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名家時評】加快重型直升機研製 降低救災人命損失

2019-04-04

許楨 教授 香港中文大學未來城市研究所副主席

執筆之際,四川的山林大火仍未全面撲滅。據悉,由於雷雨天氣驟變,而引發火勢閃燃,有30名參與救援的消防官兵,以及基層護林幹部,走避不及而犧牲。在殉職人員當中,有兩名年僅19歲,其餘人士,也以20餘歲為主。每個人的生命都是平等的,然而,如此年輕、鮮活的生命殞落,自然倍加讓人神傷。而其家人,尤其是父母如何走過難關,也就更讓人們同情與關心。

筆者在本欄及其他平台關注中國發展路向與不足時,固然要保持理性、中肯,言之有據、言之有物。由於天候、地緣等因素,中國每年要抵禦的地震、風災、山林大火並不在少數,這些自然災害也不會因為綜合國力與民情的起伏,而有所增減。無論在戰時、平時,總有那麼一群人,置天職於自身生命、財產之上,守候茈體中國人。

在悼念亡者之同時,更重要的是感念這些勇敢、剛毅的生命,用他們的忘我付出,時刻為13億中國人的安全、幸福而站崗。為人父母,就更應該教導子女,我們不僅要對烈士表達崇高敬意,也要向他們、他們的家人,表達最深刻的謝意。所謂「有捨身以成仁、無求生以害仁」,捨生取義、捨己為人的中華豪雄,定義了當代民族精神,必須為生活日趨安穩、富裕的全體國人銘記。

要克服中國多天災的困難,人的因素始終是第一位。可是,要減輕甚或避免上述慘重的人命損失,更好地維護國家資源、人民財產,自然要有更大的財政投入、更多元的技術手段。包括汶川地震和是次大型山火在內,我們都可以在新聞片中,得見俄羅斯生產的米爾-26﹙Mi-26﹚重型直升機的身影。該型直升機,雖然多生產於蘇聯崩塌前後的1990年代,然而,維持世上最大、最重同類設計紀錄數十載,其軍、民兩用的地位,至今未能動搖。

在軍事上,米爾-26可以其龐大客貨倉,運載連、排級全副武裝士兵,甚或中型裝甲車,其外掛能力更強,足以吊運體大量重的火炮、戰鬥機作長途飛行。如此實力雄厚的「空中吊臂」,特別適合為地處山林的災區開通道路。可以說,當嚴重地震、大型山火或泥石流發生時,重型地面機械和車輛難以寸進,便可由米爾-26作開路先鋒。

除此以外,米爾-26載水滅火能力,雖不如大型水陸兩用機,然而,如同眼前發生在西南地區的山火,不只遠離海域,災區之內縱有水系,也可能因為水面闊度、彎度、深度限制,而無法起降大型水陸兩用機。只有能夠垂直起降的米爾-26,才能夠從天然或人工水源中取水救火、救人。

在中國的航空航天工業當中,直升機設計和生產的經驗較淺,落後國際水平不少,因此,可考慮透過與俄羅斯米爾設計局的合作,嘗試生產比米爾-26體量稍小的新型號。從多屆珠海航展公開訊息所見,相關工作進程並未如想像中迅速,具體原因未明。為了防災、滅災,減少慘重的人命損失,中、俄雙方技術、外交、商務人員,似乎要加一把勁。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