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帳戶 密碼
文匯網首頁 | 檢索 | 加入最愛 | 本報PDF版 | | 簡體 
2013年8月16日 星期五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副刊 >> 正文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彗星隕歿 郭美貞病逝悉尼


http://paper.wenweipo.com   [2013-08-16]     我要評論
放大圖片

 七十年代中曾叱靋輕隡祩癒A幾乎是家傳戶曉,有「女暴君」之稱的指揮家郭美貞(Helen Quach),7月4日剛度過七十三歲誕辰未夠一個月,7月31日於澳洲悉尼家中病逝。對這位自十二歲開始便是一位虔敬天主教徒,一生充滿傳奇色彩的指揮家來說,天主最終滿足了她的祈求─讓她死在床上。  ■文、圖:周凡夫

 據知郭美貞晚年長期受到乳腺癌病痛折磨,不願接受電療或手術治療,曾在菲律賓偏僻小島隱居,欲藉大自然療養來緩解病痛,奈何癌細胞繼續擴散,最後返回悉尼養病。

紐約指揮大賽奪冠

 郭美貞原籍廣東中山,生於越南西貢,隨父母僑居越南,後畢業於悉尼音樂學院,1959年師從指揮大師尼古拉.馬爾柯(NicolasI Malko),1964年獲得獎學金赴意大利,先後跟隨多位世界級指揮大師研究指揮法,指揮技巧得以猛進。真正使郭美貞的名字揚名國際樂壇的,還是在1967年1月在紐約舉行的密托波羅斯國際指揮比賽(International Dimitri Mitroprulos Competition)贏得首獎。

 上世紀七十年代開始,Helen Quach的名字開始響遍歐美樂壇。隨著她的職業性指揮生涯開始,她的足跡踏遍了地球上的四大洲(非洲似乎未去過),美國、法國、澳洲、台灣、日本、意大利、韓國、菲律賓等各大城市的管弦樂團都曾在她的棒下奏出動人的樂音。

 1971年郭美貞返回悉尼,創辦了歌倫佳愛樂樂團(Kuringai Philharmonic),任總監一職;1974年被聘為馬尼拉交響樂團的指揮及音樂總監;同年和香港結緣,在剛職業化的香港管弦樂團第一個樂季,於12月27日至29日和樂團首次合作演出三場,由於反應熱烈,後來還加演一場。現場觀眾反應熱烈,事後評論亦佳。

成長故事廣泛報道

 郭美貞的名字打進香港媒體時,年僅三十四歲,當年傳媒對郭美貞可說是極為捧場,一方面是因為當年中國人難得有位打入國際樂壇的指揮家,另一方面作為一位女性能夠在傳統上幾乎由男性壟斷、對女性還帶有歧視的指揮行業中出人頭地,本身便帶有傳奇色彩。為此,郭美貞的成長故事便被廣泛報道,更有將她在排練時的嚴格要求冠上「女暴君」之名,甚至還將之標榜為「世界十大指揮家」。

 郭美貞在指揮台上充滿活力,不管雄壯激昂或柔和細膩的樂音,都控制了全場聽眾的情緒,同時,郭美貞的服裝和台風更別具「可觀性」,她出場喜穿全黑開中式晚禮服式旗袍,左襟滾金絲邊,米色高底鞋,短髮,眼睛圓亮,精神奕奕。其指揮姿態多樣化,亦很有感染力。

 後來「港樂」音樂總監林克昌於1975年12月掛冠而去,原由林克昌指揮的節目,全要由「替工」上陣。由1976年1月23日開始,一連三晚在香港大會堂演出的定期音樂會,亦改由剛於一個多月前帶領東京市管弦樂團來港的郭美貞執棒。

鋒芒畢露 叱糷@時

 1976年這個樂季,郭美貞可說鋒芒畢露,除了6月25日指揮「港樂」和年僅三十一歲的小提琴大師普爾曼(Itzhak Perlman,當日譯為帕爾曼)舉行籌款音樂會,11月第一屆亞洲藝術節的開幕演奏,1977年的新年音樂會,和2月6日第五屆香港藝術節揭幕音樂會,全都由郭美貞執棒,風頭之勁,確是少見!

