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港聞 > 正文

貨物處理量翻倍 集運業疫境更強

2020-10-27
■集運業貨物處理量比今年初翻了一倍。 香港文匯報記者  攝■集運業貨物處理量比今年初翻了一倍。 香港文匯報記者 攝

原本每年50%速度增長 爆疫後更火熱吸新用戶

漫長的「抗疫戰」改變都市人的起居及消費習慣,網上購物漸融入港人的生活。出於性價比等因素,部分人在內地購物平台消費,但倘單件運送來港既不方便也不划算,集運行業便應運而生。其運作流程是集運營運商負責將客戶網購的多件商品於內地貨倉統一收貨,再打包運來香港,讓客戶付一次運費收到所有商品。有集運公司負責人近日接受香港文匯報專訪時表示,集運業原本已蓬勃發展,每年以50%速度增長,疫情爆發後行業更火熱,吸引一批新用戶,貨物處理量比今年初翻了一倍,是疫境下愈戰愈強的行業。■香港文匯報記者 唐文

隨蚢q商業務不斷發展,不少香港市民的消費習慣出現翻天覆地的變化,劉先生近兩年開始網購產品。一開始他沒有人民幣戶口,總是委託內地親友代購,既欠對方人情又很不方便。近年,內地電子錢包接受港幣結賬,加上疫情爆發後,他無法過關與親友交收產品及付款,他便自行開設賬戶並透過集運送貨到香港,「無諗到購物體驗反而大大提升!」

變身網購常客後,他能隨意選購心頭好,尤以車輛配件和電子產品最合他心水,「因為有些商品需要特別訂製,淘寶店這方面的業務十分成熟,價錢合理,是我的首選。」

周小姐原籍浙江,來港生活逾十年。她稱自己是個宅女,在內地時就是「剁手族」,常年離不開網購,來港後亦不改舊習。「我上網買得最多是衣服,同樣價位在商場只能買一件,在淘寶上差不多能買三四件,款式選擇也比較多。」

在香港疫情轉趨嚴重後,她卻減少了網購。她笑言:「因為公司允許居家辦公,我減少出門,發現自己原來並不需要那麼多衣服。」

對集運業近年的發展,她認為服務正不斷進步,「之前的感覺就是集運取貨點很少,總要走很遠,這幾年覺得取貨點密集了,有的還設立了拆貨區。因為快遞包裝一般很大,如果拆好之後再帶回家,會省很多事。」

不過,另一邊廂,有人就因為有過不愉快的網購經驗,從此不敢輕易嘗試網購及集運。陳先生曾透過淘寶買過衣服和鞋子,但集運到港之後,有的已經過了收貨確認期不能退貨,鞋履不稱身也難退換,衣服有掉色等質量問題亦投訴無門。

他認為,實體商店較有保障,無謂為了價錢低,買到不合適的產品。

香港有幾間主要集運商,成立九年的神州集運現有逾30萬用戶,活躍用戶約5萬,每天大概能收到四五萬票貨物,在業內屬於其中一間較大型企業。創始人胡勝林在接受香港文匯報專訪時表示,和大部分集運公司一樣,該公司的收貨倉設於東莞,約有兩萬多平方米,香港方面則有5個派送倉,聘用百多名倉務員,另有百餘名跨境車司機。

港人避疫 減出街購物

他表示,公司每年的業務錄得三成至五成增長率,今年遇上疫情增長率更是神速,截至今年9月底的貨量已經比今年初翻了一倍。

胡勝林解釋,港人避疫減少出街購物,同時疫情又導致經濟不景氣,不少港人因而透過內地平台購買價廉質優的國產商品。「從往年的經驗來看,每年『雙十一』的高峰,一般會變成第二年的常態,用戶一旦接受了網購這種模式,就會一直使用下去,所以行業常年都保持大概50%的增長。」

數百萬港人未體驗網購集運好處

雖然增長強勁,但胡勝林指出,目前僅得三分之一港人使用網購,尚有數百萬人未體驗網購集運的好處,故仍有巨大發展空間,為使行業能可持續發展,他認為行業先得提升用戶的消費體驗。他直言,該行業的門檻並不高,質素難免良莠不齊,「只要有個貨倉,有網絡,任何人都可以入行。」因此,胡勝林認為:「在滿足基礎送貨需求上,再滿足客人一些個性化的需求,比如運送易碎品或有一定保質期的產品,並提高時效。如果整個行業只是去拚價格,忽略本質,遲早會被淘汰。」

他續說,集運業至今未成立行業協會和業務標準,也沒有主導行業發展的龍頭,希望政府能夠幫忙牽頭,「讓大家規範起來。」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