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帳戶 密碼
文匯網首頁 | 檢索 | 加入最愛 | 本報PDF版 | | 簡體 
2010年2月6日 星期六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副刊 >> 正文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百家廊:年 味


http://paper.wenweipo.com   [2010-02-06]     我要評論
放大圖片

 ■辛苦領過年物資,只為家人吃得好,過年有味道。資料圖片

王大慶

 什麼是年味,《辭海》裡沒有將它收入詞條。按照通俗的解釋應是過年的一種氣氛,一種心情。至少大多人是這樣理解的。

 兒時生活雖然貧窮,但年味卻很濃很甜。記得冬至後,父親就用計劃肉票去割上幾斤肉吊在老屋的屋簷下,然後一天天地看它風乾。我們蘇北裡下河的人家,都喜歡在臘月裡風乾一些肉類製品,因為經過臘風吹拂的肉類,帶有一種特有的臘香,吃在嘴裡噴香的。臘月初十後,母親照例張羅給我們兄弟姐妹做件新衣服,那時新衣服也只是商場處理的尾布漂染而成,可我們卻很珍愛,不到大年初一是捨不得穿在身上的。臘月二十後,就開始準備用糯米摻雜大米碾粉加工米糕,條件好的人家還加工一點菜包子。臘月二十四,家家戶戶掃塵,屋頂的吊灰、牆角的蜘蛛網、窗上的浮灰此時都一掃而光。這以後,人們都忙茠蠶豆、炒葵花籽、炒南瓜籽、理髮、洗澡準備過年了。

 年三十,家家戶戶開始貼春聯。俗話說:「有錢沒錢,貼對子過年。」貼春聯在我的童年記憶中是非常溫馨的一部分,大紅的春聯往門上一貼,就意味茯K節已經切切實實來到了。父親上過私塾,能寫得一手好毛筆字,古文詩詞也有些了解,因而來請父親寫春聯的鄰居絡繹不絕。父親是個熱心腸的人,每每鄰居上門請寫春聯,都熱情地招呼他們,鄰居們帶來的紅紙他也不肯要,父親認為鄰居們請他寫春聯是他的榮耀,是對讀書人的尊重。每當這時,他就非常開心,在桌子上鄭重擺上用溫水浸泡好的幾支毛筆,在硯台裡倒上一些清水,用黑墨進行研磨,不一會兒屋裡就充滿了墨汁的香味了。隨後,父親從口袋裡掏出一張寫滿春聯的紙,放在桌上供鄰居們挑選。有時還根據鄰居們的不同要求現場構思意義不同的春聯。

 除夕的下午,家家戶戶的門上都貼上了大紅的春聯,充滿茯好寓意的春聯無疑是春天的第一道燦爛風景,象徵茼N祥象徵蚢翵茼~的美好希望!

 除夕夜,家家戶戶都團聚在一起,享受茪@年裡最美味豐盛的晚餐。那時,我最愛吃的一道菜便是母親的燒風肉,這也是我們這裡的一道傳統風味菜。記得只要母親將風肉一下鍋,我就像隻小饞貓似地圍蚆蟡x團團轉,一當鍋裡風肉飄出那特有的臘香時,我便悄悄揭開鍋蓋,用兩隻手指拎出一塊風肉解饞。疼我的母親發覺後總嗔怪我不要燙了手,然後避開我的妹妹們,偷偷地從鍋裡夾出兩塊風肉塞進我的嘴裡,讓我躲到一旁去細嚼慢咽。

 母親燒的風燻肉,又酥又甜,吃在嘴裡,臘香滿口,回味無窮。一碗風燻肉上桌頃刻便見了碗底。要想再添是不可能的,因為母親留下的一碗風燻肉還要大年初二招待來拜年的姐姐和姐夫哩。

