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百家廊】堅持的信念

2017-09-14

朵 拉

有些學者提到揚州八怪時(代表畫家為鄭板橋、李方膺、高翔、汪士慎等)說是最早期以賣畫為生的文人畫家。那是清朝時期,之前的吳派(代表畫家為沈周、文徵明、唐寅和仇英)與浙派(代表畫家為戴進和吳偉)在歷史的洪流中逐漸被大寫意花鳥的陳淳和徐渭的豪邁派取代,同時也影響揚州八怪的作品走向造型新穎,誇張奇特,構圖大膽,因為不落俗套,結果受到收藏家的歡迎,並稱他們為文人畫家。

亦有學者評論,揚州八怪是為了賣畫,故此在畫風上不斷創新求變,構圖與造型都必須翻陳出新,別開生面,努力突出自己,才能夠奪取收藏家(多為富裕鹽商)的目光,成為一眾收藏家追蹤的焦點。

這裡有兩個重點,一是清朝才開始有售畫之風。二是文人畫講求別具一格的創新精神。由於歷來的統治者基本上利用繪畫來為政治服務,早在五代十國的南唐和西蜀就已經開始正式設立畫院制度。畫家進入皇家畫院,以「翰林」、「侍詔」的身份享受文官的待遇,生活便有保障,不必擔心作品是否賣得出去。皇家畫院與天文、書藝、醫官合稱「翰林四局」,是宮廷服役機構。畫院畫家為上司(也即是皇帝)在宮殿、寺廟作畫,並為畫院培育新一代畫家,同時也為皇帝的藝術收藏作鑒定和整理。

詩詞愛好者肯定熟悉「林花謝了春紅,太匆匆,無奈朝來寒雨晚來風。 胭脂淚,相留醉,幾時重?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這首詞的作者是被人譽為「千古詞帝」的李煜,南唐最後一位國君,所以叫他李後主。藝術才華非凡的李後主不只通音律,詩詞造詣高,而且精書法,善繪畫。南唐翰林書畫院到了北宋第八代皇帝宋徽宗趙佶手上,更加發揚光大。也是才子的趙佶落力倡導文學藝術,使承續五代舊制度的「翰林圖畫院」盛況達到空前,並繼續營運了一百多年。才高八斗的趙佶沉迷於工筆花鳥畫並自創「瘦金體」書法,在他手上,皇家畫院還倣傚科舉考試制度,廣納人才並提高畫院畫家的待遇,中選的宮廷畫師猶如當官,宋徽宗允許書畫兩院人員的服飾,可與其他文官一樣佩戴魚袋(一種代表身份、等級的金質或銀質的魚形裝飾),對待畫家和工匠也有區別。畫家們以進入畫院為榮,其地位也達到中國歷史上的最高位置,可說是中國繪畫藝術的鼎盛期。當人人都罵這位在政治上昏庸無能的亡國之君時,畫家特別鍾情於他。宋徽宗叫人懷念的是創造了宋代繪畫的高峰期,在中國美術史上留下光輝的一頁。

有一年我到台灣故宮博物院,正好遇到《清明上河圖》展覽,展館裡人山人海,掩蓋了真正要展示的圖畫,人頭洶湧,摩肩接踵之際只恨自己長得不夠高,經過時匆匆搶看幾眼,沒辦法停下來好好觀賞這「中華第一神品」,這是北宋畫院畫家張擇端的傳世風俗畫長卷《清明上河圖》。這幅作於絹上的水墨淡彩畫,長528公分,高24.8公分,描繪北宋時期的京城汴梁(今河南省開封市)及汴河兩岸的繁華和熱鬧的景象同優美的自然風光。畫中共600多個不同身份的人物、13輛車、29艘大小貨船、8頂轎、83頭牲畜、上百座店舖,生動活潑地反映當時社會各階層人民的生活樣態。這幅構圖嚴謹,筆法細膩的作品,讓人看了如臨其境、如聞其聲,可說畫技僂禲A用筆精湛,被奉為經典之作,歸類為藝術表現傑出的宮廷畫。

宮廷畫喻意「格法」,即是承繼傳統院體之法,講究習古,還嚴格要求「形似」,臨摹抄襲得相似才是主流,畫家在有所束縛下,展現的畫風不僅拘謹嚴整,而且極致看重工筆細描的寫實畫法,推崇精緻輝煌的審美要求,不在意格式缺少變化。在宮廷畫家於皇家製作工整逼真,繁複細膩的「院體畫」的同時,有另一批獨立於御用的宮廷畫體制之外的文人畫家,他們作畫不討皇帝開心,亦非為賣錢,繪畫對他們是興之所至,表達性情,所謂的「寫胸臆之氣」,求的是氣韻生動,作品不純粹重視筆墨技巧,更傾向傳神,可是,這才叫藝術創作呀!文人多是胸有韜略、腹有詩書,畫中更有個人獨特的豐富內涵、思想格調和文化情趣。蘇東坡在《書朱象先畫後》說:「能文而不求舉,善畫而不求售,曰文以達吾心,畫以適吾意而已。」宋朝文人畫幾個著名代表人物為蘇東坡、米芾、文同、李公麟等。

我到揚州時,特別去了「揚州八怪紀念館」,導遊介紹時說的和我在書上看到的一樣:他們是最早期賣畫為生的文人畫家。在海外一直以為八怪即為八人,原來是派別,名字列上八怪派的畫家榜上有十幾個,比較熟悉的名字是金農、黃慎、汪士慎、鄭板橋、高翔、李鱔、羅聘、李方膺等。揚州八怪的其中一個說法是源自「醜八怪」。八怪畫風超脫於正統的皇家院體畫,他們追求自然,把平民生活搬到書畫作品成為創作題材,甚至將社會的陰暗面揭露,這讓統治者的形象和利益受損,就把他們歸類為畫壇上的「醜八怪」。

揚州之所以會出八怪派畫家,因為這個東南沿海大都會還是全國重要的貿易中心,富商大賈雲集,以鹽業最興盛。經濟繁榮促進文化藝術事業的發展。附庸風雅的有錢人除購買金銀珠寶之外,也大量搜集藝術品,民間諺語甚至有「家中無字畫,不是舊人家」之說。這就吸引了許多畫家到揚州來尋找機會。八怪之中有曾當官的鄭板橋、李方膺和李鱔等,有終身布衣的高翔、汪士慎、羅聘和金農等,他們的題材有花鳥、山水和人物等,縱然身份不同,題材不一,但在技法或立意,構圖或筆墨,都不落窠臼,特色鮮明。他們不介意被大家視為「醜八怪」。在藝術創作領導潮流時,原為主流的宮廷畫,被看成是缺乏生氣,毫無新意,逐漸改由另闢蹊徑,自成一家的八怪領銜。

體制內的畫家,每個月不愁吃穿,每天亦步亦趨跟在古人後面,等候皇帝的讚賞,時間長了變成僵化而不自知,八怪的藝術創作口號是「掀天揭地之文,震驚雷雨之字,呵神罵鬼之談,無古無今之畫」,這應該就是藝術創作的終極追求,至今仍是許多藝術家堅持的信念。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