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粵港澳大灣區中的香港角色(上)

2018-06-08

李慧k 民建聯主席

在參加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廣東代表團審議時,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表示,廣東要抓住建設粵港澳大灣區重大機遇,攜手港澳加快推進相關工作。5月20日至2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韓正在廣東調研時強調,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是習近平總書記親自謀劃、親自部署、親自推動的國家戰略。要立足三地優勢,加強三地聯動,高質量高起點做好大灣區規劃建設,打造國際一流灣區和世界級城市群。對香港而言,有觀點質疑大灣區「只是將香港由一個國際大都會變身為珠三角對外交流的聯繫者」而已;也有觀點相信,香港可以充分利用自身優勢,通過內地9城來擴闊發展空間,從而找到令經濟再度騰飛的新契機。

粵港澳大灣區概念的提出由來已久。20年前,香港科技大學創校校長吳家瑋就提出過「港深灣區」的概念,呼籲香港人要「站得高看得遠,注目珠江海岸」。2015年,國家出台《推動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願景與行動》,提出要「深化與港澳台合作,打造粵港澳大灣區」,這是「粵港澳大灣區」首次在國家層面提出。隨後,2016年出台的「十三五」規劃,更明確提出「攜手港澳共同打造粵港澳大灣區,建設世界級城市群」。2017年3月,「研究制定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發展規劃」被寫入《政府工作報告》,可見國家對「粵港澳大灣區」的重視程度在逐步升級。

建設粵港澳大灣區要注意的三個問題

無論從人口、GDP總值、基礎設施、配套的交易中心、製造業中心,還是高校、科研機構的數量來看,粵港澳大灣區在這些硬件條件上都不輸給世界上其他成功的灣區。

從開發面積、常住人口、經濟增長速度、港口吞吐量和機場通航量的數據看,粵港澳大灣區更是已經超越現有的世界三大灣區:美國紐約灣區、舊金山灣區和日本東京灣區。如果各灣區按當前增長速度發展,五年後,粵港澳大灣區的GDP將達到2.1萬億美元,全面超越其他三大灣區。

在中央政府提出「一帶一路」倡議後,粵港澳大灣區成為「一帶一路」最重要的門戶樞紐,這裡同時還是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交匯點、太平洋和印度洋航運要衝、東南亞乃至世界的重要交通樞紐。

粵港澳大灣區硬件齊備、實力雄厚,成為「全球第一」似乎指日可待,但細細分析,其中卻也存在一些問題。

其一,其他三大成熟灣區都是「單核」的,而粵港澳大灣區則「三核」相當。紐約灣區以紐約市為中心,東京灣區以東京都為中心,舊金山灣區則主要以舊金山、其次以聖荷西市為中心。而在粵港澳大灣區內,有香港、廣州、深圳三個龍頭,經濟總量基本相當(2017年香港的GDP總值約為2.66萬億港元,深圳約2.24萬億元人民幣,廣州約2.15萬億元人民幣)。三城體量相當,如能實現聯動發展,對整個大灣區城市群來說,是一種對外競爭優勢,但如果分工不當、互動不足、缺乏協調規劃,也可能會變成內部矛盾的源頭。

其二,紐約、舊金山、東京三大灣區,在維持「單核」的同時,也在各自的城市群中形成了深度、密切的聯合協作。

在舊金山灣區,舊金山市是政治中心、金融中心和公共服務中心;奧克蘭是製造業基地;聖荷西是高新科技產業基地。灣區內成立了委員會,其統籌發展的思路是:「不能讓每個城市自顧自地建設,完全不和其他城市交流,而是通過城市之間良好溝通共建區域:共用的交通運輸系統,共同承擔解決人們住房等問題的責任。」

紐約灣區已經存在百年,其區域規劃協會從20世紀20年代就開始為整個灣區內各城市的協調發展做規劃。

在東京灣區,日本運輸省港灣局早在1967年就提出了《東京灣港灣計劃的基本構想》,把東京灣區內的7個港口整合為一個分工不同的有機體,形成一個「廣域港灣」,職能分工體系鮮明。各港口群雖然保持各自獨立經營,但在對外競爭中則形成一個整體。

相比之下,粵港澳大灣區存在金融中心、物流中心和科創中心的資源重複配置問題,珠三角城市間傳統製造業的同構性也非常明顯。並且,目前尚缺乏可以協調各城市發展的頂層設計。

其三,雖然粵港澳大灣區的空港年載貨量比其他三大灣區的總和還多、港口集裝箱年運量是其他三大灣區總和的4倍,但其第三產業的比重只佔約六成,總體上還處於港口經濟和工業經濟階段,尚未達至較高級別的服務經濟階段。相比之下,紐約灣區、舊金山灣區及東京灣區的第三產業比重均接近或超過八成。值得一提的是,如果單獨看香港,其第三產業的比重達九成,可以為大灣區內其他城市的第三產業發展提供經驗和借鑒。

值得強調的是,灣區經濟之間的比較,不在於大,而在於強;不在於規模,而在於品質;不在於單體城市,而在於城市群和產業圈的集聚和擴散能力。

(未完,明日待續。本文轉載自2018年6月《紫荊》雜誌。)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