 當年郭美貞和「港樂」的演出,大都有很不錯的社會效應,不僅叫座,也能獲得大多數聽眾叫好,傳媒尤為捧場,至於音樂行內人的評價,則各有看法。當初她的選曲,主要集中在西方主流曲目,缺乏較現代的作品,更沒有內地和香港作曲家的作品;直到這次亞洲藝術節和香港藝術節的音樂會,才出現林聲翕的《西藏風光》組曲和《楓橋夜泊》,黃育義、陳健華、林聲翕及林樂培四位香港作曲家各寫一個樂章的《香港節》組曲,和著名華裔作曲家周文中的《尼姑的獨白》等現代風格作品。

 1977年第四個樂季,郭美貞指揮香港管弦樂團的音樂會除了5月中、6月初兩套節目外,還在9月底到12月初這段期間指揮了四套八場演出。這年郭美貞還接受邀請,指揮半職業的香港城市交響樂團,在音樂廳和電視上演出,她的名字便和當時兩個活躍的樂團拉在一起,在媒體上頻頻曝光,風頭之勁,堪稱一時無兩!

 當日「港樂」中人對此頗有意見,不過,郭美貞當年未能爭取得樂團的音樂總監職位,卻另有原因。就資歷而言,郭美貞較當時的石信之強得多,亦較後來當上總監的德國指揮蒙瑪受樂迷歡迎,這個樂季雖然一度曝光過度,但叫座力之強從未稍減,當年在報章上亦有樂評人公開為郭美貞「吶喊」助陣。

 然而,郭美貞卻一直未能和樂團中的團員,包括華人樂師的關係搞好,雙方一直存在著一面高牆,有點格格不入,難以打成一片;演出往往亦受影響,未能更上層樓的箇中原因,只能說是當年郭美貞和樂團首次合作,險些釀成罷演的不愉快經歷,已成為雙方難以磨滅的陰影所致。當年的管理階層將這一切看在眼內,在經過一段時間仍未有改變的情況下,聘用郭美貞,「風險」會很大。為此,郭美貞儘管有董浩雲做後盾,票房和評價,特別是報章輿論,都明顯佔了上風的情況下仍不敵蒙瑪。

轉戰台北再度失意

 無論如何,郭美貞和「港樂」1977年12月2日和3日的演出成為她緣盡香港的音樂會。筆者當年聽的是第二晚,當晚她的服飾為黑色天鵝絨長袖旗袍,保持一貫以來的特色,音樂會開始是羅西尼歌劇《灰姑娘》的序曲,奏得輕快熱鬧,有如一個可口的「熱葷」,下半場奏的是林姆斯基.柯薩可夫的《天方夜譚》。音樂會的戲肉西貝流士的D小調小提琴協奏曲,當晚擔任獨奏的是在國際上名氣響亮的卡曼莉妮(Pina Carmirelli),丰采動人,琴弓未動已有樂音,沒有令人失望。

 「港樂」第五個職業樂季,蒙瑪當上總監。郭美貞由於演出場數由六場一減再減至只餘兩場,最後拒絕簽約黯然離去,自此便未有機會再和「港樂」合作,卻讓她能更專注在台灣發展。在這一年(1978年)的7月,她策劃指揮的台北愛樂交響樂團在台北成立了,開創她另一個新天地,但這個樂團卻因為種種原因,只維持了一年半便結束。此一悲劇,當年對郭美貞來說確是很大的打擊。

 自此,郭美貞亦逐漸淡出指揮舞台,僅1990年曾應邀到台北指揮新台北管弦樂團演出聖桑《動物狂歡節》樂舞劇,轟動一時後,便再度銷聲匿跡。

 綜觀郭美貞和香港的樂緣,前後只有三年,卻讓很多樂迷留下至今仍然難忘的音樂回憶。即使從她在紐約的指揮大賽算起,前後亦僅十多年時間,就恍如彗星一樣,爆發出剎那間的光輝。由於性格、能力及大時代文化氣候等種種因素,不僅局限了她的發展,更讓她無論在香港,還是後來在台灣,一腔熱情展開的音樂事業,都難逃凶終隙末的命運,讓人慨嘆不已。生前她曾表示,她自知並不了解這個社會中的人和事,她只是活在另外一個世界中,在那裡通過靜默的思索,她找到了貝多芬、莫扎特和蕭邦,而與他們友好相交。

 現在,天主釋了她的勞苦,讓她找到了貝多芬、莫扎特和蕭邦了!

相關新聞
彗星隕歿 郭美貞病逝悉尼 (圖)
敢觀舞台:語言與心靈之間,總是有點隔 (圖)
歷史與空間:走進《鵲華秋色圖》 (圖)
心靈驛站:拜 秋 (圖)
來鴻:遙憶當年港澳球場
亦有可聞:崇安寺的韻味 (圖)
百家廊:失去朋友的幾種方式 (圖)
琴台客聚:在混亂中尋求完美
翠袖乾坤:危險青春
古今談:美國互聯網信息工業玩完了?
杜亦有道:老人樂園
演藝蝶影:愛你的演戲對手
此山中:小橋流水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回頁頂】 【下一條】 【關閉】
副刊

點擊排行榜

更多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