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帳戶 密碼
文匯網首頁 | 檢索 | 加入最愛 | 本報PDF版 | | 簡體 
2009年10月30日 星期五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副刊 >> 正文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手寫板:猜枚


http://paper.wenweipo.com   [2009-10-30]     我要評論
放大圖片

謝偉雄(作者簡介:三失青年,失學、失業、失戀,偶爾還會失蹤,但從不認為自己失敗。)

 大概很多人都猜過枚吧,或者至少也知道這是種甚麼樣的玩意─十,十五,開曬,飲─唱K、嘈吵、酗酒、黑道、粗俗,多虧電影中一幕幕的場景,猜枚被賦予了上述一系列的負面意義,彷彿猜枚就要喝酒,喝酒就要往酒吧,酒吧就會很嘈吵,嘈吵就不免粗俗─幾乎就是魯迅那段光膀子飛躍式聯想的又一個翻版。也難怪,上述的畫面是事實,但遠不是全部。

 雖然倪震認為猜枚是以前黑道、低下階層的玩意,但猜枚其實也是從前文化人之間流行的玩意。梁實秋大概是其中的一員,據他自己記述於南京東南大學任教時,常與大學裡的教授同事「坐而論道」一番,而且此君更是高手高手高高手,自詡「幾十年間以酒會友拳戰南北幾乎無往不利」──花開兩朵各表一枝,梁實秋文筆出色,想不到「拳藝」同樣精湛。由此可見猜枚這玩意正是雅俗共賞的一門「手藝」,倪先生的階級意識恐怕太重。

 另外,其實「猜枚」並不是稱作猜枚,根據中國教育部第一批異形詞整理表和詞典上的資料,「猜枚」是指把東西藏在手掌心讓人家來猜─這是甚麼遊戲啊?也太難猜了吧,讓我想起「兩小無猜」這個成語。至於我們現在玩的那種,表上建議稱為「划拳」,也有人稱為豁拳、拇戰。至於詞典裡還怕看的人不明白似的,連遊戲規例都列出來了:兩人伸出手指叫數,呼出兩人所伸手指數的和的人為勝,負者飲酒─看得我心裡暗笑。而且,根據詞典上的定義「負者飲酒」看來猜枚是不飲酒不行的。

 有一種玩法是供兩人以上玩的,稱作「圍枚」,規則一樣,有時人太多就改為每人只出一隻手,玩者按次序順時針或逆時針地叫數─當然,閣下要挑戰難度亦可以梅花間竹的叫,不然又可以隔三差五的,再不滿意的話可設一條方程式來計算下一個該叫數的是誰,但那恐怕已經不是在挑戰難度而是在挑戰人類極限了,既要算手指數,又要算何時輪到自己叫數,怕玩的人一時數不清恐怕還要另有一人作為裁判。天啊,玩到這種程度我看是太刁鑽了,玩物喪志呀。試過上二十人一起玩的,每人只出一隻手,加起來也有一百,每次叫數之後要先停一頓去點手指數,出奇的是那次我們竟能玩出個結果來。

 實戰方面,我本人經驗頗多─贏的多,輸的也不少─雖然跟梁實秋那種遇神殺神、遇佛殺佛的強中手大有距離,但心得多少還有一點。總結下來猜枚其實沒有甚麼必勝之道,但只要數學方面略有頭腦,贏面會大很多。

 為甚麼這樣說?細心想想,當自己在叫數的時候,只要自己的雙手不動(假設兩隻手全收,即自己的數值是零),那麼對手就只有三個數值可變,就是零,五和十,換言之每次叫數bingo的機會率就是三分之一,這樣比起瞎叫瞎猜要明得多。

 另外一招是耍突擊,所謂兵貴神速,在第一次叫數bingo後不管三七二十一立即再叫一次同樣的數,這招要眼明口快,以攻其不備,趁對手還沒有回過神來去佔他便宜。

 此外,個人覺得猜枚最重要的是摸清楚對手的底,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嘛。當然不是要大家猜枚之前向人家查一查家宅,而是要在過程中了解對手的套路。不要覺得這個說法很假、大、空,實際操作還是有的。在猜枚時如果叫數叫得愈快,就會猜得愈快,出拳的時間就愈短,腦袋自然就沒有多少時間去思考了。如此一來,大多就會依習慣或直覺出拳。見過有的人,起先左手開右手收,一輪下來變了左手收右手開,數值上其實就是沒有變過。除非箇中老手,不然的話套路就會愈益單調,三四輪下來,很快就可以讓人摸清他的底子。當然了,也要小心自己的套路被人家摸熟,就像打遊擊戰似的,打打停停,胡打亂打,亂中求勝,聲東擊西,出其不意,攻其不備,化整為零,隱蔽精幹,敵進我退,敵駐我擾,敵疲我打,敵退我追,傷其十指不如斷其一指(嗯,這招太兇殘了),打得贏就打,打不贏就走……天殺的,一路數下去,我發現毛澤東極可能是個猜枚好手。亦見過有每次出拳都要想一想的,雖然出拳慢多少會惹人側目,但猜枚又不限時,急甚麼?遇上這類對手就好比打陣地戰,有夠煩人的,一路拖下去幾乎就是拚精力多於拚技術。

 除上述心得外,也見過一些猜枚的「奧步」和「外荂v。見過一些人拳藝酒量都不佳,但是一旦呼朋引類打起拇戰上來也不落下風,觀察一下發現這些人在猜枚時往往面紅耳赤、殺聲震天,比得上張翼德據守長阪橋,聽得人心裡發慌。這種嚇唬的招數多少有點像古人打仗前的叫陣、罵陣,以圖弄得敵人毛毛躁躁易出錯。對於這類「卑鄙的伎倆」,如果閣下沒有溫總那般心理質素,能做到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除了自求多福,遇上的時候恐怕唯有找雙耳塞塞住耳朵。

 我有時想,猜枚其實蠻多益處的,一則訓練手腦眼嘴的配合,比起搓麻將差不了多少,對防止老人痴呆大概成效不錯;二則有助酒業發展,兩個人猜枚的話幾輪下來就能幹掉一大杯啤酒,難怪那些啤酒女郎都愛跟客人猜枚。再仔細想,香港東方之珠這個稱號也體現在酒吧文化中─這裡的酒吧人聲鼎沸,往往一面是中式猜枚,一面是西式骰盅,見過一些老外也有一番好拳藝,不過叫數卻用英文。又見過能左右開弓的奇人異士,一手猜枚一手搖盅,自此才發現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眼界大開。 ■email:dodobe2003@yahoo.com.hk

相關新聞
七十年恩怨 欲斷難斷 (圖)
重現「卡廷事件」:《愛在波蘭戰火時》 (圖)
書潮•曼氏亞洲文學獎:印作家主導 蘇童入圍 (圖)
手寫板:猜枚 (圖)
詩意偶拾:舊地。或者無以名狀
詩意偶拾:蒙帕納斯
試筆:時間•友情
浮城誌 :聽,愛做的事 (圖)
試筆:遺失心愛物件的始末和感受 
稿例
百家廊:省錢九招 美國通用 (圖)
翠袖乾坤:不是他痴是你呆
一網打盡:大都會現象
琴台客聚:最薄的黑,最厚的白
杜亦有道:「南亞」世侄女
扶林晚風:良言一句三冬暖
寫我遊情:聖人陵墓
混能超兵器 Bentley Continental Supersports (圖)
︱規格表︱ (圖)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回頁頂】 【下一條】 【關閉】
副刊

點擊排行榜

更多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