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江學海 > 正文

【琱j英萃】正面投訴文化 外地人能看懂?

2019-06-21
■香港人應該會明白什麼叫正面投訴文化,但譯成英文,外國人可能就不懂了。 視頻截圖■香港人應該會明白什麼叫正面投訴文化,但譯成英文,外國人可能就不懂了。 視頻截圖

筆者最近閱讀了侄女寫的日記,日記用英文寫成,是一個非常有趣的作品。在日記中,侄女寫了一句,「This was nonsense. We all sweated.」(這是多麼的荒謬,我們都滴汗了。)「sweated」一詞實際上是廣東話「滴汗」的直接翻譯,但在此文章的意思是「驚訝得說不出話來」。

筆者的母語是廣東話,故我完全理解她的意思。作為姑姐,我必須說我非常欣賞侄女的創意,請注意,她在單詞中「sweat」添加了「-ed」作為過去式,表明她確實知道英語語法規則。然而,作為一名英語老師,我仍然糾正了她的「錯誤」,提出了較正統的詞句「we felt shocked」,「we were speechless」,「we were at a loss for words」,「our jaws dropped」以代替「we all sweated」。然後她問我:為什麼我不能用「sweated」這個詞?這不是翻譯嗎?

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坦白說,如果你問以廣東話為母語的香港年輕人,我相信他們當中有90%的人確實知道這「sweated」 一詞在這個語境中的含義。

問題是,如果你假設一個說英語的外國人會明白「sweated」在這個情景中的含義,那麼問題便出現了。

「Sweated=speechless」的概念是香港人創造的,即使在中文書面語也沒有這個概念,更不用說在英語了,那你怎麼能指望來自其他文化的讀者能理解你的意思呢?這就是為什麼我經常告訴我的學生,在撰寫學術論文時盡量不使用口語式的成語(idioms)和俚語(slangs)。

由於文章的讀者來自不同的文化,他們將英語作為標準的通用語言學習,故他們可能無法理解一些根據當地文化或歷史背景創造的口語。對於非正式場合或創造性寫作,當地口語、成語、俚語是可以接受而且具有創意,但在學術、正式和工作場所交流時,運用這些由當地地區性文化創造出來的詞彙,便不是明智的選擇。這就是為什麼我總是告訴學生選擇詞彙時需考慮到語境。

然而,有一天,我偶然發現了一張某政府部門的宣傳海報「positive complaint culture for better administration」。乍一看,我不明白這意味茪偵礡A「complaint」(投訴)是一個負面的詞,它怎麼可能是一種positive culture(正面的文化)?但當我看到部門名稱及中文翻譯時(正面看投訴,共建好制度),我便明白其含義。傳媒最近幾年常常廣泛報道香港的「投訴文化」現象,海報作者便把它直接翻譯出來,成complaint culture,而由於部門是宣傳要積極正面看待處理這些投訴,他們便加了「positive」一字在前。這是一個很創新的口號,但我非常好奇以英語為母語的外地人是否能一眼便理解「positive complaint culture」這個詞。為什麼不把它翻譯類似為「Better administration: Receptive to constructive complaints」? 這會否有助本地及非本地讀者更容易了解背後的信息?

當然,創意力有助於創造許多新的短語和詞彙。順帶一提,如果你現在Google「positive complaint culture」這句話,你可以看到它已出現在不同的網站,而開首的數十個是來自香港政府的。

也許在不久的將來,它會成為一個通用的英語詞彙,廣泛出現在香港學生的作文及正規書寫。 ■江影玉博士 香港琤秅j學英文系講師

隔星期五見報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