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港聞 > 正文

【黑暴害港青】「流亡」無了期 黑魔哭訴「不歸路」

2020-04-16
■黑衣暴徒在旺角堵路縱火。 資料圖片■黑衣暴徒在旺角堵路縱火。 資料圖片

潛台變黑戶靠補貼度日 「很多時候每天只能吃一餐」

大批在黑暴期間涉嫌參與暴力及恐怖活動的黑魔畏罪潛逃,台灣是最多黑魔的逃亡之地,據悉已逾300人之眾,最小的年僅15歲。有台媒近日採訪了兩名在台灣的黑衣魔,其中一名是今年1月中旬涉及旺角土製炸彈案的女黑衣魔,另一名則是在去年7月首批逃往台灣的黑魔。在訪問中,該兩名流亡異鄉的黑魔直言不知何時才能回港,由於他們在台屬於黑戶(無合法身份),既不能讀書,也不能工作,天天無所事事,每月只能靠外界提供的微薄救濟金過活。有黑衣魔怕被遺忘,開設「Homeless」 Telegram群組,不時哭訴「流亡生活」之苦。■香港文匯報記者 張得民

據台媒報道,在2019年底,在去年「修例風波」涉刑案而潛逃到台灣的港青已有200人,但今年首季以來還在不斷增加,目前已突破300人,多數是年輕人。據香港文匯報記者調查,這些潛台者絕大多數是參與所謂「勇武抗爭」行動,甚至加入涉及恐怖組織的黑暴「小隊」,最終因失手或得知「隊友」被捕而匆匆逃往台灣。

據台媒報道,這些人剛抵台時,還稱自己是「旅行者」,以為自己好快能回香港,但隨荇伅﹞斷流去,他們也感覺到返港的希望已越來越渺茫,因此現在他們已改口說自己是「流亡者」。

涉炸彈恐襲案 驚恐下潛台

一名自稱Coral、年僅22歲的女黑衣魔在接受台媒訪問時表示,今年1月14日,香港警方破獲旺角土製炸彈案件,她有多名隊友被捕。因擔心受波及,她在驚恐之下,只在家隨手拿了3件衫便逃往機場潛逃台灣。

在台北住了一個月後,她覺得台北跟香港太相似,生活節奏太快,難以放鬆,故在2月時搬到南台灣與其他黑魔隊友一起居住。

她透露,現時生活所需主要是靠每月2萬台幣(約5,000港元)的生活津貼支撐,每個月都要與其他黑魔從南部坐火車到台北收取。據知,有逾百名分佈在台灣不同地方的黑魔都是靠這筆津貼過活。

黑戶無證不能讀書不能工作

在訪問中,Coral說自己在香港時學過美容,雖然在台時有人介紹她去美髮店工作,但她自感沒有合法工作簽註,擔心如被發現做「黑工」而影響逗留資格,故只能每天無所事事「無止境地等待」。

另一名黑魔在受訪時稱自己是第一批的「流亡者」,去年7月已抵達台灣。他在訪問中哭訴,目前所收到的生活津貼只能提供最基本的衣食住行開支,生活拮据,「很多時候每天只能吃一餐。」上個月,他經人介紹報讀了一個短期課程,但他直言,讀這個課程只是為了消磨日子,「就算讀完後也不知可以在台灣做什麼。」

據香港文匯報記者了解,匿台的黑衣魔所遭遇的情況大致相同,基本上是整天無所事事,只靠微薄的生活津貼度日。有一批黑魔就開設Telegram群組,試圖與香港「拉近距離」。據悉,一個叫「時代革命-台灣組」群組就是由「流亡者」發起,他們多數人在台北居留,與煽暴基金「星火」關係密切。

另一個台灣「流亡者」的群組「在台流亡手足」(英文名稱「Homeless」),今年2月才成立,發起人聲稱不想被人遺忘,所以開設群組分享「流亡者」消息。有網民直言,「Homeless」的意思也是「無家可歸」,黑暴不知殘害了多少香港年輕人走向這條「流亡不歸路」。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