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李凱:柏楊以中國文化鼓勵自己

2020-03-25
■李凱■李凱

在北京師範大學副教授、歷史學博士李凱看來,「但凡社會大發展、大繁榮的時期,一定會有劇烈的問題,這就是變革期。而如何使得這樣的問題最小化,把當時社會穩定下來,給人民帶來千秋萬代的福祉,是我們不斷探索的問題,也是千秋萬代永琲爾傶D。柏楊先生的白話《柏楊版資治通鑒》就不得不說。」

今天來看,《資治通鑒》的寫作,事實上也是滿足當時統治者的需要,是 「事為之防,曲為之制」 ,防微杜漸精神的一種反映。而更重要的是,《資治通鑒》之所以有受眾,也是和司馬光為代表的宋代歷史學家的才華、水準有荓K切聯繫。

司馬光的《資治通鑒》卷帙浩繁,就是今天看,它還有三百萬字。司馬光同時代有一個人叫王益柔,司馬光親自說,我只見過他從頭到尾讀了一遍,其他人拿到這部書懨懨欲睡,看不下去。

今天如何讓《資治通鑒》繼續發揮作用呢?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是許多古書翻譯成白話文的時期,這個時間段出現很多白話《資治通鑒》,但到今天還風行不絕,當屬柏楊先生的白話《資治通鑒》。司馬光用十五年寫就《資治通鑒》,而柏楊翻譯就用了十年,柏楊想讓中國文化光輝大放異彩。

在李凱看來,柏楊並不是歷史學家出身,他是作家,是文學家,也是思想家。對歷史的理解跟他的知識結構、人生處境有密切的聯繫。柏楊先生的處境其實不樂觀,司馬光的處境又何嘗樂觀?在逆境之中,他想以中國積極向上的文化來鼓勵自己,讓中國人活得更有尊嚴、更有幸福感,事實上司馬光也是,還有我們講錢穆先生的概括「明儒道以尊孔,撥亂世以返治」。司馬光就是想通過自己的努力讓執政者明白別再做錯事,別帶來傷民害民之舉。當然,他有他的弊病,這個弊病柏楊先生也進行了批評,司馬光不是都說得對,也有他的問題。柏楊先生是思想家,他也不是嚴格的歷史學家,但是他的思維維度給讀者提供了一定的思考方向。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