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人物 > 正文

趙桂琴:一針一線繡出斑斕人生

2017-06-30
■趙桂琴刺繡時進入角色,往往一坐就是十幾個小時。■趙桂琴刺繡時進入角色,往往一坐就是十幾個小時。

趙桂琴是寧夏首批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傳承人,寧夏首屆工藝藝術大師、趙氏刺繡第六代傳承人。女兒王倩傳承其刺繡技藝,成為第七代傳承人。趙桂琴不僅傳承祖輩的手藝,同時打破刺繡傳統方法,自己研發刺繡針法,在刺繡題材上也有所創新,更代表寧夏非遺傳承人多次到國內外參加非遺項目展演,將中國刺繡介紹給更多的人認識。

170多年歷史的刺繡傳承

「我的老家在寧夏同心縣下馬關鎮紅城水村。家族傳承的刺繡手藝是繼承老祖宗的,1842年就開始了,至今已有170多年歷史。從記事起,我就見姥姥和母親在農閒時手裡拿蚋舅ㄖ鼓漪#p。」趙桂琴介紹道,她的母親吳梅英11歲就會做針線活,而且做得很好。在母親家裡,從門簾、窗簾、電視機罩、梳化罩,到桌布、被套、枕套,都是她的刺繡品。在農村,一個姑娘是否心靈手巧,要看她鞋做得好壞、花繡得好壞,而她的母親把繡花當成樂趣,常常在農閒時繡出大量鞋墊,贈送給同村鄉親。

「母親的繡品裡表現的內容多是鴛鴦戲水、喜鵲登枝、花草、娃娃等。我和姐妹趙秀霞、趙秀蘭從小跟蚞ョA成為家族的第六代傳人,每個人做刺繡都有30多年了。上世紀90年代,我由於家庭的變故,一個人在農村養活三個孩子太困難,便帶茷臚l來到銀川,以打工為生。我時常為孩子的學費和看病錢發愁,就想,為什麼不把姥姥和母親傳給自己的刺繡技藝拿出來搞點創收呢?」她深知,在城市裡仍然繡那些鴛鴦、喜鵲、花草等傳統圖案,顯然沒有市場。有天當她看到表妹將《紅樓夢》裡金陵十二釵的人物打印出來,非常好看,便突發奇想:要是把這些人物繡出來,那該多好?但是,繡古代人物並不是件容易的事,人物神態、衣飾等很有難度。後來,在社區幹部莫振田及「農民畫家」王振銀的幫助下,她借來名著《紅樓夢》研究,由王振銀作畫,她負責刺繡。從此,刺繡不再僅僅是她的愛好,而且成了她的重要生活來源。

打破傳統 創新針法

據趙桂琴介紹,根據所繡內容的變換,針也要分長短、粗細,光是刺繡的針,她就有60枚。而線,也分為粗、中粗、細、特細,最細的比頭髮絲還要細。近年來,她的作品與旅遊結合,種類多樣,有山水花鳥、人物、雙面繡等。同時打破刺繡傳統方法,自己研發刺繡針法,與蘇繡相比,雖然用的線一樣,但風格和針法不同。

突破傳統,把刺繡發展到由簡單到複雜,並可與工筆畫相媲美的人物刺繡,是她的獨創。人物刺繡工藝複雜,從構思、畫圖、複畫樣圖、選繡布等,有十餘道工序。她針線下躍然而出《西遊記--唐僧師徒西天取經》人物生動;《回娘家》描繪農村回族小夫妻牽茪藫j趕路的一幕;《頑童鬥雞》表現出童趣和孩子的憨態可掬;《枸杞紅了》表現枸杞豐收時回族姑娘的喜悅,濃郁的民族風情撲面而來......繡品中人物的一根頭髮、一個眼神,大自然的一棵樹,一縷水波,她都能表現得與原作有異曲同工之妙,甚至更傳神,有人讚她的絲線表現能力甚至超過了工筆畫。

再看她的刺繡作品《紅樓夢--金陵十二釵》,每個人物分別看,似乎只是服飾和造型上的區別,但把她們放在一起細細觀察,就會發現有的含蓄、有的天真、有的自負、有的悲傷......她說:「如果繡得順利,進入角色,往往一坐就是十幾個小時。開始繡一件作品前,讀畫需要一周的時間,體會人物的性格、心情,遇到複雜線條和色彩的人物,有時揣摩其心理和性格要用兩三個月。」

繡品架起藝術交流橋樑

刺繡既賺錢,又傳承了文化,根據寧夏回族特色,趙桂琴繡了許多有民族特色的代表作品,有《月亮門》、《清真寺》、《阿文書法》等,在早前舉行的第一屆中阿經貿論壇召開期間,許多國內外遊客預訂她繡的《阿文書法》。她早年繡的《紅樓夢--金陵十二釵》和《西遊記》,被甘肅嘉峪關的遊客分別以12萬元和2萬元價格買走收藏。她的單幅作品《睡美人》更以18萬元出售,這幅作品花費了她一年半時間,「把繡品從供人欣賞的藝術品變成能賺錢的產品,既致了富,又傳承了文化,是我最大的心願。」

這些年來,她代表寧夏非遺傳承人多次到國內外參加非遺項目展演。她曾出席北京韓美林大師研討會,參加上海世博會、香港文博會、廣東民間文化藝術節,阿聯酋迪拜文化周、沙特阿拉伯文化展等。她也曾前往毛里求斯和塞舌爾安塞羅亞萊區,為百位學員講授一個月的課程,並曾去韓國參加中韓民間文化交流活動,成功舉辦個人作品展,用繡品架起了藝術交流的橋樑,「在不斷的展示與交流中,我不僅開闊了眼界,自己的技藝也得到了提升。」她說。■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王尚勇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