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豆棚閒話:《狼圖騰》作者說:天鵝也是一種「圖騰」

2020-12-26

■ 江 迅

「還有8分鐘,還有5分鐘......4、3、2、1,解封。」這是2020年12月8日零時,位於上海浦東機場附近的祝橋鎮航城七路450弄社區,由新冠疫情中風險地區調整為低風險地區。從視頻上看,一位手捧紅玫瑰的中年男子引人注目,他姓馬。

之前半個月的那天晚上,營前村出現疑似新冠病例,當時在村外的馬先生接到妻子電話,妻說:「我們社區被列為中風險地區,封閉管理了。」家媮晹釣潃80多歲的老人,馬先生有點擔心,但仍寬慰妻子:「別慌,照顧好家人,封閉很快會過去的。」他在村外卻度日如年,14天終於過去了。他捧茪@束紅玫瑰,對茧衋W鏡頭說:「這段時間,妻子照顧老人很辛苦,特地買了一束花送給她」。他說,婚前曾送過花給妻子,但結婚這32年埵A也沒送過。

社區門口,解封一刻,早早就來到等候的馬先生,終於見到妻子,送上鮮花,給了她一個熱烈擁抱;周圍「長槍短炮」記者記錄下這一刻,頓時響起一片歡呼聲,熱鬧場景堪比求婚。看到這段視頻時,我正在閱讀新長篇小說《天鵝圖騰》。我眼中閃過的是馬先生夫婦這一對「天鵝」。

若問我最喜歡哪一種鳥類,回答肯定是天鵝。夕陽下的公園池塘,天鵝悠閒地游荂C我站在池塘邊,木棧道的護欄外,人們圍蚙[賞,有孩子嚷嚷聲,有大人說笑聲,還有池塘邊草坪上伴舞音樂聲,在熙熙攘攘的人間,天鵝卻不驚不忙,划動優美身姿,自在游走。一種鳥類,竟能如此智慧雅緻。天鵝把不大的池塘,當作燈光下的舞台,雙臂一划,就呈現優美,縱然不能起飛,卻也用靜美的氣度,征服身邊的人類。

我喜歡天鵝,還有一個原因。我女兒菲菲是澳門《水舞間》女主角,當年曾是香港芭蕾舞團首席舞蹈員,我最愛觀賞她出演芭蕾舞劇《天鵝湖》。這部經典劇作是世界最古典最華美的傳世傑作。女兒首演《天鵝湖》全劇是香港回歸那年春天,飾演《天鵝湖》的黑白天鵝,始終是她心中精靈。這一場淋漓盡致的演出,興奮的她跳得滿身是汗,白天鵝奧吉塔,黑天鵝奧吉莉雅,終於夢想成真。記得,演出是晚她接受媒體訪問時說:「夢是黑白的,但夢想是彩色的,夢想原本是幻化的,但夢想使人不斷出發」。

小說《天鵝圖騰》講述的就是一個「夢」。在天鵝起飛的天堂,以一個大膽的愛情故事為線索,奉上另一塊愛與美的生命拼圖。故事圍繞一段濃烈的愛情展開:草原女歌手薩日娜命途多舛,將守護天鵝視為畢生信仰;鍾情於薩日娜的草原漢子巴格納,為心上人排除萬難,不離不棄。在愛情故事之外,作者細膩描寫了天鵝這一不為人熟知的草原生靈,再現神秘的天鵝湖,刻畫愛與美這一主題。摯愛是天鵝生命的唯一,專一是天鵝摯愛的心諾。在一場百年不遇的雪災下,一段動人的傳奇就此走向高潮。

作者姜戎暌違16年再獻重磅新作。他上一部長篇是《狼圖騰》,僅在中國銷量就已超千萬冊,被譯為37種語言,在110個國家與地區發行。《天鵝圖騰》是《狼圖騰》的姊妹篇。11年的內蒙古插隊生涯,草原是姜戎創作的重要源泉。在姜戎眼中,蒙古草原上有兩個圖騰,狼圖騰和天鵝圖騰,是草原遊牧文化中最有精神價值的兩個圖騰。

「蒙古草原的愛與美,是每年早春北歸故鄉的天鵝帶來的」。小說以此開篇,再現這片傳奇土地的壯美。天鵝對美和潔淨的追求,對愛侶至死不渝的忠誠,對救助人真摯的感恩,化為草原上愛的倫理、美的圖騰。如果說《狼圖騰》是貝多芬,那麼《天鵝圖騰》就是莫札特。《狼圖騰》是一種「激勵」,《天鵝圖騰》則是一種「撫慰」。

人生不只有自由和剛勇,是愛與美讓人們靈魂圓滿。姜戎在書的封面上有一段自白:「狼圖騰是黑色的,天鵝圖騰是白色的......兩個圖騰像太極圖般交融。補上了這個空缺,總算了卻我一生的夢想與追求」。新冠疫情下,在這混沌的世界,《天鵝圖騰》是一份純白的贈禮,讓人們卸下心防,喚起心中失落已久的溫柔與純淨。如果你處在人生低谷,或是在不斷的追逐中失去自我,那麼這本小說一定可以一讀再讀。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