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戰鬥圖騰》 打破界別框框 重燃心中創作之火

2020-12-26
關於《戰鬥圖騰》最新演出安排,請密切留意西九網站:www.westkowloon.hk關於《戰鬥圖騰》最新演出安排,請密切留意西九網站:www.westkowloon.hk

Cypher,是來自街舞的概念,大家圍成圈,使出渾身解數來「晒冷」。西九早前的「晒冷」(Cypher)系列演出,其立意正來自於此。「社區的意味是很濃的。Cypher本身就是一個社群--我們有共同的理念和信念,由此建立相互的信任,就算摔倒也不會被大家笑。」西九文化區表演藝術(舞蹈)主管張月娥(Karen)笑說。

這系列的主打演出之一《戰鬥圖騰》嘗試用街舞的Battle形式將不同界別的表演者聚集在一起,藉由酣暢淋漓的鬥舞對決,來打破界別的限制與框框。因為疫情,本應在本月中登場的演出暫時取消,現在仍在等候最佳的上演時期,引爆心中那團火。 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尉瑋 圖:西九文化區管理局提供

「《戰鬥圖騰》藉茧騠R的這個媒介和平台,吸引的不單是街舞的人,還有現代舞和戲劇界別的人,它建立一個更加大的社群。」張月娥說,「雖然現在已經有很多跨界的合作和演出呈現,但是真正來說,這幾個界別都仍然是分得很開的。我欣賞Kenny(梁儉豐)的理念,藉由Battle的形式,將不同的表演藝術的人帶進來,也把不同的觀眾聚在一起。」

開放Battle的平台

《戰鬥圖騰》可說是編舞梁儉豐圍繞街舞的「Battle」(鬥舞對決)所作的第三次跨界嘗試。2017年,他與街舞舞者阿業(陳穎業)在澳洲的阿德萊德(Adelaide)萌生了這一念頭。「當時我們在阿德萊德,整個月,除了演出也沒有其他事情做,便一起談。」他說,「我就問,你們街舞為什麼要Battle呢?我之前也參加過舞蹈的比賽,但是慢慢覺得比賽的形式下好像找不到表演可以吸收的養分。因為在現代舞埵酗@種觀念是,表演藝術是不能比較的,或者不應該比較的。我以前也覺得是的--大家各自修行嘛。但是認識街舞以後,想法不同了。」

梁儉豐與阿業,一個有茪什篕R與現代舞的底子,一個專注嘻哈(Hip Hop),互相交換各自對於劇場和舞蹈的想像。Battle是比賽嗎?Battle只是比賽嗎?對於梁儉豐來說,街舞對決中奮身一搏的鬥志與飽滿的激情恰恰讓人回溯到創作最初的地方--那些心中火種熊熊燃燒的時刻。

「為什麼我喜歡街舞的Battle?它啟發了我很多。以前我執茤馧茩t,阿業說,其實不用那麼執荂A這場輸了,那就下場再來吧。整件事情其實是大家對於表演一直有荋魖D--這次我一定要給點東西出來。那個所謂的最強不是為了挑戰人,恰是為了挑戰自己。我以前是跳中國舞的,那時參加的比賽,就是在台下準備,然後上台跳跳跳,我都看不到評審是誰,也不大看得到其他人的表演。而街舞Battle,是當下我和你的交流,在判決勝負前我已經使出渾身解數,對荍A,在那當下,交流已經完成了。我喜歡這種交流的方式,和那種精神與心態。」

2017年與2019年,《Battle-Or-Not 》的Vol.1與Vol.2相繼呈現,梁儉豐與阿業將Battle平台拉出街舞的特殊場域,開放給所有的舞者鬥舞,更加入許多劇場的元素,讓舞蹈的類型框框被不斷打破。到了今年的《戰鬥圖騰》,梁儉豐找來戲劇人陳瑋聰(Anson)與街舞舞者陳伯顯(Rain),將鬥舞平台的大門打開,邀請街舞、現代舞、戲劇等不同類別的表演者共同參與其中,進行「三界大鬥舞」,碰撞新火花。

