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帳戶 密碼
文匯網首頁 | 檢索 | 加入最愛 | 本報PDF版 | | 簡體 
2009年8月12日 星期三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副刊 >> 正文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業餘天文學家楊光宇 獨行俠的天上人間


http://paper.wenweipo.com   [2009-08-12]     我要評論
放大圖片

 ■楊光宇2008年在新疆伊吾看日全食。受訪者提供

 2008年4月,48歲的楊光宇花了幾周的時間,終於在美國亞利桑那州的家中完成了兩台18吋F2.8的天文望遠鏡的裝箱工程。他將用航空的方式,將這兩個分別重達幾百磅的「伙計」送到西班牙的小鎮La Sagra去,並繼續在當地為一家國際天文聯盟編號J75的民間天文台服務。這個選址,是他經過大半年考察的結果,倒也安心不少。

 楊光宇最喜歡的一句話是「人生中,有時你想再前進,必須先後退。」送走望遠鏡只是暫時之舉,天文的研究發現才是人生歸宿。

 自1999年開始,楊光宇作為小行星的獨立發現者,已發現超過2000多個小行星,在全球業餘級別的記錄中排名第二。

 十年前他放棄金融工作,把自己丟進廣袤的亞利桑那州,與星辰為伴;十年後他回到香港,重新在商界指點江山,業餘兼任香港天文學會會長。

 「每樣事情都有一個timing,他們不會一直等你。」楊光宇計劃裡的退休生活全獻給天上,但眼下,他也要好好履行地上的職責。

文:梁小島 圖由受訪者提供

今年是楊光宇做香港天文學會會長的第一年,結果趕上「2009國際天文年」、「登月40周年」,首次與WWF合作「地球熄燈一小時」活動,以及組團北上安徽,觀測「7.22日全食」,作為本地最大、歷史最久的民間天文團體的領頭羊,讓他免不了成為中、英文媒體集中火力的對象。他要適應。

 楊光宇08年正式回港定居,剛好也快滿一年。

 「可我直到昨天才第一次進圖書館看股票方面的書,也就是在昨天,我才覺得我終於定下了心,終於適應了社會。」不靠天文知識吃飯,拒絕進入學術體制,興趣第一,目前的主業卻是物業管理,這也許是業餘天文學家之「業餘」的概念吧。

 楊光宇是慢熱之人,開頭不苟言笑,後來滔滔不絕,見傳媒一律約在又一城的Pacific Coffee,因那裡的空間開放,人頭密度仍在可忍受的範圍之中。別忘了,他剛結束在美國的獨行俠式的探星生活,習慣了幾百萬光年的穿越。

幸福生活 百呎也夠

 楊光宇中學畢業即移民加拿大,大學唸土木工程,畢業後適逢中英談判,是香港建築業的低潮,結果被父親喚去做生意,後來專注投資,「什麼期貨、期油、拋空,尤其是金融逆市,古古怪怪的金融情況都有接觸。」彼時還為報紙寫財經分析。

 畢業後的第一個十年,他對天文的興趣只停留在書本雜誌裡,直到讀了美國業餘天文學家Dennis di Cicco的一篇文章《在後院發現小行星》,才知道憑藉高感光度的數碼CCD、廣角望遠鏡以及相關電腦分析軟體,業餘天文愛好者也可以發現較暗的小行星!楊光宇決定親自嘗試。

 初期對天文望遠鏡及相關硬件的投入巨大,但因經驗不足和技術的不成熟,加上城市的光污染,約3年後,他才終於發現了第一顆小行星,並得到美國小行星中心發的一個編號:1999YQ4。之後一發不可收拾,不斷有新的小行星進入他的視野,根據從互聯網搜尋的信息所得,他決定親身前往美國的亞利桑那州,那裡全年平均有二百天以上的晴天,光污染最少,是星空觀測者的天堂。原定是待3年,結果一住7年。

 「生活費從哪裡來?我有儲蓄啊。為什麼可以那麼久不工作?這是timing的問題,我覺得那時是發現小行星的最好時機,等到退了休,存夠了錢,也許會發現什麼也做不了。」

 亞利桑那州相當於一個台灣島的面積,為了尋到觀星的最佳地點,楊光宇買了一部21呎長的旅行車屋,拖在一架重5000磅的四驅車後,沒有找朋引伴,裝上天文望遠鏡和基本設備,就這樣獨自上路。加拿大到桑州有3千公里,他開了整整三天的車。

