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專題 > 正文

農婦聞書香 黃土煥生機

2019-05-22
■「拇指作家」馬慧娟。          王尚勇 攝■「拇指作家」馬慧娟。 王尚勇 攝

「拇指作家」馬慧娟辦讀書社

面朝黃土背朝天的白日裡,播種,收麥;夜深人靜萬籟俱靜的深夜裡,冥思,碼字......馬慧娟是與現實對話的記錄者,在大西北寧夏這片深厚的黃土地上,她得以安家立命,更在這片土地上汲取了充足的營養,獲得無限的創作靈感。一個終日忙於種地打工的寧夏回族婦女,9年來在田間炕頭堅持用手機寫了40多萬字的隨筆和散文,記錄了像她一樣的西北回族女人的酸甜苦辣,被大家親切地稱作「拇指作家」。成名後的她肩負起了更多的社會責任,作為全國人大代表為鄉村文化振興提出建議,並在村上辦起了「泥土書香讀書社」,希望村裡人都能識字、讀書、寫作,記錄生活的真味,讓文字從泥土裡散發芬芳,讓文化的養分使黃土地煥發出勃勃生機。 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王尚勇

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馬慧娟,筆名溪風,回族,她是全國人大代表,寧夏作家協會會員。她1980年出生於寧夏涇源縣,後移民到寧夏紅寺堡,是一位地地道道的農民。她近9年來敲壞了10多部手機,寫出了40餘萬字的散文隨筆,被稱為「拇指作家」,也是「中國網事.感動2016」全國40位「草根英雄」候選人之一。

她2010年開始創作,迄今已在《黃河文學》、《朔方》、《老龍潭》、《羅山文苑》、《葫蘆河》上發表作品數篇,著有散文集《溪風絮語》、《希望長在泥土裡》等多部作品。從2010年開始,馬慧娟通過QQ空間,用筆名「溪風」將自己10多年來對現實生活的觀察體悟,通過手機逐一發佈成文,那些富有濃郁鄉村生活氣息、積極向上的文字讓愈來愈多素昧平生的網友成為她的「鐵粉」,鼓勵支持她堅守文學夢。在寧夏,馬慧娟現象儼然像一股清新的暖流,激勵茈肮’b城市及農村忙於生計的人們,她不僅僅是一個勵志典型,她更像是一劑心靈雞湯,撫慰茖C個疲憊的靈魂。

閱讀舊報紙是文學啟蒙

馬慧娟1980年出生在寧夏固原市涇源縣農村,是一位地道的農民,17年前,她一家移民搬遷到紅寺堡區紅寺堡鎮玉池村,與其他20多萬移民在羅山腳下、黃河岸邊的一片荒漠上扎下根來,種田、養牛、養羊、打工成為她的生活常態。她從小就喜歡讀書,夢想茈i以有很多的書看,也能寫出那麼好看的書。 但家鄉太閉塞了,看書的人少,書更少。她對記者說:「我們那裡的婦女多數畢業幾年後就嫁人了,我喜歡文字,由於家裡條件所限,我就經常閱讀家裡窗戶上貼的舊報紙,這對我從小受益匪淺,我有個表叔家裡有好多書,但對書既愛惜又吝嗇,我問他借不到,只能和表姐搞好關係,讓她幫我『偷』出來。」她說,那段時間,她閱讀了大量書籍,這也為日後的寫作奠定了基礎。

提起與文學的結緣,馬慧娟還十分感謝自己的母親,「我母親是個思想開明的農村婦女,是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初中畢業生,正因為母親知道知識的重要性,才讓我有了上學的機會。」母親為了讓她上學,7歲時將她送到20里外的四姨家求學,上完一學期後,母親又將她託付給吳忠市的親戚。「就這樣,我在二年級第二學期才回到老家涇源的小學。我那時上學,要爬半小時的山路,再走半個多小時的河灘路,最後經過一段很長的土路才能到學校。」馬慧娟說:「別的孩子在被窩裡睡覺,我要提前走在上學的路上,別的孩子已經放學吃飯了,我卻還在路上。」

手機寫「小說」開拓文學路

16歲的馬慧娟初中畢業沒考上中專,家裡人又讓她放棄了高中。務農4年後,她結婚生子。原本她以為這一輩子就這樣老公、孩子、莊稼、鍋頭般循環地過下去了,直到2008年,她用打工賺的錢買了第一部手機,卻從此打開了人生的另一扇門。2009年馬慧娟的外甥來到她家,看外甥整天抱茪熅驉A馬慧娟覺得奇怪,非要搶他的手機來看看,也正是因為那一次,她才知道原來手機除了發短信之外,還有一個叫「QQ」的東西能和別人聊天。馬慧娟請外甥給她申請了QQ號碼,開通流量。2010年,馬慧娟很快學會在QQ空間上發表「小說」,並以「溪風」的網名開始發表文字作品。

