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藝粹 > 正文

吳嘯海香港首個作品展 以「舊物」反思物品與人的權利

2018-09-26
■中央政府駐港聯絡辦公室協調部處長姚銘、中聯辦教科部副部長劉建豐、文匯報副總編林映、專欄作家李純恩等人出席開幕儀式。■中央政府駐港聯絡辦公室協調部處長姚銘、中聯辦教科部副部長劉建豐、文匯報副總編林映、專欄作家李純恩等人出席開幕儀式。

在時間和空間都是可變的當下,什麼才是永琲滿H這個問題給了藝術家吳嘯海很大的反思,而在他心中就此問題卻有?答案,他認為可見的事物也許是荒誕,也許是不可信,可見的皆為幻象,永琲漕う型O我們不可見的。吳嘯海《舊物異誌》作品展覽於即日至10月18日假北工22藝術空間舉行,這是吳嘯海自2012年從英國回國後,在亞洲地區的首次個人展覽,更是首次在香港舉行的個展,共展出了一百六十多件的作品,類型包括了木雕、漢白玉和青銅、陶瓷以及一些平面的作品。■文、攝:香港文匯報記者 張美婷

吳嘯海《舊物異誌》個展的策展人楊宇瀛表示,是次展覽以美術館的方式呈現作品,策劃展覽時也構思到香港的空間寸金尺土,由於受到展覽館空間的限制,一於反其道而行之,在展覽中加入很多體積很大的藝術品,以作品的數量和陳列方式表現出一種令人不安的感覺,「用這種在視覺上不是設計好的舒服去引發觀眾的思考。」

展覽名為《舊物異誌》,顧名思義展覽中展出大量的「舊物」,但其實當中的作品並非真正的「舊物」,而是吳嘯海特意在作品上加上舊的痕?,因此是次展覽並非想透過作品表示出舊物的故事,吳嘯海想呈現的是一種意志,給舊物編造新的故事,使人反思出視覺所見並非必然真實。

木頭受侵蝕後顯古舊感

展覽中的門前當眼處,一個木雕作品特別吸睛,作品是雕刻?一個成年男子抱?男孩,看上去二人像是父子關係,此作品名為《兒子和兒子》。「大家一看會以為男孩是成年男子的兒子,事實上他們二人未必有關係。」吳嘯海笑道。此作品共製作了六年的時間,他更特別選取了泡桐樹的木頭作木雕的材料,「泡桐樹在北方很常見,這種樹的木質特別鬆,砍下來的時候會有汁,這些汁很甜,特別容易招蟲子,這一點就符合我要做舊物的要求。」此作品基本上用了一大塊木頭雕刻而成,只在人物的手臂等一些地方接上木頭。由於木材受昆蟲侵蝕後更顯古舊的感覺,看上去就像是雕刻了數十年的作品。

場外掛?一名為《悟空》的木雕作品,吳嘯海指,孫悟空是他很喜愛的角色,人物的性格也深深吸引?他。「他會七十二變,變化對我來說是特別有趣,因為他能適應四周環境,在應對的時候他會變化。」但仔細一看,卻發現該悟空是個外國女生的外貌,「我就在想歷史人物在現實當中我們是怎樣想像的,以前看他會變成白骨精都是老的樣子、女人的樣子,但現在就不一定了,可能我們看多了電視劇、外國電影,我就想孫悟空應該就變成外國人了,這就是舊的題材在現實生活中的對應。」孫悟空手上常拿?金箍棒,為了更貼近金箍棒的顏色,吳特意在棒的兩端貼了一層金箔。

青銅非只製作高貴物品

青銅作品《王》,名字意指皇帝,皇帝是人類早期的權力人物,也是歷史的概念,吳嘯海就用了他的方式把皇帝形象化,因此他就在作品中加上了一生殖器官,但這與性並無關係,「我覺得生殖二字中,『生』是主語,我主要想帶出生命、生活的意思。」此作品看上去像一隻鳥,其實是泥巴和樹根的造型,吳嘯海用青銅去製作普通的物品,目的是希望令人反思到在生活中我們很容易剝奪一些平凡的物品的權利,「歷史上很多人都會用青銅製作出高貴的東西,所以青銅是有權力界限,但我就想把這種經典的材料在普通的概念上使用,例如用青銅去做泥巴和樹根,我想還這種概念給普通的物品,因為它們也有權利,只是我們把它們的權利剝奪,認為泥巴不配用青銅去製作。」

陶瓷作品《三月》是吳嘯海特別喜愛的作品,作品外形像個房屋,但沒有屋頂,牆也有點褪色,屋裡更堆滿了各種雜物,顯得有點凌亂,吳嘯海表示,作品是仿中國江南地區一帶的典型的房屋設計和實質的情況,「那邊的牆是白色的,但經過一段時間後就會出現被雨淋過的痕?,顯得亂七八糟的。」而作品名為《三月》,也是因三月期間的江南地區特別多雨水,令牆身褪色。房屋的裡面有?不同的物品,並沒有整齊擺放,反而是隨意堆疊,「什麼東西應該佔據空間,它的理由是人建立的,因為我們的理解、概念、功能上我們把它歸類為垃圾,其實從精神上來講,它們可能跟我們是平等的。」因此,房屋內的雜物還包括人,以帶出人其實與其他物品一樣,都是平等的。此成品是吳嘯海花了約四個月完成的,更是第三個版本的作品,「因為這個作品創作時十分的麻煩,牆身的板很難立起來,也很容易裂開。」吳續道。

加入塑像巡遊習俗概念

是次香港的個展中,也包括了吳嘯海去年在巴黎展覽的作品,《大叔》亦是其一,它更是去年在巴黎展覽的封面作品。作品用了木橡膠製作而成,作品上有?一名穿?中式服裝外國樣貌的中年男子,「我覺得現在這個世界所有的文化在中國都能夠接納、消化好,轉換成自己的文化,西方人穿?中式服裝,這種變異看上去可能有點奇怪,實際上在我們生活中是特別常見的。」而中年男子站在一輛車上,這構思取自於中國民間習俗,「比如說菩薩等一些偶像的塑像,怎麼放到現實當中來呢?最常見的就是巡遊,推?塑像到街上走,去跟活人做溝通、傳遞意念,所以我也用了這個方法,這個男子不會動的,但如果它有個車的話,不會動的東西好像就變得會走了。」

平面作品中,現場只有一幅是以陶瓷馬賽克拼湊而成的作品,遠看就像一篇文章。作品名為《說明》,對吳嘯海而言,作品有?特別的意義,「這是我出生當天的報紙,是人民日報的,這張報紙有三個文字,我覺得跟我的命運特別的切合,有漢語、有拼音和英文,這張報紙是我的朋友送給我的,我覺得很有意思,就把它做成馬賽克了。」馬賽克把文字內容「格式化」,「你看不清楚它真實的內容是什麼,我覺得跟時間、歷史的關係有關,通過你的理解和過濾後能意化很多東西。」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