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港聞 > 正文

特寫:立會非「私人俱樂部」 法庭有權裁斷宣誓

2016-11-26
■游蕙禎及梁頌恆早前被高等法院裁定宣誓無效,並取消兩人就任立法會議員資格,游梁兩人提出上訴,上訴庭昨日繼續審理。彭子文  攝■游蕙禎及梁頌恆早前被高等法院裁定宣誓無效,並取消兩人就任立法會議員資格,游梁兩人提出上訴,上訴庭昨日繼續審理。彭子文 攝

「青症雙邪」游蕙禎及梁頌恆兩人的代表大律師,在前日聆訊中聲稱,香港政治體制實行「三權分立」,今次事件屬於「立法會內部事務」,「不干預原則」應適用於本案。特區政府一方昨日反駁上訴人的論據,強調立法會不是「私人俱樂部」,法庭有權裁斷議員宣誓是否有效,此舉並不涉及介入立法會內部事務,而是憲制問題,必須將香港基本法與宣誓條例整體考慮。

基本法超然立會必須遵守

代表特區政府的資深大律師余若海昨日在陳詞時,反駁上訴一方的理據。他指,今次上訴案的關鍵,是法庭是否有權「介入」議員宣誓的問題。宣誓者不願受誓言約束、不願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毫無疑問觸及香港基本法一百零四條的核心,屬憲制問題而非立法會的內部事務,「立法會不是『私人俱樂部』,不受他人約束。」

他續指,倘以「三權分立」為由指法院在此事上沒有司法管轄權,是誤解了「三權分立」,因為司法機構是實施法律,有權對立法、行政機關進行「憲法審查」,行政機關也不可在被司法覆核時以「三權分立」為由要求不干預。他又引述案例指,法院已確立香港基本法是超然的,立法會運作須符合香港基本法。

妙駁監誓人擁「最終裁斷權」

余若海又表示,如果梁、游一方無法證明監誓人有最終決定權去裁斷議員是否拒絕或忽略宣誓,上訴理據就站不住腳。舉例說,香港法官宣誓就職需由特首監誓,按上訴一方說法,即特首是唯一一位能決定司法人員是否有效宣誓的人,法庭都無權干預。

他強調,此說法是將監誓人擁有的「行政管理職能」混淆成「司法職能」,他指連立法會都把裁斷議員資格的爭議交由法庭處理,引證梁、游一方「不干預原則」的理據不成立。

■記者 鄭治祖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