馬慧娟是典型的農村婦女,總是在忙完家裡家外的活計之後,才有時間在手機上寫寫身邊事。打工間隙,她坐在田間地頭寫;做完家務、餵完牛羊,她坐在自家屋簷下寫;有時靈感來了,三更半夜她趴在炕頭上寫......文字也從幾十字的「小說」發展成幾百字、幾千字的隨筆和散文,每一個字都是她用拇指在手機上敲出來的。

久而久之,她的「Q友」離不開她的空間了。「我那時候特別費手機,基本上半年一個,丈夫對我寫東西不反對,反對的是我太費手機了。他說:『哪個女人像你這樣,能用壞10多部手機?』」直到2014年底,QQ好友幫助她投稿,在《黃河文學》上發表了第一篇散文,編輯部寄來930元稿費,這才得到丈夫和村民的認可。此後,馬慧娟敢「明目張膽」地在手機上自由寫作了。馬慧娟的丈夫說:「愛寫就讓她寫吧,反正也不耽誤地裡的農活。」

助農村婦女圓讀書夢

「生命如一粒種子,合適的水分和土壤才能讓它成長,結出更絢爛的果實。」是的,馬慧娟成名後,被寧夏作家協會理事會正式批准為寧夏作家協會會員,並入圍「中國網事.感動2016」全國40位「草根英雄」候選人之一,她的作品集《農閒筆記》、《熬煮的光陰》等作品也由寧夏人民出版社集結出版,還被選聘到紅寺堡鎮擔任文化站站長,自此,也擔當起了更多的社會責任。

2017年,馬慧娟在村上辦起了讀書社,起名為「泥土書香」,她希望村裡人都能識字、讀書、寫作,記錄生活的真味,讓文字從泥土裡散發芬芳。讀書社成立後,讓馬慧娟感到意外的是,大夥讀書的積極性遠遠超出了她的想像。在她的感染下,一顆顆曾經為貧困而焦灼的心靈,終於有了安放的地方,一朵朵曾經被貧困冰封的文化之花,沐浴荈坏盡情綻放。她對記者說,她的讀書社有位像風一樣的女子,名叫金雪萍,她在田裡幹活勤快利落,面對生活苦難堅強樂觀,從她臉上看不出和生活困頓有關的任何信息。曾經,來自家庭和村裡的壓力讓她變得沉默,直到加入馬慧娟開辦的泥土書香讀書社,她才找回了自信、獨立。去年,「在紅寺堡鎮首屆農民閱讀節」朗誦比賽上,年近50歲的她朗誦了一首《致橡樹》,獲得了三等獎。對人生有更高追求的她,如今依舊忙於打工務農,她最大的心願就是孩子好好讀書,飛往更廣闊的天空。馬慧娟說,「如果她能多念些書,遇上合適的舞台,她的人生將會是怎樣的狀態?」在農村有很多的金雪萍,她希望每一位的金雪萍心中都有一棵「橡樹」。

從來沒念過書的馬密耐走進「泥土書香社」,從讀寫漢字學起。「小時候家裡條件差,供不起我上學。」馬密耐老家在寧夏彭陽,小時候渴求讀書卻遺憾沒有機會。遷到紅寺堡這十幾年,她和丈夫辛勤勞作,把日子從貧窮奔到安穩,供3個孩子上學,而自己心裡也終藏茪@個讀書夢。得知書社成立的消息,馬密耐第一個報了名,「沒文化的日子不好過啊,有時娃的老師在微信群裡發個通知,我還得去鄰居家找別人幫忙念,我想讀書識字,不再做『睜眼瞎』。」第一次讀書活動上,村裡20多個姐妹和馬密耐一樣踴躍參加,甚至有鄰村的婦女聞訊而來。除了帶茪j家誦讀、分享好書美文,馬慧娟還買了筆和生字本發給大家,一筆一劃教姐妹們寫字。「中國」、「寧夏」、「紅寺堡」、「玉池村」,家鄉的名字,是馬慧娟前兩節課上教給大家的字詞。儘管馬密耐寫得還不是很規整,但她一遍遍練習寫滿了好幾頁,回家後還讓女兒接荓苤C

年近50歲的蘇發是讀書社裡比較有見識的成員。雖然沒有系統上過學,但她供3個孩子上了大學。「老大老二當了老師、醫生,老三今年也要畢業了。我現在有空閒時間,也想提高自己的素養。」蘇發笑蚖﹛A馬慧娟給她們選的書裡倡導崇德尚儉新觀念,讀書讓她們亮了眼也亮了心。趕早忙完地裡的活計,吃過晌午飯,去讀書社裡和姐妹們讀書、寫字、拉家常,如今已成了玉池村婦女重要的生活內容,讀書社每一次活動的歡聲笑語裡,都有婦女們暢想的美好未來。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