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港聞 > 正文

建制派選委顧全大局 挫敗「泛民」「造王」圖謀

2017-02-21

梁亮勝 全國政協委員 香港客屬總會主席

今次特首選舉開始出現的四位參選人,都被稱為「建制派參選人」,是建制派的內部競爭。然而,隨蚅v選過程的展開,越來越讓人清楚看到,這四位參選人並非都是建制派的代表,其中兩位男士無論是否心甘情願,實際上已經被選擇作為「泛民」的代表。這不僅是因為給他們提名的選委主要來自「泛民」陣營,而且他們的競選政綱和政治主張也在盡可能遷就「泛民」的要求。「泛民」主流派在今次特首選舉中作出了重大的策略調整,由過去派人參選,改為在有建制背景的參選人中尋找「代理人」。「泛民」主流派終於如願以償,曾、胡已被他們選定作為自己的代表。即使梁國雄以「泛民」激進派的身份宣佈參選,也即刻遭到「泛民」主流派的強烈排斥。應該看到的是,「泛民」雖然取得300多個選委席位,但建制派仍然有800多名選委,完全可以掌控大局。今次特首選舉已經不是5年前建制派內部的「唐梁之爭」,而已經變成建制派與「泛民」的政治較量。建制派選委需認清形勢,以大局為重,集中票源,在第一輪投票中順利選出中央信任和港人擁護的特首人選。

今次特首選舉形勢極為複雜。與過往的幾任特首選舉不同,「泛民」今次的策略部署被認為「更成熟、更具實質性的殺傷力」,以至有些人擔心難以順利選出特首人選甚至會出現「流選」困局。

「泛民」選舉策略作出重大調整

概括而言,「泛民」的選舉策略有三方面的顯著特點:

第一,「泛民」一改過往消極被動對待選舉委員會選舉的態度,以前所未有的姿態全力出擊,不僅派出大批候選人出選,而且有效協調「民主300+」的出選名單,取得300多張選票,約佔全體選委票的27%,比上一屆多了100多個席位,以至對特首選舉的影響力較以往大增。

第二,「泛民」今次不派人參選,而是力圖在建制派參選人中尋找「代理人」。「泛民」過往派人參選特首,直接表達訴求,挑戰建制派候選人,2005年有李永達、2008年有梁家傑、2012年有何俊仁。「泛民」今次卻反其道而行之,合力阻止「泛民」人士參選,並開出條件選擇支持能夠代表他們利益的建制派參選人,包括要求參選人承諾在推翻全國人大「8.31」決定的前提下啟動政改。「泛民」的這種調整被認為「更加成熟、更具有實效性」。

第三,「泛民」選委過往基本上不會提名建制派參選人,但今次卻公開宣佈提名保送曾俊華「入閘」。根據《行政長官選舉條例》規定,特首選舉採取「絕對多數當選制」,即只有獲得超過600張有效選票的候選人才能當選。「泛民」為曾俊華充當提名的「關鍵角色」,無非是想利用「泛民」掌握的「關鍵少數票」「造王」;如果「造王」不成,也盡可能造成難以順利選出特首的困局。「泛民」的這種安排被認為更具「殺傷力」。

「泛民」主流選定曾胡排斥長毛

不管曾、胡是否有此初衷,也無論曾、胡是否心甘情願,「泛民」已經選定二人作為自己的代表。以下三方面的事實清楚說明了這個結論:

第一,依靠「泛民」主流派的選委「保送入閘」。曾、胡在建制派選委中的認受性很低,從中所能得到的提名很少,「入閘」要靠「泛民」。「泛民」的兩大政黨民主黨和公民黨已公開宣佈分別牽頭提名曾、胡。如果是建制派參選人,爭取一定數量的「泛民」選委提名以顯示支持基礎的廣泛性,這可以理解,但應該是以建制派選委的提名為主。然而,如果提名以「泛民」選委為主,其所代表的只能是「泛民」主流派,又怎麼能稱為建制派的參選人?

第二,競選政綱和政治主張也在盡可能遷就「泛民」的要求。以政改為例,「泛民」開出一個重要條件是啟動政改必須拋開人大「8.31」決定,曾、胡則在政綱的政改部分中隻字不提人大「8.31」決定,並向「泛民」承諾「沒前設下重啟政改」。

第三,「泛民」主流派強烈排斥「長毛」。當「泛民」激進派的梁國雄宣佈參選之後,「泛民」主流派大興「討伐之師」,不僅指責「長毛」攪局,不自量力,而且更加明確表示不會給他提名,要「保送」曾、胡「入閘」。如果「泛民」主流派不是選擇曾、胡作為自己的利益代表,怎麼會不怕付出政治代價捨棄打正「泛民」旗號的梁國雄而「挺曾胡」?

建制派選委顧全大局是關鍵

比較而言,「泛民」雖然取得300多個選委席位,但建制派仍然有800多名選委,只要建制派選委能夠集中選票,就可以順利選出特首人選。

根據《行政長官選舉條例》規定,倘若特首選舉第一輪投票沒有候選人取得至少601票,將於當日下午進行第二輪投票;若第二輪投票仍沒有候選人取得超過 601 張有效選票,選舉會被終止,就會出現所謂「流選」的結果。建制派選委需認清形勢,以大局為重,集中票源,在第一輪投票中順利選出中央信任和港人擁護的特首人選。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