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共患難不易 共富貴更難

2019-12-02

郭中行 資深評論員

根據這麼多年的區選經驗,反對派之勝從來都不是因為地區工作做得多好、參選人有多少政績、有多用心服務居民,而是因為政治大氣候,社會政治氣氛熾熱,兩極對立激化,拉高投票率,反對派基本上躺茬ㄞ鈮篻鵅C相反,政治氣氛平穩,區選回歸社區民生,反對派基本上就無戲可唱。所以,反對派的選舉利益就在於一個字:「亂」,只要搞到天下大亂,民不聊生,民怨沸騰,反對派才會有政治油水可撈。這就是反對派的政治屬性,就是惟恐天下不亂,就是不希望讓社會安寧。

今次區選反對派候選人幾乎是躺茪]當選,戰果出乎反對派中人意料,這個成績與當前的政治氣氛高漲,與這場修例風波引發的暴亂當然有直接關係,而反對派一邊煽動青年暴徒衝擊在前、被捕在前、自毀一生前途在前,一邊卻全力撈取政治油水,利用當前的政治大氣候搶奪議席。反對派之勝也與吞食暴徒青年的「人血饅頭」有關。

暴徒要反客為主控制議席

反對派當然知道這些暴徒票的重要,所以在這場暴亂期間,反對派政客一直「義無反顧」地支持暴力,為暴徒張目,掩護暴徒,在選後反對派也不敢怠慢,立即搞出幾場「營救理大義士」騷,表示不離不棄,公民黨更大賣廣告,說歡迎被捕人士應徵他們的議員助理,民主黨葵青黨團亦建議新任區議會正副主席薪金的特別津貼捐出,用作支援「民主運動和抗爭者」云云。

然而,反對派的所謂「好意」卻得不到暴徒及激進分子的認同,在「連登討論區」幾乎一片批評之聲,指「手足」犧牲自己讓反對派參選人當選,但現在只分到幾個議員助理位,民主黨只是將幾萬元的正副主席薪津捐出來,完全沒有誠意,「義士犧牲與回報不相稱」,指責反對派政客過橋抽板,當「手足」是衛生紙用完即棄,怨恨之意已是躍然紙上。

在政治上,從來都是共患難不易,共富貴更難。在暴亂打得火火紅紅之時,當反對派正在全力進攻區議會選舉之時,反對派與暴徒有共同目標,自然可以「和勇一家」,「齊上齊落」,要打贏這場選戰。但現在區選打贏了,是分成果的時候,暴徒卻發覺,自己分得極少,反對派才是真正大贏家。

贏得議席的反對派參選人,一直煽動暴徒向前,但自己卻躲在後面,準備摘取政治果實。暴徒被捕,根據近期「佔旺女村長」的判刑,刑期隨時是5、6年起跳,但付出這樣的代價,結果卻是讓民主黨、公民黨,以至幾乎泡沫化的民協、工黨取得政治果實,分得大筆薪津、議席,但暴徒卻什麼也得不了,得到的只有漫長的刑期,自然令他們大為不滿,要求反對派作出回報。

「分錢分地」矛盾續來

現在反對派政客開出的條件,不過是嗟來之食,區區幾個助理職位,區區幾萬元就想將暴徒打發走,只是一廂情願,暴徒要的是平分政治利益,是反客為主,控制反對派的議席。他們要的是反對派議員必須全部聘請「義士」,必須將大多數薪酬薪津撥交暴徒,必須將議員辦事處和區議會撥款都分予暴徒作暴亂之用。

簡單而言,反對派議員只是台面人物,暴徒才是幕後玩家,這就是暴徒真正的要求。但反對派會同意嗎?如果滿足暴徒的所有要求,反對派議員只是一個傀儡,權錢都要與暴徒分享,反對派還參選來幹什麼?所以,圍繞區選的「分錢分地」,反對派與暴徒必將引發更大的矛盾和衝突。反對派服從將失去自主,淪為棋子,不服從則會被暴徒反戈一擊。

而且,明年立法會選舉直選選戰很快就打響,眼見當前政治形勢,暴徒還甘願為民主黨、公民黨抬轎嗎?既然躺茪]能當選,為什麼不自己來試試?反對派利用暴徒,本來就是易請難送,共患難不易,共富貴更難。反對派的煩惱現在才開始。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