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港聞 > 正文

政府律師:釋法對港法院具約束力

2016-11-26
■日前舉行的「反港獨  撐釋法  」大規模集會反映香港主流民意。■日前舉行的「反港獨 撐釋法 」大規模集會反映香港主流民意。

香港文匯報訊(記者 鄭治祖)「青症雙邪」游蕙禎及梁頌恆早前被高等法院裁定宣誓無效,並取消兩人就任立法會議員資格,游梁兩人提出上訴,上訴庭昨日繼續開庭審理。代表特區政府的資深大律師余若海強調,全國人大常委會就香港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釋法,對香港法院有約束力,因為香港基本法具有最高的憲制地位,不容挑戰。高等法院首席法官張舉能也認同,法庭的判決受人大釋法約束,又指人大釋法很難避免不增加文字,而即使在普通法制度下,法官的判例其實亦都是修改法律,反駁代表梁頌恆一方的資深大律師潘熙所稱人大釋法實際上是「修法」的說法。

余若海昨日在陳詞時引述人大釋法內容,指全國人大常委會就香港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釋法,對香港法院有約束力,因香港基本法具有最高的憲法地位,不容挑戰。對於潘熙前日聲稱,人大釋法實際上是「修法」,他認為此說法完全無法律理據,並指張舉能前日亦已質疑有關說法無知傲慢。

余若海:監誓人出錯應由法庭裁斷

張舉能認同,法庭的判決受人大釋法約束,法庭必須跟從,甚至不用考慮《宣誓及聲明條例》第廿一條,而只需要看釋法的第二(三)條。

張舉能在審訊期間也提出疑問,指人大釋法效力已經等同香港法例、或終審法院的有約束力判辭,但梁游一方仍以「不干預原則」、特區政府一方則以憲制責任的普通法途徑去陳詞,令他感到不明所以。上訴庭副庭長林文瀚也笑言,余若海或不願意講及人大釋法,「就好像要你用手踢波一樣。」

余若海在回應解釋比喻,目前的情況就如「校長」下了決定,「老師」便應跟隨,惟原審法官區慶祥可能在釋法前已在寫判詞,故傾向以普通法處理案件,又坦言自己始終是接受普通法訓練的律師,「如果我是中國法庭,我是中國律師,這事或短時間內已處理好。」

張舉能則指,不會怪責區慶祥法官曾表示判決不受釋法影響,因審訊時全國人大常委會還未釋法,亦明白他在處理案件時的困難。

余若海補充,人大釋法提到監誓人角色,「對不符合解釋和香港法律規定的宣誓」、「應確定為無效,不得重新安排宣誓」,已清楚指明拒絕宣誓後果。張舉能詢問余若海,人大釋法內容是否只確認監誓人的責任,而非他的權力,余若海回應表示同意。張舉能續問「不得重新安排宣誓」,是否代表法例不容許他作任何補救,余若海則指人大釋法沒提及,但認為倘監誓人作出錯誤判斷,應由法庭作最終裁斷。

法官:釋法如同終審判詞必須遵從

潘熙又聲稱不同意特區政府說法,認為只能按《立法會條例》,採取一系列的法律程序,才能令議員喪失資格。他又聲言,人大釋法為香港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條文增加不少篇幅,是「新法例」,希望上訴庭以符合普通法的精神,去理解人大釋法中提出新內容,不應有追溯力。

不過,張舉能反駁指,人大釋法很難避免不增加文字,認為即使在普通法制度下,法官的判例其實亦都是修改法律。他又舉例指,假設終審法院昨日頒下判詞,下級法院都必須遵從。

各方昨日完成所有陳詞,張舉能最後表示,上訴庭明白案件備受公眾關注,亦有迫切性,故將於下周二或下周三頒佈書面裁決。倘任何一方要上訴至終院,法院會在頒判詞翌日開庭聽取理據,處理上訴申請,各方均對此表示同意。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