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園 > 正文

字裡行間:我是山人與詠春

2016-07-05
■刊於《華僑日報》的我是山人訃聞。■刊於《華僑日報》的我是山人訃聞。

黃仲鳴

有潘小姐者,知我對香港通俗文學極有興趣,前特輾轉傳來一篇陳魯勁的訃聞剪報,喜甚。此「寶」乃刊於1974年8月28日的《華僑日報》。

陳魯勁者,即陳勁也,筆名我是山人,是赫赫有名的技擊小說家,訃聞說他是《天下日報》總編輯,逝世於8月25日,「陳氏係港穗報業耆宿,著作甚多,生前為人仗義,素為報壇中人稱道。」一直以來不知其生卒年月,這篇訃聞也缺生年,只知死年。那已是一大發現了。李家園的《香港報業雜談》,只說卒於60年代。

我是山人在一眾技擊小說家中,創作最多,文字亦清健,文白粵語交雜,不拘一格。近閱《佛山贊先生》,如:「二娣曰:『學習技擊,須於每日清晨日光未出之時為之,習之有琚A不畏辛苦,方能有成,否則一曝十寒,勞而無功耳。』」這是淺白文言,摻雜白話文。

「我丕!你這賤人,背荍琩p通靚仔,竟然剃我眼眉,這還了得,先做瓜你個死靚仔......」這是粵語摻白話。我是山人隨筆所之,益見行文佻脫,深獲當年讀者喜閱。這部《佛山贊先生》,成書於1952年,自序有云:「山人幼從詠春派名手吳仲素葉問兩師傅遊,兩皆為詠春派師傅陳華順之高足(即找錢華),故於詠春派之源流歷史,知之亦最稔,為恐名技失傳計,特將詠春派大師梁贊先生之軼事,著為小說家言,命名曰佛山贊先生。」

其中有說及葉問的:「詠春派名手葉問師傅現仍在港,任港九飯店工會國術教授,待人接物,彬彬有禮,驟視之,不類一身負絕技者。」在電影葉問大行其道的今天,假如我是山人能將葉問事跡如他所寫的洪熙官完全記錄下來,應是珍貴的資料。可惜,他寫詠春而寫得最詳盡的,我所見只《佛山贊先生》這部。

書中對詠春的源流考察甚詳:「詠春派世傳自方世玉之姪方永春,但山人據佛山詠春派老拳師吳仲素所述,則方永春另有其人。佛山詠春派乃詠春而非永春,一字之差世人乃誤詠春為永春,詠春派拳創自福建豆腐女嚴詠春,嚴詠春傳於其夫梁博球,梁博球傳於佛山伶人王華寶,王華寶傳於梁贊,梁贊傳於陳華,豬肉貴,吳仲素,陳華傳其子陳汝棉,吳仲素則傳於葉問。」

詠春派之考證,我是山人研之甚詳。葉問確得傳於吳仲素,但吳非其師,乃大師兄也。葉問之師乃陳華順,即陳華、找錢華。

我是山人以撰少林故事成名,所述人物如三德和尚、洪熙官、方世玉俱膾炙人口,梁贊之名反而不聞。但觀此書,我是山人寫人入木三分,武技一拳一腳,一絲不苟。對武術或詠春拳法,都可見我是山人是箇中行家,但是否打得,那就不得而知矣。

潘小姐惠我陳魯勁之卒年,對我這苦苦追求考證的癡人,真是功德無量。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新聞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