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七嘴八舌:關乎國家命運豈能亂玩

2016-07-04

小 臻

英國公投得出「脫歐」結果,引起廣泛討論,一些投了贊成「脫歐」票的選民知道「脫歐」要付出很多代價時才知驚,開始後悔;推動「脫歐」的政客也擔心承受不了「脫歐」帶來的動盪而退縮。有選民說沒想過後果嚴重,只想表達不滿,增加談判籌碼,說什麼要重投一次,誰知歐盟二十七國對他們的「求去」不挽留,還叫他們快點辦理「分手」手續,傷害了的關係能否修補還不知。很好笑,將一個影響國家命運的決定看得那麼兒戲。事件對那些搞政治搞到頭昏腦脹的人應該是一個警醒,也給世人帶來許多啟示。

這事件正好反映了現代人常犯的錯誤。許多人喜歡跟風,對事件不求甚解,反正網上「大家都咁講啦」,總之人罵我罵,人傳我傳,懶得再去查證是否屬實,做錯了就埋怨被人誤導,不會為自己欠缺獨立思考和分析能力而臉紅。例如,每當問叫特首下台的人解釋特首在任內做錯了什麼?大都講不清,或者是硬不肯接受一些已澄清非特首的錯的事實。有些香港人的政治智慧也很不成熟。

西方世界的衰敗正反映了包治百病的「民主神藥」已失去魔力,目前西方國家的亂象:經濟復甦無力,到處是難民,政治紛爭不斷,民粹主義崛起,反體制、反建制的勢力滋長,社會分裂近乎失控。連歷史悠久的大英帝國都駕馭不了,所以中國真的要建立一套合乎中國社會特性、中國人價值觀的民主制度,照抄西方那套民主太危險了。

某天,剛巧看到有電視台訪問財經專家,他謂目前世界各地都是反建制激進派抬頭,所以投資不要選擇與建制派有關聯的公司或行業。的確,無論是美洲、歐洲、非洲、亞洲都有不少極兩化現象,激進行為都是年輕人所為,現象非香港獨有。

造成如斯局面,筆者覺得社會上愈是貧富懸殊,愈容易造就極端組織的出現,他們不滿貧富懸殊,不滿沒機會做自己想做的職業,最慘是他們大都在「隨心所欲」的年代誕生、成長,所以更難以忍受要捱苦,他們需要表達、發洩,期待有改變,當未能如願的時候自然埋怨社會,埋怨政府,憎恨富人,行為步向反建制激進派。同時,西方的那套強調「獨立自我」的價值觀已將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弄得冷漠,只想到個人利益而沒有包容心,沒有為大局虓Q的觀念。

中國人傳統思想是有親情觀念,子女孝順父母,兄弟姊妹互相扶持,好友互相幫忙是應該的,但相信你有聽過不少歐美的家庭,子女沒想過要照顧年老的父母,無論是否有成員賺錢能力強,家族食飯一律AA制,與中國人大的照顧小的,富有的照顧貧窮的,子女一定要孝順父母的觀念很不同。西方社會照顧老人、照顧貧窮是政府的責任。要知政府照顧是讓你生存,家人關懷才是幸福生活,安享晚年。

社會由人組成,人怎樣的價值觀就形成怎樣的社會氛圍,所以愈來愈覺得「香港年輕人難搞」要改為全世界的年輕人都難搞。內地的「小皇帝」如果不及時糾正他們,長大後一樣會難搞。有時聽到家長說:「在香港、內地讀書的孩子太辛苦了,送到外國讀好了。」內心不禁說:「你送吧,太早送去外國,完全學習西方的做人處事方式,可能你會得到個叻仔,但也會令你找不回個孝順仔。」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新聞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