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財經 > 正文

沒完的疫情 沒人的購物區 沒有退路的零售商

2021-01-23
香水店老闆 梁家傑香水店老闆 梁家傑

香港一場新冠肺炎世紀疫症,整整一年無了期,對零售商戶生計造成沒完沒了的打擊,令他們在無生意的苦果中無限輪迴。這四波的疫情,直接將香港零售業帶入冰河期。香港文匯報記者由去年起追訪來自不同行業商家,如何在逆境中變陣「搏疫」,事隔近一年,香港零售業銷貨額已連跌 22 個月,零售商家已無退路,無奈選擇結業、縮店。農曆年後,將有更多中小企支撐不下去,無數家庭生計無依,香港人溫飽問題已迫在眉睫。

●香港文匯報記者 黎梓田、殷考玲、馬翠媚

本港零售業經過多輪疫情爆發的摧折,加上政府保就業基金完結,整體零售業已陷入瀕死邊緣,紛紛縮舖或結業自保。本報於去年中曾經訪問過的香水店「99ml」老闆梁家傑回顧過去大半年的經營得個「慘」字。他當時表示無得減租之餘還要用積蓄交租,還要代交拆棚費。現在情況無變之餘,更要面對加租、追租兼無得退租,可謂這個業主真太冷。政府6點後禁堂食更是催命符,逛街的人唔見晒,婚宴唔見埋,今年準備兩舖縮成一舖,經歷完這波「廝殺」後,再開新舖也要小心揀好業主。

香水店「99ml」老闆梁家傑表示,最近的生意額都是跟去年差不多處於谷底,「無好過亦無差過」。他指,香水店位於尖沙咀加連威老道樓上舖,自政府實施晚上6點後禁堂食,人流在晚上已「唔見晒」。他指,即使外面零售業是風聲鶴唳,倒閉如潮,但這個業主完全無視他的處境,並已按照租約,把租金由原來的4.5萬元調整至5.1萬元以上。

至於如何交租?梁家傑指,由於業主不允許退租,故無奈地要以自己的積蓄交租,為的就是不讓業主入稟控告,大呻「條路無得揀,劈炮唔租就告你」,即使自己不吃不喝都要交租給業主,每個月完全白做。他也指,欠業主租金的利息比銀行還要貴,曾試過兩個月共欠3萬元月租,但利息金額竟達3,000至4,000元,息率高達一成以上,比起向銀行借錢交租還要貴。

梁家傑又指,業主要求他完全履行合約精神,不能棄租走人兼且要追收欠租利息,但業主自己又不完全履行責任。在上一次本報訪問中提到的拆棚費用(8,000元),梁家傑至今已向業主追收近兩年,但租務部給予的回覆是「咁你告我]囉!」梁家傑亦擔心,即使興訟亦未必「夠大業主玩」,加上租約未完隨時「畀人玩返轉頭」。

生意全零 回禮香水店執笠

梁家傑提到,香水店「99ml」也有另一家分店,不過該舖專做婚宴回禮香水,疫情下生意全零,而該舖業主亦肯講人情,減租兩成之餘亦容許延遲交租。他透露,下一年計劃會把兩間舖位縮作一間,相信可節省八成租金。他指,大多老主顧來尖沙咀較方便,因此會在尖沙咀重開舖位,預料到時會有「大把舖位揀」,而且一定會揀個好業主。

被問及對未來零售業看法,梁家傑表示不敢說太多,但認為疫情總會過去,相信下一年會好過今年。他也提到,在今次疫情中看到不少業主的真面目,不少零售店或租戶均被業主強硬追租或入稟法院,料在這一波「廝殺」後,新租戶會更懂得如何揀選好業主,保持在逆境中的競爭力。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