相爭輝。我們下一期再看看其餘兩傑的詩歌作品。

■心台 中學中文科教師

隔星期三見報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