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要聞 > 正文

日軍侵華再添新證 瀋陽故宮內曾設「帝政紀念碑」

2017-09-15
■1936年發行的日本文獻《滿洲概況畫冊》一書中,一張大篇幅圖片清晰記載了日本曾在侵華戰爭期間,在瀋陽故宮博物館中設立「帝政紀念碑」(左圖),證實日軍圖把東北割裂出中國繼而吞併東北的野心。 香港文匯報記者于珈琳 攝■1936年發行的日本文獻《滿洲概況畫冊》一書中,一張大篇幅圖片清晰記載了日本曾在侵華戰爭期間,在瀋陽故宮博物館中設立「帝政紀念碑」(左圖),證實日軍圖把東北割裂出中國繼而吞併東北的野心。 香港文匯報記者于珈琳 攝

香港文匯報訊(記者 于珈琳 瀋陽報道)今年是中華全民族抗戰爆發80周年,也是「九一八事變」86周年。「九一八事變」紀念日前夕,一批珍貴史料、抗戰老兵口述歷史資料等在遼寧瀋陽「九.一八」歷史博物館向社會公開。由民間收藏家詹洪閣捐贈的1936年發行的日本文獻《滿洲概況畫冊》,其中首次公開的大篇幅圖片清晰記載了日本曾在侵華戰爭期間,在瀋陽故宮博物館中違反國際文物公約設立「帝政紀念碑」,證實了日軍企圖把東北割裂出中國繼而吞併東北的野心。

昨日上午,已連續16年、先後21次向瀋陽「九.一八」歷史博物館捐贈文物史料的詹洪閣,對《滿洲概況畫冊》一書作介紹。他提出該文獻有力證實了日軍在東北的經濟侵略,書中大量清晰圖片見證了日本軍國主義在侵華戰爭期間從未間斷的大肆掠奪東北礦產資源的過程。記者在現場翻閱該文獻時看到,該書中不僅精確記錄了偽滿洲國境內的人口、礦藏、農林情況,更以數組大圖、分章節展示了日軍入侵中國遼寧、吉林、黑龍江、內蒙古及朝鮮等城市風貌,從一個側面揭示了其侵略行徑。

日宣揚戰績刊物反成侵略證據

中國近現代史料學會副會長、「九.一八」歷史博物館顧問王建學在接受香港文匯報採訪時表示,該史料的公佈昭示了日本處心積慮吞併東北的野心,特別是在故宮這一文物中設立「帝政紀念碑」,是其在「九一八事變」後歌頌、紀念侵略行徑的一個縮影。「日本侵略時在中國設有隨軍寫真部(攝影部),期間出版的《支那畫報》等刊物都成為宣揚日本軍國主義和侵略戰績的載體,而現在恰好成為侵略的證據。」他續說,日本曾在國內大肆發行此類文獻,「史料他們可以抹掉,但大量散落在民間的證據日本是改變不了的。」王建學指出,目前搜集自日本的此類史料多數來自舊書市場、古舊書書店等民間渠道。

舊皮箱填補長城抗戰文物空白

捐贈現場,一個被珍藏82年的舊皮箱揭開了長城抗戰被塵封多年的歷史。它的捐贈者--原東北陸軍講武堂第四期炮兵科學員、東北軍112師參謀長劉墨林的長孫女劉偉在現場不禁動容地說:「今天(14日)我的心情是沉甸甸的......爺爺去世後,它伴隨荍畯怐漁a人走過了82年,無論歷經怎樣的風雨,我們都勇敢精心地護衛茈式C今天它回歸到它應該回歸的地方,這是它最好的歸處。」

王建學高度評價該文物的史料價值,提出長城抗戰是張學良為收復東北組織的一場非常壯烈的抗戰,無論是展覽還是被發現的史料文物都極為少有,皮箱作為這一抗戰重要將領劉墨林隨軍隨身的物件,填補了這一歷史研究的文物空白。

劉偉在接受香港文匯報採訪時表示,古北口長城抗戰阻擊了日軍對平津的進犯進程,戰鬥悲壯、慘烈。發生於1933年的長城抗戰古北口戰役打響了北京抗日戰爭的第一槍,是長城抗戰中規模最大、最為慘烈的戰役,更激發了田漢奮筆作詞、聶耳譜曲而創作出《義勇軍進行曲》。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