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帳戶 密碼
文匯網首頁 | 檢索 | 加入最愛 | 本報PDF版 | | 簡體 
2014年3月11日 星期二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副刊 >> 正文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豆棚閒話:平生最愛是水仙


放大圖片

■水仙花。 網上圖片

馮 磊

在古希臘的傳說裡,最令人憐惜的人有兩個。第一個是達芙妮,第二個是美少年納西索斯。

達芙妮年輕貌美,遇到了一廂情願的追求者阿波羅。太陽神用火的灼熱去追求河神的女兒,雖然遭到拒絕仍然不願放手。心如冷灰的達芙妮驚慌失措,她跑到河邊,懇求父親將其變成了一棵月桂樹。

納西索斯的情況與達芙妮完全不同。玉樹臨風的美少年吸引了無數女孩子的芳心,但是,這個少年人對此毫不在意。他的冷漠,惹怒了水妖艾寇。因愛生恨的艾寇向復仇女神祈禱:「讓無法愛上別人的納西索斯愛上自己吧!」於是,一齣悲劇由此開始上演。某一天,美少年到溪邊找水喝,無意間發現了水中自己俊美的影子。他瘋狂地愛上了自己,並顧影自憐,最終憔悴而死。

納西索斯最終變成了水仙花。這種植物常年在水裡浸泡荂A孤挺、不群,雖形單影隻而不流於世俗。所以,水仙花的花語就是「愛自己」。

清人李漁喜歡水仙。

他說:「予有四命,各司一時:春以水仙蘭花為命......」

李漁又說:「水仙一花,予之命也。」

他是真正的花癡。每年的不同季節,都固定了某種花草作為陪伴的佳偶。有一年春天,全家人吃飯都沒有虒芋A甚至連身上穿的衣服都拿到當舖裡做了抵押,李漁還是嚷茩n去買一盆水仙花。家裡人說,算了吧,你看我們都要餓肚子了。李漁不肯,「汝欲奪吾命乎?寧短一歲之壽,勿減一歲之花。」

我所工作與生活的這個小城,有個名為「董村」的花卉交易市場。據說,是江北最主要的花卉產業中心之一。前段時間,偶有空閒,我就去市場上亂逛一番。彼時,大棚區內的水仙花開得正旺。一盆盆水仙在各種雅致的盆缽裡浸泡荂A那白花花的顏色像極了初夏時節小姑娘們白嫩的胳臂。放眼望去,就像是一群中學生穿茧u裙與馬褲在做操。

在花卉市場,水仙花和綠蘿、仙人球一樣,是銷售量很大的品種。最近幾年,買房子並裝修的人很多。為了改善室內的空氣,大家紛紛去購買大盆的綠蘿,以至於這種普通的綠色植物身價倍增。至於仙人球,據說是因為能吸收輻射的緣故,為宅男宅女們所青睞。

水仙不同,她沒有這麼大的功利色彩。大家喜歡水仙,主要因為它的乾淨、絕俗,在於它的水靈靈的模樣。傳統的水仙,多指「金盞銀台」。那單瓣的素色花兒,形如台;中心一圈金黃的副冠,狀如盞。那超然脫俗的白色花瓣,挺拔又不失裊娜地立在翠綠的葉叢間,恰似神骨俱佳的美人身段。

我喜歡水仙。前幾年,妻子買來一盆水仙,那胖而嫩的葉片直立而挺拔,像是舊時代宮裡的美女。我把它放在書桌的案頭,讀書寫字累了,就抬起頭來看看它的模樣。或者是,把脖子伸過去,把鼻子湊過去,品一品花的香氣。有一種在山村裡黎明時外出逛山的心境。

水仙有一種脫俗的美。這種美,並非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與刻薄。這種不俗的品格,既能與人保持一定的距離,又能引發遠處圍觀者的憐意與歡喜。有畫家在網上貼了幅自己的作品,那是張關於水仙的畫兒。他用了淡雅的色彩,刻意表現水仙的嫵媚。它就像《射鵰英雄傳》裡的穆念慈,又像是穿蚢D姑服裝的李莫愁。渾身上下一副仙風道骨的范兒,那裊娜的葉片,直讓人想起《八十七神仙卷》裡仙人身上的衣帶,真的是「吳帶當風」。

相關新聞
歷史與空間:憶念「樹仁之母」鍾期榮 (圖)
詩意偶拾:新春暢詠
生活點滴:青春依舊的古籐
來鴻:春風碎
豆棚閒話:平生最愛是水仙 (圖)
百家廊:探討中國私人博物館熱 (圖)
琴台客聚:南瓜、豆腐、番茄 (圖)
翠袖乾坤:即日來回
海闊天空:堅持得來的住宿
見多識廣:若宮啟文目光如炬
思旋天地:「龜兔賽跑」
淑梅足跡:半天垂釣團
香港當代畫家楊奕的純粹寫實世界 (圖)
藝評:香建峰:由色彩繽紛走到寂靜的世界 (圖)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回頁頂】 【下一條】 【關閉】
副刊

點擊排行榜

更多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