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國際專家小組的取態不影響監警會處理投訴

2019-12-12

傅健慈 全國港澳研究會會員 香港法學交流基金會秘書長 北京交通大學法學院兼職教授

今次國際專家小組疑似「跳船」,令人質疑他們是想向特區政府施壓,促使政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取代監警會。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正是黑衣暴徒提出的「五大訴求」中一個不合理、不公道的要求。目前暴徒的暴力已升級至極端恐怖程度,包括製造炸彈、向法院縱火等,現階段不宜以所謂「獨立調查委員會」打擊警隊,當務之急仍是止暴制亂,恢復秩序,彰顯法治公義。

今年9月初,監警會公佈聘用5名分別來自英國、新西蘭、澳洲、加拿大的國際專家,協助監警會審視修例風波中警務工作及程序。近日《華爾街日報》報道,國際專家小組認為監警會缺乏足夠權力完成調查,以滿足香港市民的期望,專家小組無法與監警會協調出能有效支持研究報告的機制,決定請辭。並引述小組成員Clifford Stott指,小組建議監警會應有權力辨認及保護警隊內外的證人,監警會要達至這個基本要求,才能有效化解香港目前的危機。監警會調查權力不足,須由獨立機關深入調查。

監警會具備充足調查能力和權力

早在11月8日,國際專家小組的一位成員Clifford Stott在Twittern發文,指稱監警會欠缺調查能力。據了解,該文件僅提交予主席和專家組列席成員(包括Clifford Stott自己),同意不會書面公佈該份文件。可惜,Clifford Stott違反承諾和受託責任,公然在網站將該份保密文件公之於世。

根據香港法例第604章《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條例》規定,成立獨立的監警會,由一名主席、三名副主席和不少於八名委員組成,委員全部由行政長官委任,分別來自社會不同界別,包括法律界、醫學界、教育界、社福界、商界和立法會議員等,其職能是觀察、監察和複檢警務處處長就須匯報投訴的處理和調查工作,警方亦必須履行其法定責任,遵從監警會提出的要求。

眾所皆知,監警會借助委員多方面的專業知識,獨立、公正、透明地監察投訴警察課的調查工作。

根據《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條例》第25條的規定,監警會成員可出席會面及觀察證據收集:

(1)監警會成員可在任何時間並且未經預約而:

(a)出席警務處處長就某須匯報投訴而進行的會面;及

(b)觀察警務處處長在某須匯報投訴的調查中的證據收集。

(2)當監警會成員出席有關會面或觀察有關證據收集時,第37及38條在經所需的變通後適用於該成員,猶如該兩條條文中提述觀察員之處即提述該成員一樣。

此外,根據第29條的規定,警務處處長須遵從監警會的要求:

(1)儘管有《警隊條例》(第232章)第4條的規定,除非保安局局長證明,遵從監警會根據本條例作出的要求,便相當可能會損害:

(a)香港的保安;或

(b)任何罪案的調查,

否則處長必須遵從該要求。

(2)一份由保安局局長簽署證明第(1)(a)或(b)款提述的事宜的證明書,即屬如此獲證明的事宜的確證。

另外,根據第30條的規定,監警會可向行政長官作出它認為有需要的報告。

由此可見,大家可以清楚看到監警會具備充足的調查能力和權力,能夠不偏不倚、公平公正地監管、處理所有投訴警察的案件。

監警會主席梁定邦早前接受內地媒體訪問時指出,國際專家組對香港情況的了解不全面,已向專家組說明監警會必須按目前的法律辦事。監警會副主席謝偉銓在昨日亦澄清,專家小組現階段的工作告一段落,已提供意見讓監警會撰寫報告,又指他們並不是請辭,主席仍與專家小組保持緊密接觸,希望在未來工作下,專家小組可以提供協助。

小組成員擅自「放風」自損公信力

毋庸置疑,監警會是一個具公信力的獨立機構,能夠有效發揮監察、處理警察執法的個案,運作行之有效。特別是「朱經緯投訴案」,更成為監警會依法秉公辦事的經典之作。另外,監警會的機制足以有效辨別證人和保護其身份及安全。

而國際專家小組經常向外界「放風」,批評警監會調查權力不足,令人質疑其可靠性,對其失去信心。

既然國際專家小組的初步任務已經完成,監警會不如考慮引入亞洲的專家,例如日本、韓國、新加坡等國家和地區的專家,以增強其廣泛代表性和公信力。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