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教育 > 正文

【學界正能量】「手語一族」良師 憑「家學」助聽障生

2018-06-06
■朱寶玲(左)與黃嘉琪(右)展示如何協助其他失聰人士子女在遊戲中學習手語。  香港文匯報記者柴婧  攝■朱寶玲(左)與黃嘉琪(右)展示如何協助其他失聰人士子女在遊戲中學習手語。 香港文匯報記者柴婧 攝

父母皆失聰,健聽的朱寶玲從小已是爸媽的「專用翻譯」及小助手,料理他們生活瑣事。由於外界無法理解這個「手語家庭」,有時難免會投以奇異的目光,讓小女孩頗感難受,再加上學業壓力,她一度與家人陷入冷戰,甚至「離家出走」。後來通過義工活動,她才逐漸學會正視自己的成長經歷,本身修讀IVE幼兒教育高級文憑的她,現正擔任導師幫助其他聽障家庭的子女,未來又擬升讀特殊教育學位課程,希望讓有特殊需要的孩子健康成長,其傑出表現獲「伍達倫博士紀念傑出學生獎勵計劃」嘉許。

「伍達倫博士紀念傑出學生獎勵計劃」於2006年成立,旨在嘉許在學業、社會公益服務及校內、校外活動有傑出表現,兼具溝通、表達能力的學生,他們要經由學系推薦及通過面試。今年共有9名職業訓練局(VTC)學生獲頒獎學金,每人獲發1萬元。

其中一名獎學金得主朱寶玲,是VTC轄下香港專業教育學院(IVE)的學生。由於父母是聽障人士,故寶玲出生後接觸的第一語言就是手語,一家人的溝通都盡在不言中。

語法大不同 糾正需苦功

對手語十分純熟的寶玲雖然聽力正常,但由於手語語法的阻礙,令她在學習中文上困難重重。她解釋道,「廣東話和手語的語法完全不同,例如生日快樂在手語中會成為『快樂生日』」,結果她要下苦功,大量閱讀和糾正語法以提升中文的表達能力。

不過,相比學習的困難,小妮子面對的生活和精神壓力更大。失聰的父母無法與其他家長交流,所以寶玲從小就很獨立,會安排自己的生活,既當學生又當家長,要肩負照顧父母的責任,「例如幫爸媽打電話、做翻譯」,正因為他們是手語一族,寶玲還遭受過陌生人的歧視,「我聽到他們講『他們做什麼啊,這麼奇怪!』他們還會一直盯荍畯怴C」

這些不愉快的經歷,一度令她對用手語溝通有點抗拒;另一方面,望女成鳳的雙親對寶玲學業尤為蚨礡A這些無以名狀的壓力慢慢累積下來,讓她與父母的關係緊張起來,「當時覺得父母好煩,甚至試過不理對方,離家一段時間冷靜。」

編手語歌舞 築健聽橋樑

中學時期,寶玲開始積極參與義工活動,結識了一些背景相似的朋友,讓她覺得自己終於被人理解,也開始接受自己的成長經歷。其後她協助其他失聰家庭的子女在遊戲中學習手語及與父母溝通,亦在IVE設計融合手語的兒歌歌舞表演,推廣手語。

自身心態的改變,令她和父母和好,對於家庭並不寬裕的父母支持自己繼續讀書的決定,她十分感激。目前她於香港聾人子女協會擔任兼職學前及幼兒教育導師,希望積累幾年經驗後能修讀教大特殊教育學士學位課程或其他語言治療課程。

另一位獲得獎學金的香港知專設計學院演藝造型設計高級文憑學生黃嘉琪亦積極組織各類活動,希望通過藝術服務社群,她兼修「青少年社區藝術輔引師培訓計劃」課程,透過音樂、舞蹈等不同形式,改善巿民大眾的心靈健康,並協助輕度智障和傷健人士群體溝通。目前她已獲香港演藝學院取錄,將修讀舞台及製作藝術學士課程,向夢想進發。 ■香港文匯報記者 柴婧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