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帳戶 密碼
文匯網首頁 | 檢索 | 加入最愛 | 本報PDF版 | | 簡體 
2014年3月11日 星期二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副刊 >> 正文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香港當代畫家楊奕的純粹寫實世界


放大圖片

■楊奕,香港寫實派油畫家。

隨蚍すX相機愈來愈先進,攝影的門檻也就愈來愈低。照相技術的普及化使人們對寫實油畫的功用產生懷疑。但香港當代畫家、國際當代畫家協會副會長、香港畫家聯會永遠委員及執行委員、香港美術專科學校校友會學術主任長楊奕,幾十年如一日守衛荂u寫實世界」的僅存領地。■文:香港文匯報記者趙僖 攝影:焯羚、趙僖

將對外部世界細緻入微的觀察轉化為審美享受的過程被稱為寫實繪畫。寫實繪畫就是通過再現場景為觀看者帶來親臨其境的感官體驗。這種在西方擁有悠久歷史的繪畫方式,曾在文藝復興時期盛極一時,二十世紀傳入中國後又被以徐悲鴻為代表的眾多藝術家發揚創新。然而行至今日,寫實派卻逐漸式微。視覺藝術表現方式愈來愈多元化的今天甚至有人說寫實繪畫早已過時。香港當代畫家楊奕絕不能認同這樣的觀點,他對寫實繪畫深情不減,一絲不茍地畫茈L眼中的世界。

「寫實」的世界

寫實繪畫顧名思義,最講究的就是要「似」,不僅要形似還要神似。如何能似?與身俱來的觀察力、高超的繪畫技巧一樣都不能少。而在寫實繪畫中又以畫人物最考功力。楊奕說:「每個人面部的輪廓、皮膚的顏色、眼中的情緒,都有微妙的差異,差那麼一丁點,就會不似。畫家像是指揮家,要知道指揮管弦樂隊時,什麼時候小提琴的音調該高亢一些,什麼時候鋼琴需要柔和一些。你看我現在的畫和十年前的就有很大的不同,現在落筆更大膽、不會慢慢磨慢慢修;用色更細膩更豐富,這些經驗都只有通過多年靜心練習才能累積。」他還說:「雖然前人已總結出了人體比例的公式:人的寬度三頭寬、兩眼與鼻子呈倒三角、耳朵從鼻子的水平高度延伸出來。這些規律每個學畫人在最基礎的素描課程上都能學到,但你知道這些道理了,就能畫得好畫得像嗎?」

事實並非如此,即使老師傾囊相授學生也必須去親身感受才能領略其中真諦。楊奕強調畫寫實油畫最講基礎,無巧可取。因此,即使已從香港美術專科學校畢業四十餘年,楊奕依舊保持茤w期寫生的習慣,足跡遍布香港及全國各地。對待繪畫一絲不茍的楊奕說:「一般我們清晨便出門寫生直至中午時分。午間稍作休息,下午繼續作畫。但為了保持光源一致,早上和下午所寫的畫會分開,我早上只寫早上的畫,下午只寫下午的畫。目前分開寫畫的人已經不多,有的人下午就靠經驗或想象來完成早上的作品。問題是光源對環境影響非常大,這種做法在我們寫實派來看來不夠負責任。」

除沉下心來畫畫以外,楊奕也鼓勵學畫人盡可能多出國去看看,與大師作品面對面地「親密接觸」。一是因為影像與印刷技術畢竟有限,印刷品往往色彩失真,他說:「我的老師馬家寶沒出國以前總是參考經典畫冊,所用之色十分暗沉。」 二是因為從印刷品中無法看到油畫的筆觸。楊奕說:「去年我去參觀了美國大都會博物館,博物館內全裡三層,外三層,都是學藝術的學生,還配有導賞員為學生講解畫作。有的學生甚至在博物館內撐起畫架臨摹起來。你看,就連人家美國那麼講求先進和創新的國家依然尊重傳統,注重寫實,香港目前卻缺的就是基礎教育。」

楊奕經常親力親為教學生、義務培訓美術教師。楊奕表示,基礎教育對繪畫非常重要,現在的藝術院校很多,但連開班授課的老師都沒有寫實基礎,又怎麼能教出能夠寫實的學生。學校聘請老師只看中高學歷和海外留學經歷,反而真正有才華的畫家被社會忽略不受重用,更是耽誤了下一代人。楊奕建議香港的藝術院校不要只盯茪敺怳ㄘ鞢A而是要找一些真真正正有熱忱、有水準的老師來培訓下一代。