表演去問 比賽來答

《戰鬥圖騰》分為兩部分,下午海選選出的8人,與邀請而來的8位嘉賓共同組成16強,在夜晚的演出中進行三個界別的Battle混戰,最終由全場觀眾選出心中最強。

夜晚的部分則可以看作是雙線並行,在表演者的Battle鬥舞間,還穿插一條戲劇故事線。「劇場的表演方式可以有多少可能性呢?表演的意義又是什麼呢?我們劇場的表演很喜歡問問題,很喜歡思考;而Battle呢,他們一上來就答問題。」梁儉豐笑說,於是在戲劇線中,嘗試透過表演去引入一些問題的思索,甚至是關於表演者的一些命題,然後又藉助16強選手的Battle去回應。「表演去問,比賽來答。」

藉由表演和Battle的雙線交錯,既定的故事線和即場的肢體反應交錯成為有趣的對照。戲劇的歷史與舞蹈的表達混雜在一起,是對談,也是碰撞。於是排練中,「To be or not to be? 」的《哈姆雷特》式大哉問後,是表演者即場隨音樂用身體來畫出自己的答案。「我們除了真的用Battle的形式,也想要追溯大家各自界別的文化。Battle是街舞的文化,而戲劇呢?我們很想問戲劇界的朋友,為什麼演了上百年的劇本還要演?由此延伸,作為表演者,大家關注的是什麼?我們不斷地去想,Battle的勝負關乎什麼?生存和死亡的意義又在哪?用這樣(穿插)的形式,想看看是否可以去找到更多的可能性。」

是否真的表達自己

街舞的Battle熱力四射,時常看得人腎上腺素飆升。而當劇場人與現代舞舞者同場到來,三個界別的表演者怎麼去鬥舞,鬥得起來嗎?會不會「雞同鴨講」?「其實這個世界已經走得很遠了。」梁儉豐笑蚖﹛A街舞不是只有跟蚇E烈節奏的舞動,演員也不是只能靠講台詞來表演。「正好藉茬o個演出告訴大家,比起外面的世界,我們香港走得很慢,是時候打破一些標籤和既定印象。」

比賽請來的評審也來自三個界別,「這場Battle給我的感覺就像是一場祭祀,而評審就如同長老,代表茷e人的經驗。」每個評審的關注點都可能不一樣。「例如阿Dick(黃大徽)會想看舞者如何解構,想看當下會發生什麼。而邢亮則可能會看表演者是不是真的很alive。而經過這次的Battle撞擊,表演者最大的挑戰其實是--你是否真的在表達自己。例如我懂得轉十個圈,懂得前空翻,好厲害。但當我面對你的當下,我為什麼要去轉這十個圈?這才是最重要的。」從評審與觀眾的角度來看,表演者的「訴說」才最重要。「我有東西想要告訴你聽。」這才是Battle的魅力所在。

找回創作的簡單狀態

梁儉豐說,當2019年創作《Battle-Or-Not Vol. 2》時,他與阿業心中仍有疑問。讓大家一起來Battle是否真的可行?最後又能「對決」出什麼呢?結果超出預期,「好開心,真的看到現代舞和街舞融在一起。」之後的這一年多,社會動盪,疫情來襲,時代似乎忽然改變。「那種簡單和純粹好像回不去了。很想找回在劇場的一種簡單純粹的的狀態,一種人和人之間的交流。當時就有了《戰鬥圖騰》的初步想法,後來Karen來邀請,於是就來吧!」他感謝西九與Karen對今次創作的支持,特別在疫情期間,被迫不斷無奈更改時間甚至更換人員,大家仍然堅持前行,去把整件事「炸」出來。

「很不簡單,不光是面對社會面對疫情,而是三個表演界別都有自己的文化和歷史,我和Anson和Rain真的是一針針去雕出來。怎麼樣可以在向各自歷史學習的同時又繼續前進呢?這是這次創作最有趣的地方。」他說,在這個艱難時刻來做Battle,還有另外一個原因,「實在是太多太多的表演者在流失了,很多已經轉行,還留下的,希望可以鼓勵大家走出來。」Let's Battle,把場子炸起來,在這陰霾時刻奮力一搏,重新點燃心中火。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