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帳戶 密碼
文匯網首頁 | 加入最愛 | 本報PDF版 | | 簡體 
2015年9月28日 星期一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副刊 >> 正文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生活語絲:北京觀禮記


吳康民

過去有人說,不到北京,不知自己的官小。這一次到北京參觀大閱兵,方知道自己年老力衰,不堪這種活動的折騰。可以說,不到北京觀禮,不知自己年老。

晨早五時起床,六時早餐,七時安全檢查,八時到達長安街觀禮台。烈日當空,要等兩個鐘頭,閱兵儀式方才開始。熬至十時五十分左右結束,還要自行步行回北京飯店午餐。請看這張時間表,對一位年近九十的老人,能否經此煎熬?

好在我按規定,年逾七十五歲的老人可以自費帶上一位隨從,我更利用他人的名額自費多帶一位,使在我辦公室中工作的兩位秘書都能同行。正是他們,加上一張輪椅,我才能順利而無病無痛地完成這次行程。

正是天公作美,閱兵之日,全程烈日當空。如果下雨,就算是小雨,也大煞風景。但坐在露天的看台上,雖可戴上帽子,也{難受的了。我們這些長者,還「偷雞」躲在觀禮台旁的遮陰角休息,直到上午九時方才正襟危坐在席位上。

回程從天安門西側到北京飯店,看似很近,其實有好幾里路。我在擔任全國人大代表時,曾有一次去天安門看升旗禮,來回北京飯店與天安門前之間,也跑得很累,何況現在已是風燭殘年﹗詩云﹕「嚴霜烈日皆經過,次第春風到草廬。」今次只有烈日,沒有嚴霜;只有熱風,沒有春風;到的不是草廬,而是賓館大廈了。

我在觀禮台上坐的是第一排,所以檢閱部隊和新式武器都看得一清二楚。前列的老兵坐在大貨車上,他們臉上的皺紋和喜悅也看得一清二楚。可惜我不是軍事專家,對許多新式武器或導彈都沒什麼分辨能力。

我們的觀禮台是在天安門城的右側,不在對面,所以看不到城樓上的情景,有說香港代表團有五個人應邀登上城樓,包括曾鈺成老弟在內。但從電視看,他們應該是在城樓的右側,並不是城樓內。因為各國元首和來賓多荂A站位不足,外賓優先,自己人只能向外挪了。

相關新聞
聆聽西營盤的夢幻曲:奏鳴、迴旋與狂想 (圖)
西營盤的船:電車的舊鄰居 (圖)
採訪手記::西營盤中的「香港」圖景 (圖)
百家廊:記憶中的鄉野美食
琴台客聚:帝統十全格
生活語絲:北京觀禮記
淑梅足跡:填詞人唐書琛 (圖)
七嘴八舌:對司法制度存疑
翠袖乾坤:你我都擁過人天資
網人網事:fb的「新聞」故事
李際均 新時代下的中國軍事戰略思維 (圖)
書評:校園小說女王恩田陸 (圖)
簡訊:「青春詩會」走進福建首邀港澳台詩人 (圖)
書介:香港女警六十年 (圖)
書介:A Brief History of Seven Killings (圖)
書介:Lost Ocean:An Underwater Adventure & Colouring Book (圖)
書介:請勿對號入座 (圖)
徵稿啟事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回頁頂】 【下一條】 【關閉】
副刊

點擊排行榜

更多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