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藝粹 > 正文

直擊Tanzmesse舞蹈博覽會 香港舞蹈家在德國

2018-09-29
■藝發局及西九在Tanzmesse會場的展位「Dance in Hong Kong」為舞蹈家和製作人提供交流的空間。■藝發局及西九在Tanzmesse會場的展位「Dance in Hong Kong」為舞蹈家和製作人提供交流的空間。

在德國杜塞爾多夫每兩年舉行一次的國際舞蹈博覽會(Tanzmesse),是舞蹈界內矚目的國際活動。藝發局2016年首次組團參加,今年再接再厲,並邀請西九文化區表演藝術部門舞蹈團隊合作,共同籌組這次出外交流活動。在8月29日至9月1日這四天會期中,筆者除了頻繁地看演出、出席講座及嘗試了解其他地方的舞蹈發展外,還跟參與的舞蹈家談到他們的期望和感想。意外地發現,這次對外交流的機會,也促進了本地舞蹈家對自己、對同業的彼此了解。

文:聞一浩 圖片由西九文化區管理局提供

以當代舞為重點的Tanzmesse,讓各地舞蹈家及藝術機構設立展位介紹自己,又有演出、工作室展演、講座與座談會等。據大會公佈,今屆有一百二十多個展位,五十多個演出及近六十個工作室展演,共有超過一千八百位參展商及參觀者入場。要在眾多的節目或展位中突出自己,並不容易,尤其對於獨立藝術家來說。這次藝發局及西九在展覽會場的展位「Dance in Hong Kong」,擺放了介紹大部分香港舞蹈團體及藝術家的錄像及資料,資助了兩個演出及工作室展演,以及十五位舞蹈家和行政人員前往觀摩,還有自費參加的舞蹈界中人。藝發局及西九的團隊又為各人在展位安排了與製作人/藝術家會面的時間。

香港節目各有特色

Tanzmesse在藝發局推薦的作品中,挑選了黎德威獲香港舞蹈年獎傑出編舞獎的《So Low》參與「舞台演出」(Performance Programme),以及楊春江以本土舞獅藝術入舞的《舞·獅 (暫名)》在「示範展演」(Open Studio)單元中展示。兩個不同風格及取向的作品,正好代表了香港的多元文化。兩個節目的場地雖然座位不多,但即使同一時段有多個演出可選,門票亦已一早派完,可見節目的吸引力。

《So Low》是足本演出,觀眾都看得很聚精會神,由葵青劇院黑盒劇場到杜塞爾多夫的舞蹈院(Tanzhaus)小舞台,極具個性的劇院磚牆為演出增添味道,黎德威及團隊都發揮得很好。首次以獨立藝術家身份參與這類藝術市場的黎德威說:「自己一直很期望並不只以舞者的身份在國際平台上分享自己的作品」,這次以編舞兼舞者身份參與,可說是願望達成。演出過後,有藝術家及製作人到展位跟他見面,討論作品的意念及道具的運用等。雖然暫時沒有具體的邀請和合作計劃,但黎德威明白這些未必是一次見面可以達成,對這次演出和反應已很滿意。不過,他覺得大會應於演出後留些時間讓創作人與觀眾交流。

而在「示範展演」單元中展示的楊春江《舞·獅 (暫名)》,雖然是選段演出,同樣很能吸引觀眾的注意力。

他先安排了一段傳統舞獅表演,然後再有由舞獅技巧元素啟發而編創的當代四人舞,配合講解,令現場觀眾較易理解演出的文化背景及意義,反應都很熱烈。本身不太認同這類藝術市場活動的楊春江,亦很高興能夠將這個有特色的作品介紹給國際觀眾。

藝術市場的用處

藝術市場雖然以買賣節目為主,但實際上節目或合作大多不是一次就談得成。那參加這些藝術市場有什麼用處?

這次參與的藝術家,不約而同地說不以節目巡演為目的--能有邀請當然好,但更茩姣{識其他創作人或製作人,建立關係、進行交流,希望日後能合作。馮樂琚B楊浩、徐奕婕、黃碧琪及白濰銘等並非首次參加,因此這次比較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也藉此機會與已認識的海外舞蹈家或製作人重新聯繫。馮樂琚B白濰銘均表示,除了作品巡演,亦尋找留駐計劃的機會;而徐奕婕及許俊傑則希望遇到志趣相投的創作人--徐奕婕希望做場域特定的作品,因此專注找這類創作人,許俊傑則希望跟亞洲舞蹈家合作,探討亞洲身份這命題。楊浩也說,今次比較兩年前放鬆,「只抱茈H舞會友的心態來尋找聊得來又互相欣賞的人,這樣反而有了更大的交流空間」。雖然不以「賣」作品為目標,但也有成功的例子。這次再次參與Tanzmesse的盤彥燊便收穫芬蘭一個藝術節的演出邀請。

即使不是所有人都願意花時間跟「非買家」的藝術家溝通,但大部分參與者都說多少能跟一些海外舞蹈家或製作人作較深入的交流。初次參加Tanzmesse的藍嘉穎、馬師雅、邱加希、李健偉、毛維及黃翠絲等,都說認識了一些舞蹈家、製作人/策展人或藝術節總監。像藍嘉穎便跟澳洲一個藝術節藝術總監分享了她的作品概念和錄像,有製作人還把比利時的藝術節及藝術機構的聯絡給了邱加希。

有趣的是,邱加希、毛維及黃翠絲都說這次機會讓自己更加了解自己及作品的方向和定位。邱加希說發現自己是想找留駐而不是巡演的機會,而介紹自己作品時,又加深了解自己的想法。而毛維及黃翠絲則更加了解自己的特點:「我們有獨特的雙人舞研究和發展,作品取向比較偏重於physical theatre 方面,又比較茩奏躟掃釋貍M暴力美學。」

跟海外業界交流之外,好幾位藝術家均表示這也是難得的機會加深了解香港同業,一些在香港難得聚首的圈內人能飯聚交流。像東邊舞蹈團藝術總監余仁華便說這次讓他能夠與其他香港舞蹈家認真地交談,分享彼此對舞蹈的看法。

雖然大部分的參加者表示,若有機會值得再次參加,但也有不同的看法。藍嘉穎認為,藝發局籌辦一次這樣的活動所費不菲,若將資源放在如ImPulsTanz等集進修、觀摩作品及創作空間於一身的舞蹈節,又或者參加不同的藝穗節--如連續兩次,第一次觀摩及看演出場地,第二次去演出,對舞蹈家來說可能更有好處和幫助。也有人提出希望藝發局和西九有後續的安排,楊浩便說,如果通過Tanzmesse覓得合作機會,藝發局和西九可以繼續支持是重要的。

藝術市場雖然的確是以買賣節目為主要目標的平台,但如何利用這機會,其實也端看各人。在當下藝術交流頻仍的大趨勢下,藝發局跟西九支持舞蹈家出外交流十分重要,形式固然可以更多樣。筆者在會場與一位芬蘭舞蹈界人士交談,她便說香港這幾年在國際舞壇很活躍,「能見度」很高──在推介本地藝術家之餘又能推廣香港舞蹈整體形象,參與藝術市場也許是個策略,要考量的可能只是如何平衡資源投放。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