 「那時不聽電話,不去想股票,連報紙的文章也停寫了。」第一年的生活起居,基本在那間只有百來呎的車房裡度過,「其實裡面什麼都有,冰箱、微波爐、冷氣機、電視,只要駁上電、水和排污管就可正常生活。」行經的小鎮都有旅行車旅館,白天滿世界亂跑,晚上便拖出望遠鏡觀星,而楊光宇的人生模式也同時發生改變。「原來,要過優質的生活,百呎的空間就夠。」

 楊光宇愛集表,而且只收集使用不同驅動方式的機械表,「麻煩的是,每隔一段時間,你都要把它們拿出來逐一上發條、校準。」出發觀星之前,他索性將它們擺下,一個都不管。「人生的追求變了,喜歡上了天文科學研究,喜歡上了看書。」最瘋狂的時候,楊光宇一晚能發現70顆小行星。

我喜歡所以我命名

 2004年後,楊光宇的研究興趣發生偏轉,從發現新小行星到測量小行星的自轉周期,以及遙控天文台的可行性。

 回香港受邀做天文學會會長,仍舊是獨行獨往,然而最不喜做門面功夫,因此樣樣事都要親落手腳去照顧,甚耗精神。全會近3百多會員,管理層人手少,加之天文學會正在轉型,要多培養年輕上進的接班人。

 「香港的天氣差,光污染嚴重,令觀測活動大受限制,此外,來自互聯網的誘惑多,年輕人容易把持不住。」關於誘惑,楊光宇一副百毒不侵的樣子,「我很明白自己,只能集中精力做一件事,不會多手多足。」而所謂名望,他更退避三舍。

 在楊光宇發現的2600顆小行星中,被他命名的有36顆,所用的包括李安、鄧麗君、Spielberg等等大名,當然還包括自己的父母名。「命名本來好平常,都是選擇我最欣賞的人。」除了人名,還有地名。

 「有次我在國家天文雜誌裡讀到一則新聞,說有一顆小行星以安徽的銅陵市命名獲得批准,結果副省長都來出席這個命名儀式。」小行星命名,不會有獎金和獎狀,「只是一個正式的記錄,我也從不去通知本人。」命名的意義寄託的是個人的心意,超過了這層意義,楊光宇都覺得無法忍受。「後來我以內蒙古的呼倫貝爾命名了一顆小行星,因為覺得當地的天文台做事有心,應該受重視,特地選在臨走的前一天才告知當地人。」命名儀式,能躲則躲。

以退為進

 維基百科上對楊光宇的介紹,共有7種語言的版本,除了中文一種亞洲語言,其餘便是英語、法語、波蘭語、葡萄牙語,還有加泰羅尼亞語(西班牙官方語言之一)和斯洛文尼亞語,似乎西方人對楊光宇更感興趣。

 「很多香港朋友不理解,以為我回來是退休,其實我真的是回來做事。工作隨自己的狀態拿起或放下,這在西方國家倒是很平常的狀態。」

 這次回港,除了照顧年邁的雙親,還要打理家族生意,可能將是人生下一個十年的主題。「曾看過一句話,說人生要想再前進,必須先後退。我想,以現在的生活水準,不會有許多人願意投入幾百萬在自己的hobby上,而我一路下來也很消耗,需要調整。」

 天文學界眼下最流行「暗物質」,但楊光宇更熱衷天文學中的冷門,因此不會介意有無funding可以拿。目前他有兩支天文望遠鏡遠在西班牙的一間天文台裡,仍在默默服務,這意味茈L已告別「獨行俠」,成為天文台觀測團隊的一員,這還意味荂A楊光宇的天文研究,仍在不遠處向他召喚……

相關新聞
歷史與空間:陶瓷下西洋 (圖)
陶瓷下西洋
古典瞬間:六朝人的「移吾床遠客」
豆棚閒話:書信的前世今生
開卷有益:郭沫若與中譯本《少年維特之煩惱》
寫我遊心:大雁塔攬勝 (圖)
百家廊:欲與天公試比高
琴台客聚:不帶走什麼,卻遺下許多
翠袖乾坤:酒井法子的真面目
娛視觀:香港欠缺「新邵逸夫」
生活語絲:荒誕的《一億六》
思旋天地:驗毒
路地觀察:另類美國風情
業餘天文學家楊光宇 獨行俠的天上人間 (圖)
關於小行星的命名
建築遊人 許允恆 (圖)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回頁頂】 【下一條】 【關閉】
副刊

點擊排行榜

更多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