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人物 > 正文

推廣舞蹈不懈怠 舞壇陳寶珠寫下趾尖光輝一頁

2017-06-02
■和寶珠阿姨談起芭蕾舞劇,她便滔滔不絕介紹起各舞劇的特點。 梁祖彝 攝■和寶珠阿姨談起芭蕾舞劇,她便滔滔不絕介紹起各舞劇的特點。 梁祖彝 攝

眼前的這張照片,有兩個陳寶珠。短頭髮的,是香港人熟悉的「影迷公主」、著名粵劇及電影演員陳寶珠。另一位束起頭髮、架起眼鏡的,也叫陳寶珠,這位陳寶珠,對普羅大眾而言或有點陌生,但在香港舞蹈界卻無人不識,在舞蹈界,人們尊稱她為寶珠阿姨。寶珠阿姨來頭可不簡單,她這一生都與舞蹈結下不解之緣,在推廣舞蹈及舞蹈教育方面,從未有半分懈怠,連鄧小平的女兒鄧林也是其學生之一。她在英國深造時考取多張文憑,人生七十古來稀,如今七十七歲了,她卻說:「我準備考第二個博士學位了。」■採訪:香港文匯報記者 尉瑋、朱慧恩、 文:朱慧恩、圖:梁祖彝、部分由受訪者及康文署文化節目組提供

訪問當天,甫從酒店的升降機走出來,她便熱情地向記者揮手打招呼,身穿粉紅色、印有白花的外套配上粉紅色長褲及粉紅色鞋子,顯得她的皮膚更加雪白。她接過記者的名片,仔細地讀荌O者的名字,然後再次問聲好。攝影師茼o先拍幾張照片,她笑說沒有化妝,然後脫下了墨鏡,換上了另一副鏡片明亮的眼鏡,雖到古稀之年,卻仍有幾分秀氣與知性。陳寶珠還是孩童時便學習芭蕾舞,後來走上了教育之路,培育了不少優秀的人才,她其中一個偉大的成就,就是將西方的標準舞和拉丁舞帶進中國,及後又為教育署撰寫舞蹈教材。如今,她擔任了中國國家芭蕾舞團的顧問,把舞團的表演注入不同的元素,也把節目帶到不同的地方,她希望告訴別人,中國的舞團,樣樣都掂!

兒時學習芭蕾舞

說起陳寶珠的舞蹈生涯,要把時光倒流到她十二歲那年。「那時爸爸媽媽看到表妹學習芭蕾舞,便也叫我去學。」她說。對於芭蕾舞學員來說,十二歲已是超齡了,為了追上進度,家人專門為她聘請私人導師,一對一上「私家堂」。她笑言那時常常有演出機會,因此心裡少不免暗生自滿,然而,十七歲那年到了英國,卻使她原本應是在舞台踮起腳尖的理想之航駛往了另一個方向。「我初時以為自己因表演出色,所以老師常常找我登台,來到英國後,卻被告知原來自己身型根本不合芭蕾舞蹈員的比例。」所謂的比例,即頭要細,頸要長,肩膀不能過寬或呈四方形,身要短,腳要長。眼前的寶珠阿姨,身型嬌小,腳也不長,她不諱言當年知道殘酷真相後,十分hurt,但人生就是充滿無奈,幸而她最後看得開,「人嘛,總得面對自己的短處。」

雖然不能穿起裙子,踮起腳尖,在舞台上轉圈,然而她卻用筆,畫出另一個精彩人生。她努力鑽研舞蹈知識,在1961年於倫敦舞蹈及戲劇學院取得畢業文憑;及後在1981年取得英國皇家舞蹈教師協會高級院士資格。她驕傲地說:「當年在英國修讀課程時,只有我,是黃皮膚,黑頭髮。」除了芭蕾舞外,陳寶珠同時亦學懂了其他的舞蹈,最喜歡西方民族舞。眼前這位優雅的寶珠阿姨,在訪問的過程中,不停提到自己是幸運的人,能有今天的成就,是天時地利人和配合得宜。芭蕾舞,常被認為是上流社會的玩意,陳寶珠也承認學習芭蕾舞所費不菲,幸而她的家庭環境優越,家人予她無限支持,在學習期間,更有不少貴人助其一臂之力。「哈哈,好像傻人有傻福!」

