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百家廊】福州花事

2019-07-12

朵 拉

五月下旬,在福州遇見天堂鳥。在福州遇見花不稀奇,但天堂鳥花卻是第一次相遇。

福州是常去的地方。雖然我一點也聽不懂福州話,曾經在馬來西亞的「小福州」實兆遠住了二十年。二十年的時間不算短,不過,福州話實在太難,當我這樣感歎說話,聽到的只要不是福州朋友,沒有不同意的。二十年時間我學會一句「卡溜卡溜」,意思是「玩」。也許我是個「好玩」的人,對「玩」很感興趣,就連數十年如一日的寫作和繪畫,都是從「很好玩」的心態開始。

到福州大多時候是工作,工作之餘也不忘「玩」。「玩」其實等於我的「娛樂」。自娛自樂的活動包括散步走路,許多不同的花,就在閒步慢走下相遇。這回住在宮巷。宮巷聽起來很高大上,可我沒那種想住皇宮的野心,生活經驗教會人,凡做不到就別胡思亂想。我喜歡宮巷老房子改裝的聚春園驛館,外表修舊如舊的典雅風格建築,內裡適合住人的現代化裝修,經常在路上的遊客,較講究工作人員的服務態度,具「賓至如歸」這條件的聚春園驛館是理想短宿地。

驛館裡好多不同品種花樹,不同季節開不一樣的花,每一次入住都有驚喜。抵達時先去吃了個看起來就很貴、屬於洋人說的Fine Dining,應該價格不菲的素食。後來聽說那佈置簡單氣派不凡的VIP廂房,顧客的基本消費是每位五百元。許多年不吃肉,結果被大家嫌太瘦,恢復肉食之後,肉類吃得極少,食物蔬果為主。此次福建行發現許多地方都有好吃的素食館,獲得和「與花相遇」相似的快樂及喜悅。晚餐後為公事開個小會,便從東百百貨中心走到宮巷,抵達驛館不過夜間九點,天色黯沉墨黑。推開大堂後邊第二進入口的大玻璃門,右邊一朵淡藍色花瓣、白色花萼的天堂鳥,挺立在綠色芭蕉葉形的葉子中間,隨風輕輕晃動,彷彿在問進來的旅人︰「你來了嗎?」用這麼一朵巨型白花來歡迎住客,聚春園驛館的舉措未免太豪華!

疲累旅人的朦朧睡眼立馬精神十足。

據說紫色最搶眼奪目,接茯O艷黃和鮮紅,但今夜卻讓人看見,白色才是最叫人驚艷的顏色。我家樓下花園有天堂鳥,園丁種一大叢在兩棵壯碩雨樹下邊,包圍茷B樹的大樹幹。每天早上晨運路過下意識緩下步伐,探頭望一下沾滿露水,每朵巴掌大小的金黃色花,在晨光下爛漫地微笑。從來不曾見過顏色純白,比兩個張開的巴掌還大朵的天堂鳥。花兒燦爛盛開得飽滿挺直時,我們相遇了。這才知曉天堂鳥在夜間不入眠,不理人們已經上床睡覺,兀自綻開盛放。驚喜相對時,我知道我在看花,但美麗而姿態冷艷的花兒可知它對我是一場美麗的邂逅?

家中樓下花園的天堂鳥開花時,我上網查了一下天堂鳥,屬旅人蕉科,難怪葉子類似芭蕉。原產於好望角的野花,被南非黑人視為「自由、吉祥、幸福」的象徵,當年引進英國時,英國皇后莎洛蒂一見鍾情,取名「天堂鳥花」。中國人看它形狀像伸頸遠眺的仙鶴,起名「鶴望蘭」。長相奇特,尤其綻放時整朵花形呈銳角狀,異常奪目,一般花瓣為明艷的橘黃,搭配瑰麗紫藍的花蕊,出色耀眼。

遇見白色天堂鳥的夜晚,我又查了天堂鳥的花語,原來天堂鳥是在告訴人們「無論何時,無論何地,永遠不要忘記你愛的人在等你」。聽茧‘~雨聲入眠,做了一個有天堂鳥的夢。

隔天雨仍在下,早餐時間是七點,五點多起床梳洗之後,打傘到無人的坊巷漫走。三坊七巷是福州最熱門的景點,沒有時間是沒有人的。多次住進宮巷,最大原因正是想在無人的巷子裡晃蕩。靜靜地聽雨點打在傘上,嗒嗒嗒是寂寞來相伴的聲音,悄悄經過白色的牆和紅色的門,濕潤的街道在天光漸亮時,把人的影子映照在水靈靈的地上,水中人影晃晃悠悠,水裡的紅門白牆也在不斷變形,水氣氤氳的晨光中,周遭景物如幻如化,似夢似真。

然後就見到四處可見的三角梅。福州三角梅在夏天格外亮麗。這馬來西亞常見的花,三坊七巷特別多,每一條坊巷的每一轉角,都有一樹或深紅或粉紅或橙黃或眶筒峊梣韘a七彩繽紛迎接旅客。宮巷每堵白牆邊都有幾盆絢紅,這一個夏天也許驟雨太過,枝幹上璀璨地奪人眼目的三角梅,被風雨一起打落。拎茷B傘經過一地紫紅色落英,不忍心一腳踩下,總是刻意繞步避開,一朵朵躺在冰冷雨地上的殘紅,凋零憔悴一如衰落的碎夢,無限惆悵的清晨呀。福州的朋友說福州到處是花,但福州市花叫茉莉花。漢朝才自佛國印度傳入福州,因為音韻「莫離」,成為中國人心中「忠貞不渝、永不離棄」的堅貞花。茉莉花最輝煌的時期在清朝,慈禧太后還特別規定只有太后本人才可頭簪茉莉花。她對茉莉花的味道特別偏愛,最愛喝茉莉雙熏茶。這是熏製好的茉莉花茶在飲用之前,再以新鮮的茉莉花熏製多一次。茉莉花茶因此成了「中國春天的氣味」。

宋代詩人江奎的《茉莉》讚曰:「他年我若修花使,列做人間第一香。」茉莉花的香氣誘人,所以有人直接稱它「香魂」。有一首惑人魂靈的歌曲也叫茉莉花。「好一朵美麗的茉莉花,好一朵美麗的茉莉花,芬芳美麗滿枝椏,又香又白人人誇......」來自江蘇的民歌傳唱成世界經典民歌之一。一回在南京動車上,聽到Kenny G的色士風演奏,沒有歌詞,單是旋律,已深深扣人心弦,南京動車抵站,人到了目的地,「茉莉花」從此魂牽夢縈,每一次聽到有人提茉莉花或是茉莉花茶,美好的色士風旋律便在耳邊飄蕩。更久以前曾在南京古城牆上聽見童聲合唱「好一朵美麗的茉莉花......」,我們尋來覓去,就是找不到唱歌的人,到底是誰在秋天下午,涼爽風中,給我們重複播唱「茉莉花」?迴盪在城牆上的動聽曲子留住旅人戀戀不捨的腳步。

南京的茉莉花是歌是曲,不管在動車上或城牆上,旋律和歌聲同樣悅耳,福州的茉莉花就長在眼前,無論單瓣或複瓣,白色的茉莉花都在路邊散發出濃郁的馨香味道。

年輕的天真無知以為所有的相遇都沒有盡時,歲月風霜教人明白,世上沒有永琚C回到住宿的驛館,推開門又見到白色的天堂鳥,我佇立良久,對看良久,但願這一朵能飛向天堂的鳥,能把各種情感、思戀帶到天堂。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