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琴台客聚】處理醫生荒

2021-03-29

潘國森

據報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醫生護士,將會出現退休潮和移民潮,由是導致醫生人才斷層,影響服務云云。筆者早在2019年「時代革命」暴亂高潮中,已談到「亂後重建」。亂港的醫護屬於亂港五棍「政教法學媒」中的「政府門」。「政棍」除了政黨之外,還有公務員和公營機構僱員,醫院管理局即是其中之一。醫管局名義上不屬公務員系統,卻仍是耗用公帑,局中人領的薪水、用的物資,都由政府庫房支付,只不過是先撥款,花掉再領而矣。

猶記新冠肺炎疫情初起,竟然有醫護惡意罷工,看來早將《希波克拉底誓言》(Hippocratic Oath)拋到九霄雲外。其誓曰:「無論何適何遇,逢男或女,民人奴隸,餘之唯一目的,為病家謀福,並檢點吾身,不為種種墮落害人之敗行......」^面上是年輕醫生護士跳出來組織罷工,會有資深醫護在後面推波助瀾嗎?看來在情必有,於據則無。今天還有幾許醫學界的「大老」肆無忌憚地抹黑中國研發的疫苗和歧視整個中國西醫界?

有「重量級人物」獅子開大口,要政府給每個香港市民發3,000元,用來幫襯「私家醫生」注射疫苗。700萬人乘每人3,000元,共為210億元,都要落入醫護和背後商人手中。行政長官林太一口拒絕!廣府俗語有云:「斷人衣食,猶如殺人父母!」一幫人摩拳擦掌要分一塊200億的大肥肉。醫生開天殺價,若政府落地還錢,仍會有過百億,或至少幾十億新財源。現在都落空了!有人對林太本人,甚至其下屬、家屬都恨之入骨,就不難理解了。

筆者請教資深醫生缺人的根由,「大國手」笑言在香港做醫生,有非常特殊的要求。平日為病人診斷、問診與解釋治法,九成以上用廣府話交談;寫病歷、開處方卻用英文。這樣的組合,恐怕只有本地培養的醫科學生才可以勝任云云。筆者是學「產業工程」的,許多問題都可以用錢解決,少數難題要用更多錢。手用英文,嘴用粵語的特殊組合,也不是什麼不可逾越的難關!現時只不過是本港醫學界的「大老」不肯學用中文!實情是世界各地的「西醫」都用本國語言,不一定都用英文這門「國際語言」。以我們東亞為例,中國海峽兩岸,日本、韓國,都不用英文寫病歷、開藥方。

許多年前,有工程界的朋友提及,那時寫投標工程的標書,主流已改為用中文,而且要用簡體字,名詞術語都用內地的一套。這無非是資本主義社會、市場經濟的老規矩:「顧客永遠是對的!」付錢請你香港專家的老闆是中國內地人,你就要用中文簡體字去滿足貴客。今時中國已是世界「基建狂魔」,香港工程界、建築界、營造界,還有什麼本事可以賺中國內地貴客的大錢?

世上有「人工智能」此一事物,未來一段時間,香港病人仍以廣東人為主流。花點錢更新電腦病歷系統,容許中英雙語便是。這邊輸入一個中文醫學或藥學名詞,立時就提供英文譯名;還要可以英譯中呢!

還有是統一執業資格試,本地上大學醫學院學醫的年輕人,與外地行醫有年的行家大可以考同一個執業資格試。據此改制,醫生來源一步就解決了!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