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化視野 > 正文

走東走西:悠長的1968

2018-05-12

余綺平

50年前的1968年,是歐美國家風起雲湧的一年:學生示威、工人罷工、反種族歧視、婦女爭取權益、同性戀爭取合法化......這一年,在悠長的歷史洪流中舉足輕重,影響深遠,為上世紀70年代後期的經濟蓬勃發展打下基礎。

本月29日正是法國「五月風暴」50周年紀念,當年的所有抗爭行動,均以此為焦點。英國歷史學家偉南(Richard Vinen)新書《悠長的68》(The Long '68),分析了當年激發西方社會動亂原因。他形容「五月風暴」是二戰以來,最惡劣的街頭騷亂。

偉南的分析,以當時的美國、法國、西德和英國等四國為主,尤以法國為重點。到了今天,法國極左學生的大規模抗爭行動,仍然此起彼落;半世紀前先祖們的「壯舉」,他們繼續發揚光大。

該書指出,法國二戰後出現嬰兒潮,據1966年統計,三成法國人的年齡低於20歲。但許多社會設施,如教育和就業等,均無法追上人口需求,令年輕人看不到畢業後前景。

法國極左學生最初是反越戰、反資本主義和反壓迫;另有一種說法是他們對中國的呼應。法國學生高舉毛澤東、馬克思和哲古華拉的照片上街,高唱《國際歌》。法國工人階級希望改善薪酬和工作環境,罷工支持學生的抗爭活動。

5月29日,僅有五千萬人口的法國,竟有一千萬人上街示威。他們用石頭襲警、燒車、設路障,與警察展開游擊戰,警察的催淚彈如雨般撒落。工人更佔領工廠、議會廳和警局,導致法國全面陷於癱瘓。

時任法國總統戴高樂隨即宣佈政府改組,禁止示威遊行;警察更進駐巴黎大學拘捕學生。至此,法國的學生運動已遍地開花,撒播到歐美各地。

英國的學生運動,起初是反越戰和反核武,後來因保守黨議員鮑威爾(Enoch Powell)於4月20日發表一篇名為《血流成河》(Rivers of Blood)的演講,導致學生運動趨惡化。鮑威爾的演詞極具煽動性,他呼籲政府限制移民入境,他認為大量移民將令社會分裂和製造暴力。

鮑威爾的觀點激發學生運動升級,學生們圍攻美國駐英大使館,與警察發生衝突。結果喜劇收場,學生們挽蚅給謅煻u高唱《友誼萬歲》。

西德的學生運動成因較複雜,二戰留下的陰影令新一代沒法釋懷。首先,學生清算父輩當年追隨希特勒的所謂「理想」,要求父輩承認犯下滔天罪行。後來,學生運動演變成暴力活動,產生一個極左「紅軍團」(Baader-Meinhof Group)組織,進行暗殺、縱火和搶劫等非法活動,導致西德社會動盪不安。

美國學生示威活動除了反越戰,還有黑人反種族歧視運動。1968年4月,黑人運動領袖馬丁路德金遭暗殺,隨即四大城市發生黑人騷亂;6月參議員羅拔肯尼迪被暗殺,全美各地的示威行動一發不可收拾。

許多現代出色的政治人物,都曾經參與過1968年的學生運動,如前美國總統克林頓、前英國首相貝理雅和前德國總理施羅德。許多政府也吸取了這一年的經驗教訓,施政更加透明開放,促進了日後的經濟迅速增長。

《悠》書作者偉南說:「沒有單一的歐洲歷史,只有彼此重疊和纏結的複式歷史。」我們應該以史為鑑。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