敬佩中芭舞團

訪問過程陳寶珠的電話數次響起,她原本不願中斷訪問,但亦不得不先接電話。與電話另一頭的對話,是關於演出開會的事宜。在她黑色的名牌手袋中,放蚍ち|文件,袋子似是沉甸甸的,「我一會兒要到政府部門辦理一些文件,辦完後又要繼續為演出開會。」陳寶珠口中所說的演出,是指為慶祝香港回歸二十周年的特備節目--中國國家芭蕾舞團於六月在香港的演出。她曾於英國的倫敦城市大學修畢藝術行政課程,因此對節目統籌甚有經驗。

是次慶回歸演出,作為中國國家芭蕾舞團的顧問,陳寶珠在不同的劇院中為觀眾安排驚喜。在香港文化中心,她特意為觀眾準備了十九世紀浪漫主義時期的經典芭蕾舞劇《吉賽爾》(Giselle)的雙人舞選段,「《吉賽爾》是世界經典的節目之一,其表演過程中極需要展現人體的柔軟,這十分符合中國人的特性,中國人的手是最柔軟的。」除了世界經典劇目外,為了展示中國文化,她特意在屯門大會堂安排了中國元素的芭蕾舞節目,例如《紅色娘子軍》、《大紅燈籠高高掛》的選段等。「《紅色娘子軍》是中國革命史的主要一部分,作為統籌節目的人,除了要選取經典劇目外,當然也少不了挑選具標誌性的中國劇目,我們要證明給別人看,各類型演出我們都手到拿來。」

「中國國家芭蕾舞團,我為你歌頌。」對於是次來港演出的中芭舞團,陳寶珠如此感慨、自豪地說了這句話。1988年,她來到中芭舞團的練習場地,目光穿過有裂紋的窗口,看到裡面地板爛,無暖氣,如今,中芭舞團人才輩出,在世界打響名堂。「你可以想像到中國人的忍耐力是多麼的強,性格如此堅韌,看到中芭舞團今時今日的成就,我佩服得五體投地。」

教學不遺餘力

陳寶珠認識陳寶珠,絕不是偶然的事。舞蹈界陳寶珠曾指導多部歌舞片,為了讓歌舞片更賣座,她找來了演藝界的陳寶珠、蕭芳芳擔綱演出。此外,她也曾在當年的麗的電視節目《舞藝園地》擔任主持,還在那時認識了黃霑,她十分欣賞霑叔的填詞,其字裡行間極富氣韻,更專門找他為節目所用的音樂填詞配樂。

隨後陳寶珠亦投入了教舞的生涯,她親手創立了香港芭蕾學會(1964)、香港舞蹈總會(1978)及香港舞蹈聯盟(1994),更促成了記錄本土舞蹈發展的《香港舞蹈歷史》一書之出版。時至今日,舞蹈堂已多數由她的「徒塞」授課,然而間中,她亦會親自監堂。她告訴記者,有一天,她帶了一個氣球,走進課室。「那天,我帶茪@個未吹氣的氣球入到課室,把它吹脹,然後又慢慢地把氣放出來,再吹脹,又放氣。」學生們少不免感到好奇,也許在想她是不是想變什麼魔術,望蚞ル肣怳@雙雙好奇的眼睛,她說:「你們自己身上也有一個氣球啊!」學生們面面相覷。「氣球就在你們的身子裡啊,你們一呼一吸,不就是如吹氣球一般嗎?終有一天,他們會明白,所有動作均由學習呼吸開始。」

陳寶珠有兩個女兒,一個是會計師,另一個從事公關工作。問及何以不讓女兒繼承衣缽,她毫不猶豫地撒手搖頭,「我自己是過來人,我走過這條路,知道有多艱辛。」芭蕾舞舞蹈員活於腳尖上,在舞台上他們展示荌甽W的舞蹈技巧,背後的代價卻是腳趾嚴重扭曲變形、盆骨被硬地瓣開,甚至可能是每天只吃一個蘋果,他們的藝術生涯短暫,燦爛卻摻雜無盡痛苦。訪問期間,她脫下一隻鞋子,展示她的腳趾,記者當下的心情恍如在電視節目中看纏腳的婆婆解下她的裹腳布般,砰砰地直跳。那五隻腳趾頭,因長期踮起趾尖,不是圓的,被壓成正方形。

訪問結束前,記者問寶珠阿姨人生中最自豪的事是什麼?「事業!」爽利有力的回答,配以自信的笑容。那讓寶珠阿姨自豪的事業,正正反映於她那十隻被磨平的腳趾頭上。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