藝術家的純粹

在楊奕眼中,藝術家是單純的,藝術家的作品也是單純的。可是,楊奕近來發現拍賣行、畫廊、寫手有過度解讀藝術作品的嫌疑。楊奕認為很多畫家在寫畫的時候想法甚是單純,只是想將自己所見的人物與景致記錄下來,或者是通過自己的畫筆對自然界的美再次「美化」。可一旦要進入市場,純粹的作品便會被賦予了不屬於它們自身的政治目的和思想取向。楊奕以其師馬家寶所畫的一幅《無題》為例,講述了一個純粹的作品如何能夠被「故事化」的全過程。

馬家寶在《無題》中畫有三隻小雞,牠們在發現天空飛過一隻小蟲後,一隻雄赳赳氣昂昂站得筆挺目光堅定望向雲空;一隻迷迷茫茫彎腰四顧;還有一隻呆呆傻傻匍匐在地尋尋覓覓。楊奕說若是拍賣行或者是傳媒拿這幅畫來「炒作」,三隻小鳥的象徵意義就大有文章可做。楊奕指茧e中三隻小雞一一分析道:「牠們很可能被與社會中三個階層聯繫起來。趴在地上的是社會底層,每天所惦記茠熊L非是跑馬,大多今朝有酒今朝醉,不了解社會的變遷和時代的發展。一片迷茫的是中產階級,站在中間,永遠不知應該向左走還是向右去。信心十足的是有學識的知識分子,想展翅高飛但奈何翅膀太短,只能眼見飛蟲逍遙離開。」

然而,馬家寶寫畫當下到底有沒有想得這麼多?想得這麼遠?楊奕搖搖頭回憶道:「馬家寶畫這幅畫的時候,我就在旁邊,事情的始末我最清楚。那是個正月初一,我們一班學生去給老師拜年。老師一開心,索性收拾了幾張桌子和學生一起畫起了國畫。只見老師隨意拿起一支羊毛筆,一氣呵成,便有了這幅畫。經過這麼多年我自己畫畫,又時常去畫廊看畫,我可以說現在沒有人能有這種功力。這幅畫力度十足,用墨濃淡恰到好處。我也曾師從趙少昂學過兩年國畫。可就連被認為嶺南派第二代傳人的趙少昂畫一幅花鳥也至少要換三種毛筆,畫鳥的腹部、腿腳、翅膀,均需粗細度不同的毛筆來描繪。馬家寶僅用一支畫筆遊走於畫布之上,可謂藝高人膽大。只是這幅畫畫得再好也是馬家寶的隨興之作,並無深意可言。畫好之後,老師問有誰想要,我說我要,他就送給了我。」

作為資深畫家,楊奕希望年輕人能像前輩一樣堅守純真,為傳遞真實的訊息而畫。因為,畫家的精力畢竟有限,如果光想茩n發財致富、功成名就,專注於與創作無關的「編故事」,就會浪費掉藝術家太多的才華和力氣。但楊奕又補充說,畫家在作畫時不是不可以帶有任何目的。好的藝術品往往都能夠引起觀賞者的共鳴又能夠推動社會進步。楊奕解釋說:「你可以畫一個大學生行乞,馬家寶也畫過收受紅包的醫生,反映社會現象的作品可以不用一個字就起到警醒社會的作用。這就是藝術的力量。但藝術強烈的震撼力來源於自然、真實,不刻意、不造作。」

相關新聞
歷史與空間:憶念「樹仁之母」鍾期榮 (圖)
詩意偶拾:新春暢詠
生活點滴:青春依舊的古籐
來鴻:春風碎
豆棚閒話:平生最愛是水仙 (圖)
百家廊:探討中國私人博物館熱 (圖)
琴台客聚:南瓜、豆腐、番茄 (圖)
翠袖乾坤:即日來回
海闊天空:堅持得來的住宿
見多識廣:若宮啟文目光如炬
思旋天地:「龜兔賽跑」
淑梅足跡:半天垂釣團
香港當代畫家楊奕的純粹寫實世界 (圖)
藝評:香建峰:由色彩繽紛走到寂靜的世界 (圖)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回頁頂】 【下一條】 【關閉】
副刊

點擊排行榜

更多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