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小森陽一:不孤獨的永琝憪P

2016-07-04

小森陽一是一位諄諄長者,作為東京大學的學者,他專門研究日本近代文學。不過,他最為人所熟知的,乃是作為一個知識分子所展現出的公共性和批判性。為了防止日本修憲擴軍,小森和一眾日本知名人士組織了捍衛《和平憲法》第九條的九條會,並且擔任負責人。不久前,前來香港城市大學中文及歷史學系參與學術研討活動的小森陽一,接受了本報的獨家專訪,講述自己心中的和平主義理念。■文、攝:香港文匯報記者 徐全

特立獨行,對自己國家保持一種持續性的精神批判,這是小森陽一給予外界的深刻印象。作為一名持有進步立場的日本學者,小森陽一認為,部分日本人對日俄戰爭的自豪感是非常危險的。他始終以知識分子特有的深邃之感,去詮釋日本應該走的道路,以及自己作為知識分子所應當發揮的重要責任和義務。

(文:香港文匯報 小森:小森陽一)

藝術渲染戰爭自豪感不可取

文:隨茪擖貌懋|不斷保守化和右傾化,小森教授,您自己有無一種知識分子所特有的孤獨感?

小森:我自己完全沒有這種孤獨感。自從2004年九條會成立以來,我們讓日本國民意識到自己作為國家主權者要捍衛憲法第九條,而一直延續連接到2015年的新安保鬥爭的草根運動。2014年,安倍政權正式解禁了集體自衛權,每天有數萬人包圍國會。以捍衛憲法為目標,不同的在野政黨團結了起來。在野黨在一起戰鬥,這在日本的市民運動史上是前所未有的。所以我並不感到自己孤獨。

文:在當代日本的不少文學藝術作品中,充滿了對日本明治時代日俄戰爭的自豪感。我們該如何看待這樣一種情緒?

小森:我認為,這樣的一種情緒和自豪感,是完全錯誤的。日俄戰爭是後來日本一系列的帝國主義行徑的開端。所以,我認為,這應該是日本感到羞恥的一場戰爭。我研究的日本文學家夏目漱石,也是這樣的看法。今年,是夏目漱石逝世百年,這樣的警醒,仍然具有時代的意義。

文:當初您和大江健三郎等人組織維護日本《憲法》第九條的九條會,是否意識到了日本有茩奐s走上軍備擴張道路的危險性?

小森:是的。那時剛好是2001年九一一事件之後,日本的海上自衛隊首次參與美國的實質性軍事活動,在印度洋上為美軍輸送石油;當時的美國布什政權將伊拉克、伊朗、朝鮮,定位支持恐怖主義的國家,推進了國際上的反恐戰爭;2003年的3月20日,美國聯合英國發動了對伊拉克的攻擊,以「先發制人」、「集體自衛權」開始戰爭;而在日本,針對伊拉克的特別法案,將自衛隊的派遣行為改變了;以往,自衛隊只可以派遣到非戰鬥區域,但是從2003年起,自衛隊被派遣到戰爭依然持續的伊拉克。而在派遣自衛隊的過程中,有四名日本人被伊拉克武裝分子綁架。1993年,日本曾經舉行過一次以修憲為主題的選舉,輿論便一直在針對這一議題進行民意調查。在2004年中,認為應該修改憲法的日本人佔據了六成五,反對者只佔據二成二。在支持修憲者佔據多數的情況之下,我們組織了九條會,這具有緊迫性和危機性。這也是我們對日本的責任。

和平主義已在日本崩潰

文:今天有這樣一種觀點,認為經過二戰之後數十年的和平主義教育,今天的日本,和平主義已經深入人心,加之日本是一個民主國家,所以日本重新走上軍備擴張的道路是不可能的,日本政府也一直這樣進行宣傳。您個人如何看待這樣的觀點?

小森:日本這樣的和平主義狀況,實際上從伊拉克戰爭時,就已經完全崩潰了。最為主要的,就是對現行《和平憲法》第九條第二款的解釋。上世紀五十年代,當時的吉田政權認為自衛隊不是軍隊,不是戰鬥力,而是防衛力;自衛隊必須專守防衛,不能夠超過自己的領海領空去發動攻擊,這就是因為有憲法第九條第二款的原因。但是這種狀況發生動搖,是進入九十年代之後。第一次海灣戰爭時,美國曾對日本提出海外派兵的要求,當時未能獲得通過。上世紀九十年代,宮澤首相時期,自衛隊可以派往海外,但不能夠參與戰爭。但到了2003年被徹底改變。所以,日本的和平主義,已經崩解了。曾經的小泉純一郎首相和英國、美國一道推動了這樣的狀況,以「有事法案」推進了「先發制人」的備戰狀態。當然,當時的小泉政權也認為「有事法案」違憲,所以沒有實施過。因而,當時的美國布什總統認為《日本國憲法》的第九條是一個障礙。在這樣的狀況下,我們擔心有人試圖修改憲法,所以用九條會進行對抗。這樣的提倡得到了日本全國具有危機感的人們的呼應,成立了眾多護衛憲法第九條的組織。

日本並未真誠謝罪

文:在今天,似乎日本的自衛隊仍然沿用了過去帝國日本軍隊的符號,例如《軍艦進行曲》、海上自衛隊的軍旗也沿用舊日本海軍旗幟、自衛隊也會舉行「掃海殉職者追悼式」追悼海上陣亡者。這些軍國主義色彩的符號,為何在戰後沒有被清除?

小森:在朝鮮戰爭時,當時日本只有警察預備隊,所以舊海軍的一些傳統被加以利用了。一些人希望日本獨立出來,和美國建立一個軍事同盟。首先復活的便是舊海軍。以舊海軍為基礎,重新建立了海上自衛隊。在重新組建軍備的過程中,掃海活動也被有效利用。所以,海上自衛隊,是在強烈的連接上,重新再造出來的。

文:日本政府和部分民眾認為,日本在戰後已經對中、韓等國不斷道歉,道歉的次數已經非常多。現在的首相也不止一次強調,不能夠讓下一代人永遠活在謝罪和道歉中。您如何看待這樣一種觀點?

小森:日本政府正式表明自己戰爭責任的,實際上只有1995年的「村山談話」,而這個談話實際上也是不完整的。其實,一直到1992年,日本實際上一直都是自民黨政權。在戰後的自民黨政權中,他們對戰爭責任的表態其實非常曖昧,是以「給亞洲鄰國造成了麻煩」這樣的心態進行所謂戰爭責任的表述。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新聞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