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百家廊】水中故鄉

2021-03-29

劉志華

夜深了,喧囂的小城漸漸安靜下來,街邊的燈火依然璀璨。月光下那條彎彎的溪流閃茞虒H的銀光,那跳動的水波像個調皮的孩子打翻了我記憶的閘門,故鄉的山山水水瞬間從腦海堣@擁而出。記不清多少個夜晚,仰望夜空,思念向茯G鄉瘋狂生長。多想回去看看,哪怕只剩殘垣斷壁,然而近在咫尺,我們卻再也回不到那片魂牽夢繞的地方。

當年因響應國家號召,建造棉花灘水電站的需要,峰市人民須集體搬遷,離開自己心愛的家鄉。從此,我們的村莊便淹沒在深深的龍湖水底......

離開家鄉20多年了,不知水底的村莊成了什麼樣子?千萬次想像,仍改變不了它在我心中的模樣。儘管當年車子開過泥巴公路時塵土飛揚;儘管村莊都是些陳舊的土樓瓦房;儘管空氣中瀰漫茠d土、莊稼混合一起的鄉土味,但那兒依舊是我最為惦念,最想到達的地方。

思鄉的時候,童年那個夏夜便清晰地浮現在腦海:黯沉的夜空綴滿星星,大地鋪滿了銀光。月光下的曬穀坪堙A小夥伴們的嬉鬧聲不絕於耳:「蟾蜍嘍,肚嘍嘍,唔(不)讀書,冇老婆」,「月光光,秀才郎,騎白馬,過蓮塘......」孩子們邊遊戲邊唸叨茼岒炊ㄨ蔽澈家童謠。大人們則圍坐在家門口的石階上搖蚖Z扇,說莊稼,拉家常,聊八卦。而屋堥熒禶L弱的煤油燈,在黑夜媗蓎o異常孤獨冷清。波光粼粼的溪水低聲細語地緩緩前行,小溪一隅傳來陣陣銀鈴般的笑聲,勞累了一天的姑娘們坐在洗衣石上泡腳嬉水,溪水的清涼洗去了她們的倦意。田間小道上偶爾有電筒光在晃動,那是放水灌溉莊稼的人沿茪臙諻优d水情,保證水能順利流進自家農田。夜漸深了,人群散去。村莊漸漸地安靜了下來,人們陸續進入甜美的夢鄉。夜風中禾苗沙沙細語,蟲兒低聲呢喃,唯有那池蛙聲及偶爾的幾聲狗吠,顯得如此清亮。

待天色迷濛微亮,寧靜的村莊又熱鬧起來:「踢踏、踢踏」的腳步聲,鍋碗瓢盆的碰撞聲,雞鳴狗吠聲,還有大人喊孩子起床的叫喚聲,匯成一曲激昂交錯的交響樂。放雞鴨出籠、澆菜、摘菜、做早飯,婦人們用統籌方法安排好時間,有條不紊地忙碌荂C男人們則扛起鋤頭往田邊走,趁早晨涼快先幹幹農活。睡眼矇矓的孩子們按部就班忙起了家務:挑水、燒火、掃地、放牛、洗衣服、剁豬草......時不時還打打呵欠,伸伸懶腰。晨霧中裊裊升起的縷縷炊煙是家鄉最美的風景。

春天的小溪像個美麗的大花園,綠油油的岸邊長茪@簇簇五顏六色的小野花,還有一叢叢粉色月季和白色的金櫻子花。彎彎的溪流繞荍瓛囍V外邊流去,溪水清澈透明,連水底的細黃沙和游動的小魚都一覽無餘。晨間的小溪熱鬧非凡,挑水的,洗菜的,洗衣服的,嘰嘰喳喳鬧成一片。女孩子們高高地捲起衣袖和褲腿,站在水中彎虒y搓洗衣物,時不時還掄起棒槌一下一下地拍打茼蝒A。節奏感極強的槌衣聲、稀媦M啦的水流聲、清脆爽朗的笑聲,響徹了一個個明媚的清晨。調皮的溪水悄悄捲走堆在一旁的衣服,眼尖的孩子看到後大叫:「喂,誰的衣服被水沖走啦?」大家連忙回頭查看自己的衣物,失主反應過來後雙手拎蚇М煄u咚!咚!咚!」一步濺起一個大水花,快速地追逐蚨}流而下的衣服,只聽見身後傳來小夥伴們嘻嘻哈哈的歡笑聲。

春天的田野像一塊塊碧玉,綠油油的禾苗一眼望不到邊,田間小道上也長滿了嫩綠的青草。晨曦中,草尖上的露珠在微風中輕輕滾動,閃茪倥C六色的光。放牛娃牽茪繩赤虒}踩在濕漉漉的田埂上,一會兒看看牛兒的肚子飽沒飽,一會拔拉蚋灝顗情C牛兒不緊不慢地啃荓a露珠的青草,趁主人不備時頭一歪,舌頭一捲,偷吃了一大口禾苗,發出脆生生的聲響。「嘿!」放牛娃察覺後吆喝一聲,猛拽牛繩。牛兒怯生生瞄一眼主人,眼神埵陷X分憂怨。待太陽爬上山頭,霧氣漸漸消褪,村莊染成一片金黃......

記憶深刻的還有汀江河畔上那條長長的、窄窄的峰市街,它位於閩粵邊陲,「雙峰秀麗欲聳天,一排街店半山懸。貨船渡船如梭織,棉花灘險把船攔。」這首流傳的民謠正是它當年的寫照,它是歷史上汀州的水運樞紐,經濟繁榮,曾有「小香港」的美譽之稱。隨蚞史的變遷,「小香港」漸漸淡出了人們的記憶,唯有那滔滔江水和歷經風霜雨雪的七個航運碼頭,悠悠地訴說茤鶪撉瑭c華。峰市那條長長的街道呀,是童年最嚮往的地方。還記得當年擁擠的街上充斥了整個耳膜的各種叫賣聲、討價還價聲。唯有那賣麥芽糖的大爺叮叮噹噹敲打的聲音最為悅耳,還帶茪@絲甜蜜的誘惑。在風景優美的汀江河畔,鐵索橋是夏夜納涼的好去處,人們三五成群,在晃晃悠悠的橋上或站或坐或漫步,盡情地感受夜風的清涼。月下的汀江格外美麗,此岸吊腳樓媬O火通明,彼岸青青翠竹,依依修簧。從鐵索橋上看汀江,有兩種截然不同的風景。上游河道寬闊,有島嶼、有沙灘,河水猶如溫柔的女子。而橋的下游河道變窄,波濤澎湃,河水像性子粗獷的漢子。兩岸那奇形怪狀的岩石,在朦朧的月光下顯得有幾分神秘。不遠處的沙灘上,圍坐茪@群年輕人,彈奏茧畦L,唱茷C春的歌謠。隱約傳來的歌聲和笑聲瞬間淹沒在濤聲堙C

縱然時光已遠,沉入水中的小山村已有20多年,但老家的山山水水仍歷歷在目:春天,那條溪流盛開月季花;夏天,那座鐵索橋晃悠茷C春的夢想;秋天,那片田野金燦燦的;冬天,那炊煙在屋頂裊裊升起......無盡的思念,割捨不斷的情懷。想念老家,想念回不去的水中故鄉,一行熱淚枕濕了皎潔的月光。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