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翠袖乾坤】村上春樹談他父親

2019-05-23
■村上春樹大半生,愛貓多過愛他父親。 作者提供■村上春樹大半生,愛貓多過愛他父親。 作者提供

連盈慧

村上春樹浪漫筆下,從未提過政治,可是最近在《文藝春秋》發表一篇〈棄貓......提起父親時我要講述的往事〉的長文章,談及他跟父親長年不和的原因,政治氣味就滲出來了。

源於他讀小學時,老村上講起他戰時被徵召入伍派駐到中國戰場,親眼看過自己所屬部隊用軍刀砍下中國戰俘人頭,這血淋淋殘酷景象深深烙印在村上春樹童年腦海裡,幾十年來一直深為家族「黑歷史」而不安,父親應有的罪咎感移植到他內心如同陰魂不散,為此他曾再三呼籲日本政府「應為過去的侵略戰爭真誠地道歉」。

從此我們熟知的日本良心作家,除了阿部知二/五味川純平/宮崎滔天/芥川龍之介和極度不齒日本倚仗外國勢力而自大的夏目怚菑坏~......又增添一位村上春樹,狠摑埋沒良心否認南京屠殺的日本政要一大耳光了。

總嫌村上春樹長篇小說囉唆而多水分,過去只草草看過他三兩部,較為看得用心的反而是他好幾本雜文集,尤其是那本《作為職業小說家》。看村上小說,最感驚奇的是他作品中主角,從來不曾有過在日本生活的點滴描述,直至讀了他的雜文,才知道他因為長居異國,作品大都在異國完成,欠缺東洋場景也就不足為奇了;他之所以筆下不帶有半絲日本感情,還可以從他之前說過「櫻花只是一團皮膚爛肉」和今日面世的〈棄貓......提起父親時我要講述的往事〉,便推想到他長居外國,潛意識裡說不定也是基於對日本軍國主義精神上的厭惡,才不期然養成漂流心態。

認為最應獲選諾貝爾文學得獎者的村粉,天真在以為諾獎得主必是暢銷書作家,殊不知諾獎標準向來似乎只重視作品中作家的本土風格和家國情懷,村上過去作品無此要點,唯一例外是〈棄貓......提起父親時我要講述的往事〉,可不知是否存有問鼎之心了。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