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人物 > 正文

許嘉雄、貝樂婷推廣手作 彩繡福獅糅合中西藝術文化

2018-02-02
■許師傅和Melissa的彩繡福獅糅合中西藝術文化。■許師傅和Melissa的彩繡福獅糅合中西藝術文化。

當醒獅紮作師傅許嘉雄遇到服裝設計師貝樂婷(Melissa),當西洋刺繡風格與中國傳統醒獅工藝相結合,將會碰撞出怎樣的火花?在港鐵商場PopCorn的「彩繡福獅.醒STYLE賀歲」新春裝置中,兩隻巨型雄獅均由二人聯手合作親製,刺繡的優雅與醒獅的威嚴相互和應,推廣手作之餘亦展現中西合璧之美。■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張岳悅 部分圖片由主辦方和受訪者提供

獅頭全由許師傅人手製作,獅頭的構造比傳統獅頭的體積較大,每條支架的位置與尺寸均講求精確,絲毫不差,手工精細。時裝設計師Melissa以巧手的刺繡工藝,於10尺長的獅身上注入閃亮的珠片、不同刺繡圖案及繡線,為醒獅創造嶄新、具時尚與藝術風格的形象。桃粉緋緋的醒獅名為「錦上添Flowers」,Melissa沿用西式刺繡美學與新派電子打印技術,將中國吉祥圖案--桃花繪畫在獅身上,讓花卉圖案更顯細緻。為了讓刺繡更具立體,她以層層疊疊閃亮珠片、碎珠及紅色繡線塑造3D花瓣造型,並繡上好意頭數字888朵富貴花圖案。而另一頭名為「珠Bling寶氣」的醒獅,採用金光璀璨的金黃色,獅身以電子打印技術佈滿熒光顏色的獨家新春設計圖案,包括如意結、花卉等,由即日起展至2月28日。兩人均表示,將醒獅與刺繡結合是首次嘗試,也期望日後有更多機會合作。

貝樂婷:以手工刺繡順應潮流

作為時裝設計師的Melissa也是第一次在如此大件的作品上刺繡,她稱靈感來自於中國傳統屏風上面的線條圖案,組合在一起時卻營造出時尚的感覺,「我小時候年年都會同媽咪一起行花市,買一株桃花回家,我認為桃花是新年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所以這次也以桃花作為靈感。幾年前我也有一個collection是以金魚為靈感,並參考傳統中國水墨畫來刺繡圖案,依然是現代時尚的感覺。」

Melissa出生於加拿大,在學期間曾於倫敦V&A博物館展出作品,她以一級榮譽畢業於倫敦時裝學院時裝及紡織設計學系。她堅信,每一件服裝都是藝術品,作品將復古風格融入至現代女性美學,憑蚨踳o的剪裁呈現女性線條美,配以中西刺繡技術及電腦打印工序,展現其巧手刺繡工藝。她回港後獲高級時裝設計師Barney Cheng青睞,擔任其助理設計師。2014年正式推出個人作品「Antoinette On The Moon」,現今已創立個人品牌「Melissa Bui Atelier」,服裝設計作品多以她周遊列國的經歷為創作靈感,素材不設局限,呈現自由且多元化的氣息。

不由得問Melissa,為何會對閃亮珠片、碎珠子裝飾及繡線等情有獨鍾?原來她從小就對手作極有興趣,常買刺繡套裝在家邊玩邊繡,整紙花、插花、畫畫等也不在話下,再到讀書時重拾對刺繡的興趣,在平面中發掘不同物料帶來的層次感。創業幾年,Melissa認為自己的品牌服裝刺繡愈加精緻之餘,也在款式和數量上愈加大眾化。

許嘉雄:盡所能傳承推廣

許嘉雄常被稱為「香港行內最年輕的紮獅頭師傅」,他笑說,這樣的稱號已經被叫了20多年,年近不惑,希望早日將「最年輕」的稱號傳給自己的侄子。許師傅自幼在武館長大,耳濡目染,擅長舞獅之餘,亦對獅頭製作大感興趣。他六歲那年自學獅頭手藝,經過七年的磨練,終成功紮到完整的獅頭。他從事紙紮工藝30載,其間獲獎無數,於1994年自立門戶,創立紙紮舖「雄獅樓」,主要由他、父親和侄子三人合作,香港16處勝會的製品更是他成名作之一。

曾面對內地平價獅競爭激烈,但近年香港興起手作文化,使得香港獅迎來第二春,贏在外形精美,結構扎實,尾部花紋色彩奪目,極具觀賞價值。許師傅重視質素,手紮一個香港獅約需七日,每日整九個鐘,而紙紮產品早已委託工廠生產,自己則專心致志整獅頭。他曾進行改革新獅頭藝術,大膽採用創新的shocking pink、tiffany blue等顏色,取代傳統紅、黑、黃三色(代表張飛、關羽、劉備),素材更用上流行的牛仔布、水晶石等物料製作獅皮,他希望未來將更多創意元素融入獅頭作品之中,但傳統的使用竹篾、砂紙等製成的支架必不可少,「有的地區貪方便,用竹籤和膠紙紮獅頭,但呈現的感覺完全不同。」

現時紮作技藝被列為香港非物質文化遺產,許師傅的雄獅樓也有更多機會與藝術家、設計師合作,如與「天天向上」原創人榮念曾合作的《天天花炮》2016年曾於香港文化中心展出,去年則得到知名設計師劉小康邀請,與香港駐三藩市經濟辦事處合作,為「慶祝香港特區政府成立20周年」的花燈節目做了六個紙紮大花瓶,於美國三藩市市政廳大樓門前展覽,迷你版本更被三藩市亞洲藝術博物館收藏。將紙紮和藝術持續結合,也是許師傅雄獅樓未來的發展方向。

在推廣醒獅方面,許師傅充分發揮了自己年輕的優勢--靈活變通,口才了得,他說:「希望更多的年輕人參與舞獅,因為這是一項很健康的運動。但紮作獅頭至少要學五年,過程沉悶且容易受傷,年輕人卻多短視,難以堅持。」在許師傅看來,紮獅頭除了要對其有濃厚興趣之外,還需要有手工方面的潛質以及潮流觸覺,「我曾教過一班在大學讀視覺藝術的學生,他們在獅頭、獅皮的外形設計方面做得比我還好。」他笑說,也寄望獅頭紮作的傳統手藝能早日傳承至下一代。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