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大律師公會政治行先專業放一邊

2019-04-04

郭中行 資深評論員

大律師公會近日就《逃犯條例》及《國歌條例草案》先後發表聲明,本來外界期望大律師公會能夠就具體法例條文提供專業意見,但兩篇聲明儘管內容不同,但風格卻高度一致,都是將立法肆意政治化、妖魔化,干擾阻礙立法工作,行文用語不是以法論法的理性討論,而是一味陰謀論及政治口號,先有立場再有推論,政治行先,專業放一邊。

大律師公會指政府在有關條例上是誤導,但其實真正在誤導公眾的正正是大律師公會。大律師公會章程第一條明確指出,公會要竭力維護社會公義而非任何政治立場,但對於《逃犯條例》及《國歌條例草案》,公會似乎是忘記了自己的宗旨和初心,這相比起法例的爭議其實更令人心寒。

戴有色眼鏡看內地

公會日前就政府提出修訂《逃犯條例》發表意見書,直指政府「堵塞漏洞」的說法有誤導,並批評政府稱修例為堵塞法例漏洞是誤導公眾云云。這個說法十分奇怪,在回歸前,香港立法機關對落實內地與香港雙向移交逃犯安排有「保留」,這是事實,但有「保留」不代表「無問題」,更不代表「無漏洞」,只是當時並未找到一個合適的方法解決,加上未有明顯的迫切性,因而暫時束之高閣,但卻不可能得出現行安排無漏洞的結論。

如果無漏洞,為什麼在這宗港女在台被殺案中,兇手至今仍逍遙法外?如果無漏洞,為什麼香港近年成為不少罪犯的「潛逃天堂」?對於在香港犯罪而潛逃內地的罪犯,內地部門一向全力配合,並以行政手段將其送返香港受審,但在內地、台灣犯法而潛逃香港的犯人,特區政府由於法例所限未能將犯人繩之以法,導致公義和法治得不到伸張,這就是漏洞。

大律師公會可以對修訂提意見、提質疑,卻不能睜茞晰說瞎話,竟然指現在制度「無漏洞」,言下之意香港成為「罪犯天堂」正常合理,這是法律界人士應說的話嗎?

公會要反對修訂沒有問題,但也要講道理,他們說內地法治不健全,但何以內地卻可與54個國家簽署引渡條約,並與美國、英國、加拿大等國簽署了刑事司法協助條約?這正說明制度上的差異不會影響對法律和公義的伸張,外國都可與內地簽署移交協議,香港有什麼理由不簽?難道香港比起美國、英國、加拿大更加特殊?在外國都認同國家法治建設之時,大律師公會還要戴有色眼鏡,這又是什麼道理?

至於政府最新修訂作出兩大重要修改,包括剔除了其中9項罪行,主要集中與公司有關的法律罪行,例如與證券及期貨交易有關的罪行;與知識產權、版權、專利權和商標有關的罪行;與虛假商品說明有關的罪行等等。同時,剔除三年監禁以下的罪行,充分回應了各界關注,但公會又指「政府剔除九類針對商界的罪行,內地當局可以其他罪行提控」云云,這等於是「公就我贏,字就你輸」,這樣的聲明還有什麼討論價值?

胡亂開火有失專業

公會對《國歌條例草案》的批評更是邏輯不通,批條文含糊不清,指部分條文「有法例、冇罰則」,公眾無所適從,條文空泛亦偏離普通法傳統云云。這些無理攻擊出自反對派政客之口不足為奇,但公會好歹是法律專業團體,應該提出哪條條文有問題,一味泛泛而論,一味否定條例,胡亂開火,完全是丟棄了自身的專業,沒有一點專業、理性的氣味,如果將這些意見書的抬頭抹去,外界還以為是「社民連」的意見書。

政見可以不同,但理性、專業、講道理這些基本原則各界都應該堅守,但大律師公會近期的聲明,不但公然干預立法,更是立場先行,政治先行,專業法律放一邊,這還是港人認識的大律師公會嗎?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