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讀書人 > 正文

邵麗:只要給我時間我就能寫

2021-02-08
●邵麗●邵麗

2020年對河南省文聯主席、省作協主席邵麗來說,是難得的「井噴式創作」年。這一年,她講述黃河兩岸人民在改革開放背景下的生活變遷的長篇小說《黃河故事》由河南文藝出版社推出,描寫一個家族五代人故事的長篇小說《金枝》則由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我不愁素材,不缺生活。」邵麗說她感覺自己是一個越老越能寫的人,因為人越老越成熟。「所以我拚的不是年輕,拚的不是青春,我現在完全是在拚我的積澱了。」●文:香港文匯報記者劉蕊、通訊員王佳軒

早前,「2021新年河南文學之夜」活動在鄭州松社書店舉行,邵麗在活動中分享了她2020年的創作故事。

疫情是全世界的大災難,但是對於邵麗個人來說,那段時間也是一個喘氣的機會。疫情在家期間,邵麗進行了很多創作。「整個疫情期間,治好了我所有的毛病,」邵麗說,「焦慮、失眠都沒有了,我想什麼時候寫就什麼時候寫,什麼時候吃就吃。」

「這些年一直都沒有大塊的時間坐在家堙A我每天都很焦慮。」邵麗在行政辦公室堥S辦法專心進行小說的創作,「寫小說又不是鬧茠惆鄋滿v,所以她一直以來都只在星期天或節假日寫一些中短篇、散文等,「不管是抗擊疫情還是脫貧攻堅,作為河南作家我沒有缺位。」邵麗說。

談到寫作和生活的距離的時候,邵麗毫不猶豫地說出四個字:不可或缺。寫作已經成為了她生命堛漱@部分,「除了寫作,我還能幹什麼?」邵麗常常這樣問自己。在生活中,只要給邵麗時間,她就可以坐在那媦g小說。有一段時間,邵麗工作壓力很大,會焦慮、甚至失眠的時候,或者是情緒低落的時候,只要坐到書桌前,寫一寫看一看,「我立馬就過來了。」邵麗開玩笑道。

小切口反映大時代

《黃河故事》是邵麗在疫情期間準備寫的一個中長篇體量的小說,靈感來自於她掛職系列作品堛漱@個個性特點鮮明的廚師形象。「但是寫到後面,想法越來越多。」這時候距離總書記習近平提出來「講好黃河故事」剛好一周年的時間,於是邵麗便想,索性給這個作品起一個大的題目,就叫《黃河故事》。「現在看來,黃河故事這個名字就已經贏了一把。」邵麗說。

故事的時代背景是上世紀的改革開放,講一群河南人從當時生活非常窘困的狀態一直到後來發生的翻天覆地的變化。但是整部作品並沒有把改革開放放在最前端,甚至通篇都沒有刻意提到改革開放,而是寫了黃河岸邊這群窮困的人。人民文學出版社的主編施戰軍對這部作品有虓弘牧熊價,他對邵麗說:「你戳中了我的痛點。」

在《黃河故事》的前言中,邵麗寫道:「英雄創造歷史的時代已經漸漸遠去,『漸行漸遠漸無書,水闊魚沉何處問』。而黃河兩岸人民的生活還在繼續,與那些英雄聖賢比起來,他們的生活雖然說不上波瀾壯闊,但也依然活色生香。這,也算是我計劃寫黃河故事系列的緣起吧。」

邵麗認為,作家需要去發現那些微小的事物。比起大而無當的東西,她更喜歡從小切口去觀察一些底層的人。「寫一個英雄,大家都能做到,但是你很難把他寫活。而你要是寫一個家庭的一個小人物,他所折射的背後的東西,才是最重要的。」

卑微的另一層含義,也體現在了邵麗早期的作品中。她之前的掛職系列作品寫的全是最底層的那些小人物。「他們的一生可能比我們還要艱難,但是他還有他的理想,有時候活得甚至比我們還更加認真,更加拚命。」

邵麗說:「看見最卑微的人的夢想之光,我覺得是一個作家的職責所在。往大婸﹛A其實是一種使命。畢竟,如果沒有足夠的慈悲和耐心,那夢想之光是很難發現的。我斗膽說,那種光芒唯其卑微,才能更純粹更純潔。」

「被逼出來的作品」

「我手很快。」邵麗這麼評價自己。《金枝》和《黃河故事》是邵麗在疫情期間在家完成的兩部作品,寫的都是關於家庭的故事。「我這幾年一直在探討這麼一個問題:父親在家庭中是個什麼樣?」邵麗在談到她2020年的兩部小說作品《金枝》和《黃河故事》時說道。

在談到2020年的第二部作品《金枝》的時候,「《金枝》算是我的大半個自傳。」邵麗說道,這部作品和她的親身經歷有關。通過描寫一百年的中國歷史,通過一個家庭堣郊N人的片段式敘事,反映了一個宏大的中國敘事。在被問到想通過《金枝》告訴讀者什麼的時候,邵麗回答說:「一萬個讀者眼埵酗@萬個哈姆雷特。我創作的時候並沒有想告訴讀者什活A但是它能引起好多人的共鳴,尤其是我那一代的人。」

「這兩本書出來以後,出版社直接『預約』下一部你替我寫點什麼」,邵麗說。「這是大家對我的一種信任,我自己也感覺到,我確實好多作品都是逼出來的。」邵麗的可塑性非常強。大家都感覺到,只要你交給她一個題目,她會完成得非常棒。有文學評論家是這樣評價邵麗的:「邵麗這些年產量不多,但是部部都是精品。」「我的作品特點就是密度大,缺點也是密度太大。」邵麗說。

一年之內兩部作品,這個節奏對邵麗來說是少有的。上一次有這般井噴式的創作,還是她寫第一部長篇小說《我的生活質量》的時候,三十多萬字的小說,邵麗僅用了二十七天便完成了創作,成果背後是她多年以來的積累。

「我不愁素材。」在談到寫作和自身經歷的關係的時候,邵麗說道:「每一個作家和自身的經歷都有荓K不可分的關係,這個關係還不是一半,是百分之八九十的關係。」作協這個平台對於現在擔任河南省作協主席的邵麗來說,一方面「行政事務耽誤我少寫了多少字」,另一方面也給了邵麗寬闊的視野。「這個平台給了我方方面面的很多生活,所以我不缺生活。」

最好的作品永遠是下一部

有句話說「成名要趁早。」但這句話對邵麗來說並不是那麼適用。「活到什麼時候,我都能寫,這是我和其他作家不一樣的地方。」邵麗說。「現在我都不覺得自己成熟,寫作的過程就是一個學習的過程,在寫作的過程中,你要不斷地超越自己。當別人問我你感覺你最好的作品是哪一部的時候,我的回答都是:下一部。」

邵麗開始正式創作的契機是陪女兒來北京上學,她在北京接觸到了一些作家後便開始躍躍欲試了,「我也不會比你們寫得差。」從1999年到2002年的三年時間內,邵麗寫了差不多一百萬字。

從上高中發表第一篇小說開始,上學期間邵麗一直是文學創作的活躍分子。但是畢業以後,她被分配到機關工作,公務員身份讓她對寫小說這件事有了一些顧慮,「上學的時候是文藝青年,但是現在你公務員寫小說會不會很不正經,被別人恥笑?」但她又緊接蚖﹛A「但是你這麼多年作為一種熱愛,你是放不下的。你總是感覺到你生活中缺了什麼東西。你上班也好,工作也好,上學也好,所有的東西都滿足不了你。你心中有一種夢想,那個夢想她始終在守荍A。」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