 年夜飯後便開始守歲,以把一切邪瘟病疫照跑驅走,期待新的一年吉祥如意。父母疼愛我們,照例不讓我們坐茖寒守歲,而是讓我們鑽在被窩裡,只是囑咐我們不到零點鐘響不能睡覺。臨近半夜,炮竹聲此起彼伏,我和妹妹們忍不住爬出溫暖的被窩,不畏嚴寒地跑到屋外看焰火、放炮竹,時而歡呼雀躍,時而難抵寒冷縮回屋內。午夜的鐘聲終於敲響,自己又長大一歲了。

 大年初一,父親照例帶荍琤h給長輩們拜年。這也是我最高興的時候,因為每到一戶長輩家,我口袋裡就多一把炒貨和糖果,碰上慷慨的長輩還能得到兩毛錢的包喜。炒貨和糖果,不僅可讓我解饞,而且還能讓我的兩個妹妹分享。包喜我是不敢用的,因為要留虓s學期買學習用具。這以後就是我們一年中最快樂的日子,天天穿虓s衣裳,吃茠ㄢf溜到街上去看舞龍燈、舞獅子、踩高蹺……

 曾幾何時,人們的生活條件愈來愈好了,雞鴨魚肉不再是過年才有的大菜,衣服也愈來愈名貴愈來愈時尚,愈來愈多的人買起了小車,住進了公寓、別墅,過年時走你家、逛我家的熱鬧場面已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緊閉的防盜門。家家戶戶貼春聯的習俗雖然沒變,但基本上都是從市場上買來的印刷體,字體、內容千篇一律,以前自己寫的那種充滿了墨香充滿了韻味的特色春聯幾乎絕跡。而所有的年貨也都是從超市採購成品或是半成品,很少有人家自已灌香腸、醃雞魚、風豬肉……年夜飯也從家宴遷到了各大飯店。拜年,這個傳統禮俗,也漸漸地被電話、短信、網絡所替代,人們無不感嘆年味變淡了。

 然而,老百姓心裡最在意的那種「年味」卻沒有變淡,而且日益濃厚。每年春運期間,數千萬在外的遊子為了趕回家過年,不惜冒蚅Y寒連夜排隊爭購一張火車票,有些買不到票的民工甚至不遠千里騎蚍祕孩漹a家小往家趕……每當我從電視上看到這些畫面,心裡頭就禁不住湧起一種莫名的感動,過年的年味莫過於與親人團圓啊!年味始終是親情的召喚,故鄉情的翹首啊!

 而海外華人思念祖國思念家鄉的那種「年味」更是讓人感懷。每逢春節,世界各地的華人都盡心盡力的營造節日氣氛,處處張燈結綵,貼春聯貼年畫,舞龍燈舞獅子,坐花車遊街市,熱鬧非凡。從幾年前紐約市將農曆春節納入公共假日,到如今各國唐人街春節慶典活動中出現愈來愈多當地居民的面孔,春節似乎已經從中國的傳統佳節變身為世界性的節日,年味也已從內地瀰漫到全球。年味是洋溢茈螫琱憭ずy力的樂章,年味是全球中華兒女的同一首歌。

 那種一般意義上的年味變淡,說到底是時代發展的使然,是一種過年形式的轉換,是人們精神需求提高的表現,根本意義上的年味永遠不會變,因為它早就流淌在每個華人的血脈裡,深深融入了中華民族的靈魂和根基中!

相關新聞
缺陷非障礙 藝術路上同樣發光發熱 (圖)
精神病康復者投身藝術 (圖)
唐氏綜合症患者演粵劇 (圖)
祝福虎年安康 無分殘健 (圖)
文化觀察:藝術工業國的新生代詩人——蓮娜.奧蘇里梵 (圖)
歷史與空間:一件無頭公案─從「朱熹與嚴蕊」故事說起 (圖)
豆棚閒話:文化上的站立與其他
百家廊:年 味 (圖)
翠袖乾坤:星光大道的Walter豹
海闊天空:日本的美國情意結
琴台客聚:一部別致有用的書 (圖)
生活語絲:競建第一高樓
隨想國:兔 子
詩幻留形:另一時代人群呼應的新聲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回頁頂】 【下一條】 【關閉】
副刊

點擊排行榜

更多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