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反對派「一地兩檢」拉布無權無理失支持

2018-06-09

王國強 全國政協文化文史和學習委員會副主任 香港廣東社團總會榮譽主席兼首席會長

立法會恢復「一地兩檢」草案的二讀辯論。立法會主席梁君彥預告以36個小時審議「一地兩檢」草案,既為議員提供了充足的辯論時間,亦確保草案可如期表決,以免延誤高鐵通車,是合情合理的做法。然而,反對派至今仍在不斷拉布浪費時間,重複所謂「一地兩檢」違憲等假議題,不但阻住地球轉,更是倒香港米。事實上,反對派「一地兩檢」拉布根本是無權無理無民意支持。法庭的判決明確表明議員有審議法案權,但卻無拉布權,說明反對派的拉布並沒有法律依據,主席完全有權進行剪布。高鐵即將通車,「一地兩檢」是當前最好的安排,並沒有替代方案,反對派以拉布企圖推翻「一地兩檢」,在道理上完全說不過去。現時支持「一地兩檢」的主流民意十分清晰,反對派如果繼續置民意於不顧,一味政治心魔作祟「盲反」,必定會輸得一敗塗地。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決定限兩星期36個小時會議內完成「一地兩檢」餘下立法程序,安排惹來反對派的批評,認為議員沒有足夠時間發言,「令立法會變為立場表述而非討論」云云。反對派的批評完全是賊喊捉賊,他們在「一地兩檢」的審議上,從來都是立場表述行先,政治掛帥,而不是理性討論問題,他們更在審議時不斷拉布浪費時間。反對派一邊無謂拉布,一邊又抱怨討論時間不夠,完全是自打嘴巴。如果反對派是有心討論認真議事,36個小時絕對足夠他們發言。

反對派嫌搞事時間不夠

其實,「一地兩檢」條例經過草案委員會3個月的審議,共召開21次會議,舉行了18個小時的公聽會,廣泛聽取社會各界的不同意見。反對派在幾個月的審議期間,已經有充足的時間去表達意見和立場,根本不需要在最後階段才爭取發言。然而,反對派在「一地兩檢」草案審議時,並沒有提出有建設性的意見,也沒有展開有意義的辯論,反而一味將一項民生交通安排,變成政治議題,訴諸各種陰謀論,糾纏技術枝節重複提問,更在最後一次會議上提出數十項偏離主旨的修正案,部分議員更猶如「爛仔」般在會上叫囂謾罵,衝擊委員會主席,企圖拖延審議表決工作。請問這樣的表現又何來認真審議草案?反對派這樣有破壞無建設的態度,就算給他們360個小時辯論,都只會變成一場鬧劇而已。反對派現在抱怨的不是討論時間不夠,而是搞事時間不夠而已。

梁君彥主席在表決上的安排,已經平衡了議員的發言以及「一地兩檢」表決的急切性,如果反對派議員認為時間緊迫,就應該抓緊時間、言簡意賅地發言,而不是繼續拉布拖延會議。反對派直到最後時刻還在拉布,反映他們根本沒有任何建設性意見,純粹是為反而反。

對於反對派議員的拉布行為,主席理應果斷剪布,阻止他們拖延會議進行。首先,立法會議員根本沒有所謂拉布權,法庭之前就立法會拉布的判決已經明確指出,議員的責任就是審議及通過草案,沒有權利拉布,說明反對派根本無權拉布,他們不過是鑽了制度的空子,通過大量冗長、無意義的發言來拖延會議進行。因此,主席為辯論設定時限,防止反對派議員無止境地拉布,做法恰當,這既是主席的權力,也是主席的職責。

「盲反」必招民意懲處

反對派議員糾纏所謂法律爭議,根本是一個假議題。在西九高鐵站設立內地口岸區不會改變特區的行政區域範圍,也不會削弱香港居民依法享有的權利和自由。全國人大常委會早前已批准香港實行「一地兩檢」安排,為「一地兩檢」奠下了穩固的法律基礎。「一地兩檢」不但在法律上沒有問題,更是香港高度自治以及「一國兩制」不斷深化的體現。因此,所謂法律問題只是反對派拖延的藉口,他們阻礙「一地兩檢」通過,不過是排拒兩地合作的心魔作祟,對於任何有利兩地合作的法案和撥款,一概採取非理性的阻撓態度,甚至當高鐵即將完工之際,還要節外生枝,企圖推翻「一地兩檢」,根本不是為了香港利益虓Q,而是出於政治心魔,自然不可能得到市民支持。

日前一項民調發現,66%受訪者同意在西九龍高鐵站實施「一地兩檢」最方便和快捷,63%贊成「一地兩檢」方案。民調結果一直相當穩定,顯示主流民意認同「一地兩檢」。在香港這樣一個多元化社會,一個得到近7成支持的方案,已反映主流民意的支持和認同。反對派如果重視民意,理應以民意及香港利益為依歸,改弦易轍支持方案。他們至今還在執迷不悟地拉布,罔顧主流民意,不理高鐵通車的迫切性,「盲反」「一地兩檢」,這是公然與香港市民對立,必定會受到民意懲罰。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