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江學海 > 正文

【英論客座】有時可以數 有時冇得數

2019-06-14

早前談及的單複數例子,都是可數名詞(count/countable nouns),他們在表達形式上一目了然-單數不變,複數加s或es;我們探討的是什麼時候用單數,什麼時候用複數。

不過,有一些不可數名詞(noncount/uncountable nouns),稱不上單數或複數。Water既不指一杯水,也不指很多水,waters概念上可指單一海域,the Chinese waters(中國海域),又可指無所謂單一不單一的海域,uncharted waters(未知海域,注意沒有the);hair稱不上單數或複數,sugar同理。更有一些名詞,不囿於表達形式以表述其內涵-the team既可指一個團隊,因此用單數動詞,the team is playing well;也可指團隊裡的眾人,因此用複數動詞,the team (members) are playing well;多於一個團隊,自然用teams。使用這些名詞,我們不僅要搞清楚它在形式上可不可數,還要搞清楚它在概念上可不可數。

還有一些名詞,有時是可數,有時是不可數,今天筆者想談談的難題屬於此類。筆者最近在編輯一本關於中國政治經濟學的書,當中有這麼一句:On the basis of profound analysis of the basic contradictions of a capitalist society, Marx and Engels pointed out that once the society possessed the means of production, the production of commodities would be eliminated and the society would make a planned adjustment of the whole production. 原文為:「馬克思、恩格斯在深刻剖析資本主義社會基本矛盾的基礎上提出,社會一旦佔有生產資料,商品生產就將消除,社會將對全部的生產進行有計劃的調節。」

筆者思索的是,capitalist society到底用不用s。換個方式發問:在這個語境下,a capitalist society和capitalist society有分別嗎?若有,是什麼?為什麼會有分別?先回答有沒有分別,筆者認為有。

Emile Burn所著《What is Marxism?》裡有這麼一句:The aim of his study was to discover the "law of motion" of capitalist society. (馬克思這項研究的目的為找出資本主義社會的「動力原理」。)再看看Scott Harrison所著《An Introductory Explanation of Capitalist Economic Crisis》:In capitalist society this general contradiction between production and consumption still exists, but its nature is transformed. (在資本主義社會裡生產和消費的普遍矛盾仍然存在,但其本質已改變。)上述二例裡,society是以不可數名詞的面目出現。

比較維基百科「Capitalism」的一句:Democratic socialists argue that the role of the state in a capitalist society is to defend the interests of the bourgeoisie. (民主社會主義者認為,國家在一個資本主義社會中應當保護小資產階級的利益。)這裡用了a society,可數。

筆者的理解是,society在可數名詞的時候,是用以表達一個具體的社會。A capitalist society說的一個資本主義社會,可以用於任何適用的地方,但它必定是一個實在的社會,這個社會不是普遍概念上的資本主義社會,它當然有它獨特的人、風俗、規範、氣候等等,但我們集中看它的資本主義制度。資本主義是它的屬性,但不是其之為一個社會的唯一屬性-把資本主義去除,它也還是一個社會,它可能是一個社會主義社會,可能是其他社會。

不過,我們看不可數名詞的例子,會發現在理論語境下,society常常以一個總體概念的面目示人。馬克思研究資本主義社會,他研究的是資本主義社會這個概念,當然這個概念有很多組成成分,但他不是實際意義上的世界上的任何一個資本社會。

資本主義是它的屬性也是其之為一個社會的全部屬性-概念上,它的邊界外沒有其他東西,它的邊界則以資本主義來劃定,內容也是。把資本主義去除,它不是任何東西。或者說society在這裡具有普遍意義。

筆者認為,在這本中國政治經濟書裡,提到馬克思和恩格斯的著述理念,用不可數的society才合適。讀者若有不同意見,歡迎來信指正。

■Raymond Chik(chikyukfung@hotmail.com )

隔星期五見報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