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百家廊】三省吾身

2017-03-21

袁 星

膨脹,這個詞似乎不該強加在人身上。若說大豆、芝麻膨脹,聽起來倒還沒什麼特別不妥,說誰誰膨脹,則多少令人不自然。但人,好像確有膨脹的毛病。

自打上個月底,科裡工作之餘談論最多的,該屬小張的產假問題。她是外市戶籍,嫁到本市一個縣城,後經人事考試來到我們縣。醫院明文規定,產假遵照國家規定執行。外地職工享受七天探親假。平時,全體職工都沒有雙休日,每月只有五天休班。這裡面,有些規定是不合法規的,但是既定事實。

規定是否缺乏人性化,是制定者考慮的問題。作為一名普通職工,難以挑戰。單位事物的管理能否人性化,就看制定規定時領導如何權衡了。制度制定得公平與否,執行過程中是否具備人性化變通,需要看管理者的智慧。制度是死的,但執行制度的人是活的。制度的缺陷,完全可以通過人性化執行進行有效的彌補。可執行之人若正處於權勢膨脹期,則一切免談。

膨脹,得需要一定的條件激發。往往,一個不錯的朋友、親戚、小兄弟,突然當了某官或有了一定資本或財富,為人處事即立馬大變,距離感突然拉大。在一片恭維聲中,逐漸變得不再願意聽取與自己不一致的意見和建議,頗有了點一意孤行、搞一言堂的味道,於飄飄然中慢慢迷失了自己,成了恭維者煽風點火甚至興風作浪的工具,卻渾然不知。

科室制度,是醫院制定的,我無權干涉。安排科內工作,拿捏請假制度,這類小事有時也不易處置。每月五天休班如何安排,分配工作如何一碗水端平,常令人頭疼。一切按制度來固然沒錯,但冷冰冰的制度遭逢多變現實後,總顯得不夠人性化。就像小張的產假問題,我就愛莫能助。

科內工作相對較為繁重,小石因到外地考取駕照排了幾天休班,我還有一些轄區衛生室兒童保健方面的管理工作。小張一旦請假離開,不單是工作繁重與否的問題,直接面臨人手不足,有些工作根本沒法開展。

這種情況下,我只能申請增加人員。同事向我訴苦,說出種種難處,我都理解。對於她執意想早些請假,我也想通融。但制度擺在那裡,科室問題擺在那裡,其他職工類似的困難也有,像她這種情況,院領導會提前准假的可能性應該不大。在明知科內人員緊缺的前提下,我再去找領導替小張請假讓領導通融,無疑於自找難堪。

預產期是一月二十二日,小張本想提前一段時間請假,產後提前一段時間上班,去找領導申請,未獲批准。後來告訴我想探親假產假連一起,即一月十五日開始假期,本月五個休班才休息了一天,把剩下那四個也連上,假期就可以提前到一月十一日。

這樣的安排,我根本做不了主,她去請示業務院長,業務院長讓她再等等,得由院長批示。她要請長假,科內工作忙不過來,我去找負責公共衛生工作的兩位副主任,探問能否新增加一名工作人員,表態無能為力。沒辦法,我只得又去找分管院長申請暫時新增加一名工作人員,結果還是碰了一鼻子灰,讓人很是無奈。

醫院規模雖然不大,二十多個科室還是有的。二十多個科室,不可能同時都忙,有些科室一年只有幾個階段忙,大部分時間相對清閒。不忙的時候,保證一人上班應該可以。領導的意思,卻完全不是如此。當我去申請暫時調入一名新工作人員到兒童保健科幫忙時,領導給出的答覆竟然是準備科室合併,即將兒童保健科和婦女保健科合併為一個科室,但不予增加新人。這一點,領導或許有他的考量,態度堅決。可兩個科室分開,是上級在科室建設上作出過明確要求的,且合併未必是現狀所必須。

小到一個科室,大到一家醫院、一個縣市、一個國家,有各種法律法規和規章制度是必須的,沒有了各種規定的束縛,秩序就容易混亂,管理就會陷入癱瘓。憲法和法律法規的制定,需要經過反覆考量,並不存在明顯錯誤或缺失,因此必須遵守。而一個小單位或科室的規章制度,制定的過程相對不夠嚴謹,難免會存在小的問題。這種情況下,人性化管理就顯得尤為重要。

有些科室,幾乎是超負荷運轉;有些科室,卻相對清閒。但在獎金分配方面,忙的職工卻未必多拿,甚至少拿不少。如此,各種問題便會自來。人員調動問題,請消假問題,分配矛盾問題,就像積聚的水垢填塞在一個個小圈子裡,影響茼U種正常運轉。

問題明明存在,怨氣明明存在,卻沒人肯直說。表面上,言聽計從,阿諛奉承,一片好好好是是是的和諧聲,背地裡拉幫結派、攻擊誹謗。這本身就是一種存在弊病的表現。倘若上下齊心協力,倘若沒有膨脹的環節,怎麼可能沒了溝通。溝通的缺失,就是被某一個環節或部位的膨脹給阻塞掉導致的。

一個科室,可視作一個團隊。多個乃至幾十個科室組成的一個單位,也可以視作一個團隊。由於各種利益關係,這個團隊內部難免會出現矛盾,當矛盾出現時,作為管理者,深入內部尋求答案是對的。解決問題的辦法,是揪出矛盾各方,採取公平公正的方式給予正面解決。一旦因為個人情感傾向了其中一方,被偏袒和被打壓者,就不可能同時滿意。而不能公平公正地徹底解決問題的結局,就是矛盾不可能真正消除,這是管理之一大忌。

單位裡,管理者並非一人。除了一把手,其餘管理者之間,需要相互制衡。一個人的權力過大,失去監督,就容易膨脹。一旦膨脹,整個系統就會出現不協調。就像毒瘤,它的膨脹,是以整個肌體的朽廢為代價的。科室管理上,對內,我自覺從未膨脹過。但這只是我的感覺,科內人員的感覺我只能通過其他方式獲取。時常提醒自己,要三省吾身。而對上,早已感覺到有種膨脹因素的影響和壓抑,多言無益,也不便諫言,只得沉默。

制度需要遵守,這一點沒錯。執行者若注重彰顯人性化,則對整個團隊更有益。有位親戚,屬科室管理人員。每月還得拿出七天左右時間到轄區小單位督導考核。一次正值督導期間,相鄰科室的電腦軟件故障,請他幫忙調試。督導組長明知原委,卻在當月的補助資金計算時扣除掉一半金額。

因單位的公事一天未參與督導,扣除三四天的補助資金,這種管理讓人玩味。若親戚不幫忙,影響的將是那個兄弟科室一天乃至幾天的工作。親戚委屈心堵,去問詢因果,又被側面冠以「過於看重錢財」的說辭。

某位解放軍少將在一次講座中強調,新中國成立前,我們之所以有個屢戰屢敗的近現代史,一個關鍵原因是制度出了問題。而在我看來,管理的人性化同樣重要。以人為本,別被膨脹所惑,既有制度束縛又有人性化體現,才是一個單位或家國健康發展的保障。在社會上,不管身為哪個角色,「三省吾身」都很必要。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