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中國專題 > 正文

喃字恐失傳 耄耋忙搶救

2019-09-09
■84歲的蘇維芳仍在為拯救喃字文化而努力。 香港文匯報記者曾萍  攝■84歲的蘇維芳仍在為拯救喃字文化而努力。 香港文匯報記者曾萍 攝

在澫尾村常見的小洋樓裡,一名長者正戴茼悛愨霈I頭在滿桌子的材料堆中,全神貫注地抄抄寫寫--他叫蘇維芳。

蘇維芳曾是廣西防城港市公安局副局長,退休後,他便全身心投入到了搶救京族字喃文化的工作中。

喃字又可稱字喃,是京族的文字,也是記錄京族文化的載體。如今富裕起來的京族人民依然保留荂u唱哈」「聽哈」的習俗,但真正認得、講得、懂得字喃的人已經寥寥無幾了。

蘇維芳說:「語言和文字是一個民族得以傳承的基因,如若字喃遺失,京族的傳統文化也將隨之流失。」

退休後起步 編撰民歌集

為此,退休後的蘇維芳放棄在家頤養天年,而是用了幾年的時間,遍尋京族聚居的村落,走訪數百位京族老人和民間歌手,收集整理了2,450多首京族民歌,近19萬字;並在廣泛收集整理的基礎上,編寫了《京族字喃傳統民歌集》。

喃字的根源於漢字,因而其造字的原則和方法與漢字有共性,但又有其獨特之處。

據統計,京族喃字多達37,000個,造字方法有形聲法、假借法以及意會法三種。由於歷史原因,京族老一輩人仍在京族歌本和宗教典籍中使用,但由於喃字字數多,一般每個讀音有4個到5個字,有的音有十多個字,讀認起來較困難,因此未得普及。

如今已84歲高齡的蘇維芳仍然在為拯救喃字而努力。「我知道自己年紀大了,現在就是和時間賽跑,希望在我有生之年好好整理京族的喃字,好讓京族的文化代代傳承。」

2002年,蘇維芳發起籌備成立了京族字喃文化傳承研究中心,該中心除了編寫、出版多部京族喃字書籍外,還舉辦「喃字京語」培訓班,開展喃字教學,以保護瀕臨失傳的京族喃字文化。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