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帳戶 密碼
文匯網首頁 | 檢索 | 加入最愛 | 本報PDF版 | | 簡體 
2009年12月8日 星期二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副刊 >> 正文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啟示錄:青春末期病患•二十五歲前要做的事──前度(下)


http://paper.wenweipo.com   [2009-12-08]     我要評論
放大圖片

 ■貼在白板上的新戲分場。

文:麥曦茵

 曾經我有一次往睇相,師傅往我額前的劉海一撥,眉頭一皺,猶如世界末日般向我宣佈,「嘩!妳母親真的很辛苦啊!」我問為甚麼,他說,「你這種額頭,很難教唷。」這風水師傅的確準確得不得了,因為我從小到大都是一個非常「惡搞」的細路,從小我母親便為我不停向人道歉,這種不孝童年,足夠令我覺得虧欠母親。但每一次,當任何人都不相信我,即使母親最初口說不信,但後來,在心中相信我到底的人,還是我母親。因此,在人生以後的一些日子裡,我最怕做不到的事,就是我答應過、我承諾過我母親的事。

 上回提到,關於那個二十五歲前的承諾,我一直也沒有忘記。

 然而到了今天,影片正在籌備階段,我正將劇本重新拆解與建構,不停地將我之前五年累積的東西一直遺忘,主題上雖然沒有變動,因為製作費和時間所限,以致今天這個版本已經和當天完全不同了。選擇,要什麼,為了什麼而做什麼,歸根究底都是我自己的選擇。

 我昨天晚上看了井上雄二老師的《REAL》,是講述一班殘疾人士如何爭取成為傷殘人士籃球代表隊的奮鬥故事。當中有一位雙腳殘廢,名為「蠍子白鳥」的摔角手,他反覆折磨自己,還是不能做到地板移動這個復健動作的時候,他說:「那又如何?我是摔角手呀!」他堅信,「一定能做到的。」讓我自卑得想找個地洞躲起來。

 在這個行業不過是短短幾年,但是我也很想學蠍子白鳥一樣,對茼菑v怒吼說,「那又如何?我就是我自己呀!」可是,沒有這個勇氣。

 關於創作的事,有時候並不是「做想做的事」那麼純粹。就像在一個農場裡面,很想研發一隻像哈密瓜般又甜又大的小黃瓜,但是農場內的人說:「其實我們只是需要一些普普通通、老老實實,又不需太好吃的小黃瓜。」原來,世界並沒有要求過更有趣的小黃瓜,有趣的東西,很多時,都是無謂的。「要求」是空虛沒準則的概念,人只能自己對自己要求。

 來種比小黃瓜更迷你袖珍的哈密瓜吧!這是我對自己的要求。

 即使每天都有壞消息,即使每一天都有新的難題,但上帝給我面對卑微自我的勇氣。

 當我累極回到工作間,我收到一些留言,勸我不要太負面,還對我說加油,令我很感動也很慚愧。抱歉,「負能量之鬼」這個美譽並不是別人隨隨便便給我安的,我是年度負能量釋放之No.1喲,強度足以幹掉影印機!但在這裡胡說拉扯一大堆,結果我還是會努力地種我的迷你袖珍哈密瓜,OK啦,努力不是一種才華,但我僅只有努力這個伎倆。

 我正努力地,實踐我對自己和對母親的承諾,在接下來的三星期,拍我的第二部電影。

相關新聞
流動不居的心靈圖像 (圖)
銀幕短打:電影評獎不嫌多 (圖)
啟示錄:青春末期病患•二十五歲前要做的事──前度(下) (圖)
歷史與空間:清末的上海亂象 (圖)
古典瞬間:《采薇》與章太炎之說
豆棚閒話:晉祠懷古 (圖)
人文世相:袁宏道的尺牘 (圖)
文訊:《新紀元香港作家文叢》深圳首發
百家廊:你也滄桑,我也滄桑 (圖)
翠袖乾坤:生活樂趣
海闊天空:瑞士公投有反效果
琴台客聚:詒晉齋與皇族文化
生活語絲:冠軍張怡寧
思旋天地:不妨打倒昨日之我
記憶後書:史耐德的斧柄
花心思 營造聖誕暖意 (圖)
別致擺設 點綴添氣氛 (圖)
燈飾襯托 點亮佳節氣氛 (圖)
精緻酒具 暢飲盡開懷 (圖)
聖誕餐具 盡顯心思個性 (圖)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回頁頂】 【下一條】 【關閉】
副刊

點擊排行榜

更多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