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要聞 > 正文

阿甄:捐肝值得﹗

2017-04-22
■捐肝救人的鄭凱甄已出院,她表示,若重新選擇一次,都會再捐肝。梁祖彝   攝■捐肝救人的鄭凱甄已出院,她表示,若重新選擇一次,都會再捐肝。梁祖彝 攝

香港文匯報訊(記者 陳文華)「不會白挨一刀,一周的時間都好緊要。我的肝可令她延續1周的生命等到屍肝,都是值得的。」捐肝者26歲鄭凱甄(阿甄)與受捐者43歲好媽媽鄧桂思素未謀面,但抱荂u救人要緊」的念頭,阿甄經歷6小時手術,捐出自己三分之二肝臟,「用我0.5%的死亡率換鄧女士90%的生存率,是值得的。」阿甄術後恢復順利,於前晚提前出院,昨日在記者會上,阿甄說:「若重新選擇一次,我都會再捐肝。」

最初阿甄透過網上新聞了解到鄧女士的情況,當時若不能在一兩日內找到捐肝者,鄧女士便有生命危險。「救人要緊,勇氣驅使下我就打了電話。」當日傍晚,阿甄與家人往醫院向護士了解捐肝情況,「回家後都考慮了整晚,最終作出決定」,第二日阿甄便往醫院進行各項檢查,確認肝臟適合移植予鄧女士。

考慮媽媽或需捐肝曾猶豫

然而在作出捐肝決定前,阿甄並非毫無掙扎。「勇字當頭,打咗電話先,後來知道捐肝都有風險,才諮詢家人意見,及考慮工作、經濟能力等問題。」阿甄說,「最主要考慮因素是媽媽。」

原來阿甄媽媽亦患有肝炎,護士曾提醒阿甄未來媽媽或有需要進行肝臟移植,但「一人一世只可捐一次肝,這次捐肝後便沒辦法再捐肝給媽媽」。

不過,阿甄的媽媽平時亦「鍾意幫人」,「媽媽總是教育我,助人為快樂之本,由小到大,媽媽能幫的都會幫人。」阿甄說,在與媽媽商量後,媽媽亦支持她捐肝挽救鄧女士生命,「相較而言,鄧女士的情況更為危急」,阿甄在媽媽的支持下,作出捐肝決定。

說服爸爸及男朋友終支持

但需時6小時的捐肝手術仍存在0.5%死亡風險,10%至15%出現併發症的風險,要為素不相識的陌生人無緣無故承受手術風險,並切除三分之二健康肝臟,阿甄的爸爸及男朋友還是擔心不已,更一度反對阿甄的決定。面對爸爸的反對,阿甄軟硬兼施,爸爸見到女兒意志堅定,最終都同意,更在術前給予阿甄鼓勵。

「男朋友最終亦都支持我,我同他講要將心比己,若有一日我家人或自己有事,都想有市民(幫忙)或奇跡發生。」一向怕痛的阿甄術後亦表現堅強,面對在心口被切開長一呎呈倒轉L型刀疤,阿甄未有喊過痛,更未顯露痛苦表情。「怕痛可以克服,兩三個月就可以康復,但能夠讓鄧女士重生,我覺得非常值得。」

現時阿甄仍處於康復期,容易疲倦,但她表示胃口未受影響,前晚得知可正常進食後,「最想和家人一起吃一餐飯」,阿甄笑言「為食」才提前出院。回到家第一件事「自己無想過要『攤』在沙發上,但爸爸媽媽就叫我『坐住咪郁,等我來!』」她表示休息2個月後便可重新返工,工作不會受影響。

「我未想過捐肝會在社會引起這麼大反應,一直以為若我不作決定,社會上會有其他更多人作出捐肝決定。」阿甄說,「但後來看新聞見到鄧女士已情況危急,我想自己站出來,首先推動社會去做這件事。」

望帶動更多港人關注器捐

後因多種原因,阿甄所捐的肝臟未能在鄧女士體內盡快發揮功效,鄧女士日前再度接受肝移植手術。被問及是否「白挨一刀」。阿甄回應:「不會白挨一刀,一周的時間都好緊要。醫生亦說,若非捐肝,鄧女士有可能等不到屍肝捐贈。我的肝可令她延續1周的生命等到屍肝,都是值得的。」

「手術前已知道手術風險,當時心裡已有最壞打算,所以知道鄧女士需要再度手術時都不會受影響。」阿甄續說,「我想對Michelle說,要堅持下去,希望鄧女士盡快度過危險期,盡快好起來,也希望社會更多人關注器官捐贈,尤其是死者家屬支持死者意願,遺愛人間。」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